魏家赘婿完整全文阅读 叶寒魏雨涵结局无删节

魏家赘婿 第9章 我是班长,他是小兵 免费试读

车队在不远处。

数十个身穿统一制服的男子,从奔驰车上下来,飞速集结在劳斯莱斯旁边。

瞧他们整齐划一的动作,就知道都是训练有素的专业团队。

劳斯莱斯后座上,下来一名身穿军绿色衬衫的山羊胡男子,他的年龄并没有很大,看起来也就是三十出头的样子。

但他确确实实就是扬州城的地下霸主,李得友!

这家伙在扬州崛起的时间并不长,短短五年时间就从默默无闻走到了称霸一方,他的手段足以为之称道。

“糟了!”

魏雨涵有些心力交瘁。

孙婆婆、张大牛以及安安妈都是嘴唇发白,面色发黑,越发紧张了起来。

倒是陈力满,神情越来越轻松,越来越激动,狰狞着对叶寒说道:“你们的死期到了!”

见到李得友率众赶到,陈力满抢先一步迎上去,一脸谄媚的笑容:“得友大哥,您来了,这次无论如何都要帮小弟做主,这家伙简直欺人太甚了!”

满地血污,几个粗犷汉子不断打滚,面色痛苦难耐。

李得友见状,不由得皱眉:“怎么回事?”

陈力满抬手指着叶寒,气愤的说道:“就是这家伙,打伤了我的几个弟兄,还要对我动手,而且还敢对您大吼大叫,真是个不知死活的东西!”

“嗯?”

李得友目光有些不善。

察觉到他神情微妙的变化,陈力满越加兴奋的说道:“谁不知道得友大哥在扬州城什么身份啊?这小子胆敢对您不敬,简直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胆,简直就是在厕所里打灯笼,简直就是…”

没等他话说完,李得友的目光落在他身上,冷笑着:“你想要如何?”

听见这话,魏雨涵等人不由得心头一颤。

倒是叶寒还算沉得住气,脸上依旧挂着不明意义的微笑。

得到李得友这句话,陈力满就像是得到了尚方宝剑一般,立刻来了底气,挺直腰杆,恶狠狠说道:“他敢伤我这么多弟兄,我要卸他一条胳膊。呃…不对,要卸两条才行,还要把他的牙齿全部敲碎…”

一句句恶毒的话语,从陈力满嘴里蹦出来,仿佛不把叶寒折磨死,就不算完一般。

听着这些话,孙婆婆和安安妈都被吓得浑身发抖,张大牛张了张嘴,却是嘶哑的说不出话来。

魏雨涵硬着头皮说道:“李先生,先前我们有不对的地方,但事情总归是陈力满先挑起的,还请您能看在我爷爷的面子上,公平处理。”

“爷?”李得友。

“我爷爷是魏家魏庭深。”魏雨涵道。

“那算个什么玩意儿?我呸!”陈力满一口唾沫吐在地上,满不在乎道:“得友大哥,不用在意这小妞的本家,在您面前就不值一提!”

李得友点了点头,道:“嗯,你继续说。”

陈力满嘿嘿一笑:“把这小子弄残以后,就让他亲眼看着,我是怎么霸占这俩美人!当然,若是得友大哥看得上眼,尽管拿去就是,不用顾忌小弟的感受,哈哈哈…”

“呵呵,我可不敢。”李得友尴尬一笑,“你还有其他要说的吗?”

“呃…”陈力满没想到李得友今天的态度会这么好,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啥,干脆说道:“没了,没了,这样就可以了。”

说完,他还朝着叶寒挑了挑眉头,很是嚣张。

魏雨涵等人脸色都绿了。

倘若李得友真这么干,安安妈和她一定是生不如死,她无力朝着叶寒看去。

叶寒在笑。

他还在笑。

笑的很开心,也很温柔。

她却要绝望了。

‘别怕,有我在。’

叶寒朝她做了这么几个字的口型。

“好,我明白了!”李得友点头答应,朝着身后一个背头中年,扬了扬手吩咐道:“卸掉陈力满和他几个弟兄两条胳膊,两条腿也打断,牙齿全部打碎,眼珠子拿熏草熏瞎,省得他一天到晚瞎看!”

“是!”背头中年应声:“动手!”

“动手!”陈力满跟着喊了一声,才反应过来,错愕的看向李得友,惊恐不可思议道:“得,得友大哥,您是不是口误了?”

不止是他。

魏雨涵等是一脸错愕,她们都以为自己大祸临头了,却没想到又在关键时刻峰回路转,而且这转折也实在是太生硬了一些,让人措手不及。

忘记了该兴奋庆幸,反倒依旧是十分迷茫和不解。

而李得友的手下明显不会有什么情绪,他们都是训练有素的专业团队,老板怎么下令,他们就怎么做。

得到命令的瞬间,便是动手。

很快,就把陈力满以及他的几个弟兄控制起来。

陈力满一边挣扎,一边惊恐万分的喊道:“得友大哥,得友大哥,这到底怎么回事?咱们不是应该对他们这些贱民下手吗?”

“把他带过来。”李得友扬起手。

背头中年立即把陈力满带了过去。

只见李得友满脸怒容,挥起拳头猛地砸在他嘴上。

“噗。”

一大口鲜血,夹杂着七八颗牙齿,从陈力满嘴里喷了出来。

李得友揪着他的耳朵,轻笑着低声说道:“知道他是谁吗?他是我李得友心中的神!你算什么狗东西,也敢对老子的信仰指手画脚?”

陈力满闻言,满脸惊骇欲绝的神色,看向叶寒的眼神中,充满了恐惧。

能被李得友这种大佬称之为心中的神,那该是何等存在?

“带下去,处理了!”李得友拿出一张白色手巾,擦了擦拳头上沾染的血迹。

他走向叶寒,隔着大概三米远的距离,敬了一礼,刚要汇报工作的时候,叶寒抢先一步开口道:“你已经退伍了,不用这些礼节。”

“一天是您带的兵,一辈子都是您带的兵,李得友永远是您手底下的尖兵!”李得友热泪盈眶的说道,他回想起了曾经在叶寒手底下的峥嵘岁月。

那段日子,令他没齿难忘。

叶寒瞥了一眼身后的魏雨涵,嘿嘿笑道:“军队里一个班的,我是班长,他是小兵,嘿嘿…”

听到叶寒这样说,李得友顿时明白过来,他这是不想暴露身份,当即配合着说道:“对,对,叶班长当时对我很好,让我不胜感激!”

“真是这样?”魏雨涵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如同李得友这样的地下霸主,扬州城了说一不二的存在,会是叶寒班里的一个兵?

而且看样子,还对叶寒有着莫名的崇拜一样。

以叶寒在西境的功勋,以及各种传说级的战绩,会成为普通一兵心中崇拜的战神,也是极为正常的事情。

之所以叶寒知道李得友这个名字,则是因为这家伙的彪悍行为,当时西线战事吃紧,在一场小的摩擦战斗中,一名俘虏偷袭暗杀了一名战友。

李得友当时是那支队伍的领袖,得知了这个后,一怒之下杀光了所有的俘虏。

军队向来是优待俘虏,他这样的行为触犯了条令,按照法规是要被军事法庭裁决的,但叶寒欣赏他的为人,所以放了句话让他免受牢狱之灾。

只是有了案底,也不能继续留在军队,只能退伍回乡了。

倒是没想到,这家伙在扬州城里,竟也混得风生水起。

“真是这样!”叶寒和李得友同时回答道。

魏雨涵将信将疑,却也放下心来,总算是逃过一劫。

叶寒对李得友低声说道:“御下要有术,别什么歪瓜裂枣都往兜里塞,不要忘了你的出身,记得职责,到哪儿都是兵!”

“李得友永远谨记叶班长的教诲!”李得友恭声应道。

中华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网站阅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