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辈的江湖》全文免费章节在线试读 吕怀山无涯索菲娅小说

我辈的江湖 第3章 英雄不打不相识 免费试读

人的一生中,总要遇见和结识很多人。而这些人中,能任时光侵袭而情谊不改的,又有几个。

那些真正能被烙上“朋友”印记的人,是你一生中最大的财富。

满目雪城,封寒无声。白了韶华,谁与动情。

雪已经停了。

“快闪吧邢天,我把那女娃打晕了,待会儿只不定从哪跑出来几百个高手一会儿就把我们就收拾了!”卫默对邢天大喊道。

“等等,我还没…”邢天道。

“小友,请留步。”

邢天的话还没说完,只觉得一只手抓向自己的脚踝,他反脚转身避过。那只手顺势抓向卫默,只听“啊呀”一声,卫默硬是被从半空拉了下来摔倒在地上。

“果然高手啊,邢天,我们这次又闯祸了…”卫默拍了拍身上的雪,站起来说。

邢天已挡在他前面。他看着对面站着的不知名老头,不由得紧张起来。以他和卫默的轻功,竟然还能被人生生从空中扯下来,这是以前从未遇到过的。不过他现在心里想的,已经是另一件事了。

“前辈,你刚才那句话,什么意思!”

对面的酒鬼此刻已像变了个人似的,他的眼神充满了杀气,满身的酒气也似乎燃烧起来,整个人像被火焰包围一样。

“年轻人,拔剑吧…”他只说了这么一句,便一掌打向邢天。

炽热的掌风迎面而来,令人惊异的是,那掌风中,夹杂着一种无形的剑气。那剑气,像极了一朵盛开的莲花。

一朵可以焚尽天地万物的浴火红莲。

怎么可能!那是赤剑的气息!

是敌?是友?是拔剑?还是不拔?

此刻那带着如赤剑般的强烈杀气,那炽热的掌风,已迎面而来。

拔剑吧。剑即出鞘,气吞山河。

剑有形而剑气无形。一剑刺入,胜负已分。

他后退了五步,显然是受了内伤,而对面的人掌心也渗出血迹。

“怎么回事!”说话间,婵月和李离已站在他身边。“刚才那股气息,是赤剑么?”婵月吃惊地看着对面的人,一个其貌不扬的酒鬼老头,手中无剑,又怎么会有赤剑的杀气!

“你们到底是谁!”不等她问话,对面已经开了口。

“你到底是谁!”婵月不甘示弱。

此刻酒楼里三层外三层都围满了看客,他们叽叽喳喳,指指点点地看着这几个来自外乡的人。青龙和白虎此刻出现在酒鬼身边。酒鬼看了看他俩,说,“芮芮没事吧?”

“没事,胖爷知道这件事了。”青龙答道。

酒鬼点了点头,向着对面的人说道:“震天剑,果然好剑!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的这两位朋友手中拿着的,一定是承天剑和离天剑吧!”

婵月的眼睛一直看着酒鬼,她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刚才,那一定是赤剑,一定是赤剑!

一时间气氛变得诡异起来,三人对四人,争斗一触即发。

“青龙白虎,和这两位女侠切磋切磋。”酒鬼说道。

“是,师父。”青龙和白虎说着便向婵月和李离冲去。“得罪了!”

“小看人,本姑娘一人收拾你们两个,再砸了你们这黑店!”李离看不下去酒鬼一再明显的挑衅,挥剑应战。

酒楼上的几个人静静地看着下面斗争的发生。“胖爷,从那几把剑可以肯定,他们就是当年和无涯一起的吧?这一下打得不可开交了啊。”

说话的人,正是刚才那个腰间竖着一根翡翠长笛的男子。

“好什么好,打归打,可别真砸了我的酒楼。芮芮那十六年珍藏的女儿红还等他回来喝呢。”酒楼的老板张胖子,被称为胖爷的人笑道。

“爹爹,别再拿女儿红取笑我了!无涯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呢。不过他要是不回来,那酒谁都不准碰!我就是以后嫁人了,也要把酒都带走!”芮芮娇羞的脸上又泛起红光,但说话时的表情却那么的坚定。

“大姑娘家说话不害臊!什么不能喝,等你出嫁的时候我才不管那么多,那小子要是不来送礼,我们就都把酒喝光!”胖爷骂道。

“爹爹你!”芮芮已经气得眼睛都红了。

“好好好,别生气,别生气。”胖爷知道他女儿的脾气,只好答应。“等他就等他,等到你二十、四十、六十甚至八十岁,等到爹爹都老了,那小子要是还不来,或者他早就死掉了,估计我这辈子都喝不上自己珍藏的女儿红了!我女儿心向外人啊!还嫁人呢,谁要是娶了你真是大本事了!”

“爹爹!”

“哈哈哈哈…”楼下打斗正酣,楼上依旧谈笑风声。江湖,就是这样。而他们身边那个天仙般的女子,静静地站在一旁,嘴角浅带微笑。

李离本来以一对二,后来卫默也加入了战斗,双方实力相当。青龙白虎两人俱是赤手空拳,偏偏一个龙爪手,一个虎形拳,劲如疾风,势如闪电,可退可守,招招逼人。

而这边,婵月和邢天一直看着酒鬼。邢天现在经脉紊乱。刚才抗衡那一掌,只是互探虚实。虽然对方被自己的剑气所伤,但实际上自己是沾了震天剑的便宜,可是却被逼退了五步,明显是自己输了。

“前辈,我想在领教领教你刚才一掌。”婵月道。“如果我侥幸胜了前辈,请告之我刚才的疑问!”说着便向酒鬼走过去。

“哈哈哈哈…有意思,小姑娘,你的性格到是和他一样。那么我就不在蜻蜓点水,我全力以赴吧。”

酒鬼说着便拿起腰间的酒葫芦大口地灌了一口酒,“啊…好酒…”整个身体仿佛燃烧起来,那炽热的赤炎般的气息令人不能直视。

“吕兄,酒鬼的脾气你是知道的,他打起架来非常较真,你要是再不出手,恐怕我这酒楼真得遭殃了啊!”胖爷看情形不对急忙说道。

“呵呵,好吧。”

被胖爷称为吕兄的人,笑着看着楼下道,“想不到都是他的朋友,不打不相识啊。毓儿,清丰,清阳,走吧…”

长棍横扫,隔开了青龙和卫默。

双截棍左右转打,击退了离天剑和虎形拳。

白衣女子挡在酒鬼面前,微笑着看着正在走来的婵月。

那个被称为吕兄的男子出现在邢天身旁,在邢天完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大家住手吧,我想七年前救他的黑衣人,今天又聚到一起了。七年前倾城一别,几位别来无恙。”

“你是…你是无涯当年的结拜兄弟,闯王,吕怀山!”婵月惊道。

“呵呵,闯王不敢当,但当年被大家冠以美名的,正是在下了。”吕怀山笑道。

“七年前他最后到底去了哪里?”婵月已经压抑不住自己内心的激动。

“他去了哪里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昨日收到朋友的说,他已出现在京城了,也就是说,他就要回来了,或者说,他已经回来了。”

吕怀山看着在场的每一个人,说话声似有意无意地调高了一些。

他就要回来了。或者说,他已经回来了。

短短一句话,不只是婵月,李离、邢天、卫默都惊讶的看着他。仿佛在这个人身上,看到了当年。

当年的那个晚上,那个人到底是下了怎样的决心,才可以彻底消失七年杳无音讯。

如果他已经在京城了,他一定会先去找那个为他铸剑的人。

这正是婵月担心的。虽然太久没有他的,可是她知道,无涯一定还活着。但是如果他在京城,只要他和那个人一见面,他们其中一个就会死。

中华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网站阅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