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染染顾辰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主角 陆染染顾辰小说主角

魔王大人掌心宠 第18章 真相 免费试读

木樨神色复杂,脸色变了几变,不知该怎么样才好。

过了半晌,他才幽幽地:“那…你可知道,他后来都干了些什么?为何不来寻我?”

陆染染单手托腮,想了一下,准备凭着记忆,跟木樨细细说来。

顾辰也饶有兴趣地看着她,等着她揭晓。

忽然,陆染染脑中灵光一闪,激动地撸起袖子,露出了她皓腕上带着的储物灵镯。

她凝神静气,用神识去灵镯内好好查探了一番。

这些年来,陆染染习惯性地把自己常用的东西,都装进储物灵镯里。

当年跟着狐族长老,学习上古历史的时候,那书本又厚又大,携带起来颇为不便。

陆染染便每天习惯性地会把它收进灵镯,用的时候再取出来。

一本厚厚的史书读完之后,陆染染便随手把它放在了储物灵镯的格子里,再也没有去动过它。

光听她讲多没意思,直接搬来书本看看,就什么都清楚了。

陆染染此刻非常庆幸,自己有随手收起物品的好习惯。

在一堆书本中,陆染染一眼便望见了那本又厚又大的史书。

“找到了!”

陆染染把那本史书取了出来,一把摔在了桌子上。

“咳…咳。”那书上积着一层厚厚的灰尘,都被陆染染一个用力摔了出来。

顾辰和木樨成功中招,非常惨地被呛到了。

这一口陈年老灰,真是威力十足!

“哈…抱歉抱歉啊。”陆染染怪不好意思的,忙给两人拍背顺气。

顾辰和木樨趴在桌子上,努力平稳了一下呼吸,终于恢复了正常。

“染染,下次动作轻点…”顾辰哭笑不得地望着她,又轻咳了一下。

他的眼尾都因为咳得太过用力,氤氲出一片潮红,微微湿润的眼眸,此刻看起来更加摄人心魄。

陆染染看得越发不好意思了,小声嗫嚅道:“嗯…我下次知道了。”

顾辰暖暖地笑着,忙拉着陆染染坐了下去。

木樨看得一愣一愣的,这就是传说中的爱情吗?唔…他看得怎么颇有一丝不顺眼。

木樨指了指那厚厚的史书,“染染丫头,此乃何物?”

陆染染回过神来,忙跟木樨解释道:“嗷,你们看,这是我狐族的史书,上面记载着狐族的全部历史,我给你们找关于云落长老的历史。”

陆染染鼓起腮帮子,准备吹落书本上的灰尘,顾辰和木樨见了,连忙捏了一个法阵罩着自己。

陆染染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一口气吹落了书上的灰尘,十指并用,仔细地翻找起来。

云落长老作为狐族的第一代长老,自然是记载在最前面的。

史书先开始介绍了银霜狐族的诞生,紧接着讲了一小段狐族的远古繁衍历程,便到了介绍云落长老的地方。

陆染染一根玉指落在书上,念道:“云落长老,英才,带领狐族在望原繁衍生息,领导有方,众狐臣服…”

木樨的思绪飘到了那个远古时代,云落那个臭狐狸,好像的确很受狐族尊敬。

“后共工怒触不周山,云落长老护送狐族逃往溯川。”

木樨正色起来,就是在这个时候,云落封印了自己,从此一去不复返…

“溯川有一尾黑龙,盘踞一方,穷凶极恶。狐族不敌,死伤众多,云落长老为保族人性命,拼死与黑龙一战,身死魂消…”

“木樨…”陆染染读到这里,望了望沉默的木樨,不再读下去了。

顾辰也担忧地望向木樨。

“世事无常。”木樨低低道了一声,举起茶杯一饮而尽。

“染染丫头,你能帮我解开这封印吗?我想去你们狐族走走。”木樨淡淡地笑了一下说道。

“我可以试试,只不过云落长老用的是上古秘术,我得把阵法抄下来,好好研究一下。”

陆染染拍了拍木樨的肩膀,给顾辰使了个眼色。

“木樨,你在这里等着,我俩去看看封印。”

“木樨,等我们的好。”顾辰也拍了拍木樨的肩膀,跟陆染染双双站起身来,朝洞口的封印走去。

木樨望着两人远去的背影,情绪瞬间决堤:云落这个傻狐狸…

木樨不知道自己活了这么久,究竟是幸运还是不幸运?他也不知道,自己该恨云落,还是该感激?

这千万年以来,他从懵懂无知,修炼成了人形,地上的人来来去去,沧海桑田,他能够清晰地感知到周围的一切,但就是迈不出这个洞穴。

他太寂寞了,太无聊了…就这样一直浑浑噩噩地活着,没有想做的事,也没有该做的事。

若是能将自己的寿元,分给云落一半,那他现在…应该在人间自在地逍遥。而云落,应该能带领狐族过的更好。

可惜…这世上没有如果。

木樨缓缓闭上眼睛:傻狐狸,为了护别人,却把自己赔了进去,真傻…

陆染染一边走着,一边摇摇头,悄悄对顾辰说道:“我们云落长老也太伟大了吧?不愧是一代先贤,当真是吾辈楷模!”

顾辰点点头:“云落前辈着实让人钦佩。我们若是能解除木樨的封印,也是替他俩完成了夙愿。云落前辈泉下有知,一定会非常欣慰的。”

陆染染用力地点点头:“一定要把木樨放出来。”

两人走到洞口,仔细地察看着封印,拿纸笔仔细地记录了起来。

“这封印的范围可真大。”

陆染染挠挠头,瞬间发了愁。

顾辰拉着陆染染的手,慢慢沿着洞口周围走了起来:“对啊,你看…这封印似乎是围住了整个洞穴的四周。”

“不知道哪个才是阵眼。”陆染染催动灵力,慢慢感知着,靠顾辰牵着在前面带路。

“云落前辈的阵法,灵力充盈,严丝合缝,染染,你先尽力找一下阵法薄弱之处吧。”

“嗯…暂时还没有发现。”陆染染皱着眉回道。

“咦?等一下。”陆染染走到一处灌木丛,身体朝墙壁慢慢靠近,仔细感知了起来。

陆染染敲了敲墙壁,给顾辰说道:“这里的阵法不太一样。”

中华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网站阅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