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归来》李北斗程星河大结局精彩阅读

少年归来 第7章 江姓瘸子 免费试读

第7章江姓瘸子

右手食指猛地疼了起来,像是被火给烙了,我忽然就有了一种不祥的感觉,好像这根食指,会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

与此同时,我觉出程星河把我给摁住了,大声说道:“手下留情!”

不是,刚才那一下,不是我动的手,我特么哪儿有那个本事!可是谁动的手呢?难不成…我有点不敢往下想了。

而这一下,那个女声就消失了,好像从来没出现过。

熊胖子也听出不对劲儿来了,立马大声问那个**崽子解决了吗?

我慢慢爬起来,说:“这事儿得你自己解决,欠债还钱,偿命。”

熊胖子硕大的身影显然哆嗦了一下,但还是梗着脖子说道:“你说什么屁话,老子花钱请你来,不是听你瞎扯淡的,你…”

我打断了他的话:“小孩儿是你杀的吧?你好歹也当过,怎么下得去这个手?”

熊胖子顿时慌了:“你…你怎么知道的?”

之前打闪的时候,我发现庭院的西南角异常宽大,放了个假山石,造成家宅并不方正,这叫坠子角,主这个家里的孩子死于非命。

加上那个小孩儿的表现,说明他就是这家那个死于非命的孩子。

他跟熊胖子是一家人,熊胖子却说他不是自己的儿子,这只有一种原因,就是熊胖子是小孩儿的继父。

我回答道,你爱说不说,报应这东西,可能来的晚,但不会永远不来。

熊胖子忽然一把抓住我,说道:“我说,我说,可这事儿,也的不能全赖我啊!”

原来那个小孩儿叫小乐,死的时候六岁半,这个宅子,就是他们家的祖产。

小乐死的早,好在给他们母子俩留下不少钱,熊胖子给他们家做装修,认识了小乐。

熊胖子动了心思,想捡这个现成的便宜。

别看熊胖子长的不行,但是能说会道,还对小乐特别好,自称要拿小乐当自己的亲儿子,把哄的团团转,真的就跟他再婚了。

熊胖子本来就是为钱来的,趁机就开始找各种理由,跟小乐要钱—男人是家里的天,理应说啥是啥。

小乐一开始还给,但后来也起了戒心了,说这家里的财产都是留给小乐的,她不能对不起小乐的死鬼亲爹。

熊胖子气的够呛,人都说铁打的夫妻流水的孩子,两口子才应该是一条心,**娘们怎么胳膊肘往外拐呢?死鬼和拖油瓶小乐才是外人,这娘们竟然偏向他们,的就是不守妇道。

小乐哪儿知道这么多内情,还非常喜欢熊胖子,因为好不容易有了个爹,不想再失去了,熊胖子给他摆冷脸,他就变着法的哄熊胖子高兴,这是小乐从电视上学来的,叫“孝顺”

熊胖子一看小乐这么喜欢他,就想出了个主意来。

有一天趁着小乐出去做美容,熊胖子和颜悦色的就让小乐跟他一起去门口的电厂河捞,还让小乐把钥匙带上,要不回不了家。

小乐别提多开心了,就把钥匙挂脖子上了,到了河边熊胖子忽然说钥匙掉了,小乐低头去找钥匙,熊胖子就用黑布袋把他脑袋蒙上了。

接着熊胖子把小乐藏在了电厂桥的桥洞子里,拿了个变声器给小乐打电话,要一千万。本来挺顺利的,可架不住小乐那**崽子找死—熊胖子黑布袋子没盖好,小乐看见了熊胖子的脸,喊了一声“爸爸”

熊胖子当时就做了决定,脸被看见,就只能撕票了—要不,全特么竹篮打水一场空了。后来,小乐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受不了打击,精神崩溃,熊胖子趁机就把她送精神病院去了,把家产全独吞了。

熊胖子说到这里还委屈起来了,说这事儿能怪我吗?要怪就怪那个抠b嗖嗖的老娘们,咋就那么小气,还那个瞎几把乱看的**崽子,这是他们自己作死!钱这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为钱搭上命多特么蠢。

**,你这不是挺明白的吗?这话怎么不知道跟自己说?

说到了这里,熊胖子还是有点不甘心的嘀咕着:“按说他找不到啊…”

我知道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也是从这里确定是熊胖子动的手。

熊胖子是薄州人,那地方是个山城,自古以来土匪强盗就多,他们有个传统,杀了人之后,要把人的眼睛剜出去,因为怕死人见到了自己的模样,以后找自己报仇,所以薄州土匪有个外号,叫抠眼贼。

照着司机的叙述,这小孩儿的眼睛就被挖了下去,不正是熊胖子家乡的传说吗?我一听那句“按说他找不到”就猜出来了。

而熊胖子那个面相,按理说只能是个贫贱穷命,却坐拥了现在的一切,现在看来他是占了本来不属于他的东西—这里的财产,本来该是小乐继承的。

程星河插了一句,说小乐说,他是被勒死的,死前也不明白,他“爸爸”为啥这么做,更不知道为什么,“爸爸”要先活活剜了他的眼睛—他当时叫唤的嗓子都哑了。一直想问问“爸爸”

难怪,小乐被埋在了电厂河里挺长时间,想回家,可他一直也找不到钥匙,只能趁着下雨天阴气重的时候出来找。

终于,今天有人把钥匙拿出来请他,他才进了门。

我拳头都攥紧了,这个熊胖子还是个人?千刀万剐都是轻的!六岁半的小孩儿…就算是为了钱,他怎么下的去手?而且,到了现在,一点悔改的意思也没有。

熊胖子不耐烦的说道,他说也说了,可以帮他把那玩意儿赶走了吧?价钱还可以商量。

说着他又抱怨了起来,说:“怎么我就这么倒霉呢?都是摆局,张胜才那b就发了财,我的倒好,找了你这么个野狐禅,落个引狼入室…”

我一下就愣了,张胜才?对了…他之前说,有个朋友摆了阴面,去了迪拜包嫩模,说的竟然是张胜才?

要是这么说,张胜才死的恐怕没有那么简单!他的食指也出了问题,说不定,也跟九鬼压棺里的东西有关系!

熊胖子之前说,张胜才的局是个姓江的瘸子摆的,那找到他,说不定就能弄清缠我那东西的来历了!

我刚想再问他几句,忽然墙角一个东西冲着熊胖子扑过来了,熊胖子感觉出来,“嗷”一嗓子就往后退,这一下,正撞在了门上,门开了。

只听一阵跌跌撞撞的脚步声,熊胖子一边嚎叫一边跑出去了,他这一走,屋里的灯冷不丁也亮了起来,刺的人眼睛疼。

等适应了光线,我才看见大门开了,那串湿脚印子也走出了门外—他跟上熊胖子了。

这下好了,熊胖子出事儿也是自找的。

而程星河正在盯着我。他那双澄澈的眼睛冷冷的,看我的目光却不像是在看人,倒像是在看什么物品。

我让他看的浑身发毛,问他看啥呢?

他嘴角一勾笑了笑,把眼神错开,悠哉悠哉的就往外走,回头瞅了我一眼:“你要在这过年?”

我眼尖,看见他悄悄把一个什么东西装进了怀里。

我还想起来了,程星河到熊家到底干什么来的?他这种无利不起早的货,不可能是来学雷锋做好事的,他到底拿了啥?

外面的雨下的还是很密,我和程星河冒雨上了车,他跟刚洗完澡的狗一样甩了甩头上的水,说。

小孩儿已经知道我不是帮凶了,临走对我道了个歉。

我说不要紧,不知者无罪,那小孩儿够惨了,我也不是冷血的人。

程星河说你确实帮了大忙了,那个引狼入室局,不就是你摆的吗?

是引财入室。

现如今熊胖子的事情也告一段落了,我寻思横不能白带他来一趟,就决定无论如何也得想辙从他这里问出点什么来。

可还没等我开口,他就说道,我知道你想问什么,要想弄清楚你身上的东西是什么,得先找到那个姓江的瘸子。

我立马:“你认识那个江瘸子?”

程星河说道,这你就别管了,不过我知道,那个姓江的瘸子,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找个人去杨水坪。这些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生辰八字一样,全是辰年辰月辰日辰时出生的。

而且,这些人没有活过四十九天的,死的时候,也都会缺少一根右手食指。

我一后背的鸡皮疙瘩全炸出来了。

我也是辰年辰月辰日辰时出生的。

中华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网站阅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