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与昭昭共白头》昭昭林长生章节列表精彩试读

愿与昭昭共白头 第十四章 一生气会失手哦 免费试读

第十四章一生气会失手哦

这条水沟不算小,是从浮云岭深处留下来的,终年不断流在村子后头聚了一个很大的水潭,才又继续往下流。

那水潭深不见底,被村里人喊做断魂滩,据说早些年有人淹死在里面,但是却丝毫不影响村里面的人取水。

一般洗衣裳什么的都在下面河沟边上,就是淘菜什么的也不会到最上面的水潭来,顶多就是家里吃水在边缘打一些。

昭昭挑着水桶到水潭边上,还没有打水,就看见水面上荡起的波纹。

有鱼!

她眼睛一亮,把水桶丢在边上,跑去不远处的林子边折了一根手指粗细的棍子来,蹲在水边,聚精会神的看着水潭里面。

一想到吃的,她总是特别的认真。

瞅准了水潭里面朝浅滩游过来的鱼,抬手就插了过去,迅猛精准的不可思议。

就见那蛇鱼被树枝穿了个对过,近乎两尺的身子还在那里做最后的挣扎。

好好的深滩不待,非要往浅处跑,不作不死啊!

昭昭看着这鱼,个头挺足,就是模样太丑了一些,她往回都没有见过呢!不过没有关系,是肉就行了。

把鱼放边上,先打了两桶水放在一旁,不死心的又蹲在那里朝滩里面瞅。

倒是见了荡开的水纹,甚至还看见了鱼尾巴,但那都是在深处,再没有鱼犯蠢往边上游。

聚精会神真瞅着水潭的昭昭,身子突然紧绷起来,而后突然往边上一斜,直接滚进水沟里。

比她动静还大的是那噗通的落水声,跟往水潭里面砸了老大一块石头似的。

昭昭顾不得被水打湿的衣裳,利落的翻身爬起来,一个俯冲跳进水潭里头,一把拖住水里面的人,抓住他就朝水里面按。

林金元只是看着她一个人在水边上,顿时色胆包天想抓住她抱一抱占些便宜,谁知道从后面扑上去就扑了个空,栽进水潭里头。

他本来会泅水,一栽进水里慌了一下很快就镇定下来了谁知道昭昭反应很快,他刚刚抹了一把脸上的水还没有站稳就被按住了。

这会儿他才知道,传言都是真的,这臭丫头真的是力气大的很,抓住他的胳膊,他直接动不了了。

“昭昭,你干什么?快放手,我们得赶紧上去!”

昭昭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声音阴恻恻的:“都下来了,还上去干什么?”话落音,伸手就把他往水里面按。

林金元想反抗,奈何根本没有用,被强行按进水里灌了满满一口水又被扯出来。

昭昭道:“说,你刚刚想干什么?”

“咳咳,林昭昭,你这个小**......”

昭昭再一次用力把他的头按进水里面,时间比刚才长了一些,再把人提起来。

“你这个小婊......”

“唔......”

“咳咳......救命!”

等他喊救命求饶了,昭昭这才罢手,拖死狗一样的把他脱上岸,蹲在面前道:“不管你要干什么,都离我远一些,不然我一生气说不定会失手。”要不是怕他死在这水潭里面以后用水不方便,昭昭觉得真的可以弄死他。

方才要不是她机敏,躲的快,肯定是要吃亏的,这狗东西就不是个好鸟,万一被他推水潭里面去,说不定要淹死,她好不容易活过来,不想死。

警告完林金元,无视他那不甘却又惊惧的眼神,挑起水桶,扛着树枝插着鱼步履欢快的朝家里去。

还好,她早早的插了鱼,舀了水,不然被林金元这么一整,这水还怎么吃,至少一天一夜看看能不能流干净。

她走了,林金元还跟一条要死的鱼一样的躺在那里大口的喘气。

长这么大,他还没有这么害怕过。

水呛在鼻子里,耳朵里,从嘴里灌进去,窒息的感觉让他第一次害怕了。

躺在河边的乱石堆里头身子一直在打颤,躺了好久,冰冷的衣裳贴在身上被山风一吹忍不住打哆嗦,他才爬起来踉踉跄跄的往家里跑。

郭氏他们都下地了,连最小的林彩月都上山拾柴火了,只有前几日被蛇咬了的林彩玉在家里。

郭氏走的时候给她捡了一大框玉米,叫她下玉米粒。

毕竟只是被咬了又不是腿断了,就算是腿断了不是还有手在,家里这么多人张嘴等吃饭,哪个都不能闲了。

但是林彩玉就不是个勤快自觉的,家里一没有人,自己就回屋里躺着去了。

林金元回来的时候她在屋里睡的正香呢,自然是不晓得他一身水淋淋的跟落水狗一样狼狈。

林金元回屋之后换了一身干净衣裳,还是瑟瑟发抖觉得冷的不行,裹着被子都感觉不到一丝暖意,一闭眼,在水里被水呛到窒息的那种就压不住的冒出来。

迷迷糊糊的,下午就开始发热。

昭昭自然不知道林金元被她给吓破了胆,就算是知道她也绝对不会眨一下眼的。

收拾好了野鸡,还有一条蛇鱼,她把两个锅都烧起来,一起炖了。

以前在她心里林长生最重要,然而林长生现在已经不在了,对于她来说,吃饭最重要。

等到锅里的野鸡炖芋头冒出香味儿的时候,张氏背着背篓回来了。

卖兔子的钱她去药铺还了药钱剩下的也就只换了不多的盐巴跟灯油回来,还买了点纸钱打算改日烧给林长生。以至于本来还要买的粮食一粒也没有见着,更别说过冬要用的棉花了。

到院子里她就闻见了一股味。

本来就自然下垂的嘴角弧度越发的大了。

又炖肉了,这肉要是留着换粮食,比肉更耐吃一些,她怎么就买回来这么一个,一点都不会过日子。完全忘记了,这肉也好,肉换来的粮也好都是昭昭自己得来的。

虽然当年是她买了昭昭回来,但是若不是昭昭,别说林长生一年到头汤药不断,就是温饱也是个问题。

靠二房三房一年两季的那点粗粮,熬汤都不带够的。

昭昭听见外面的动静起身出屋看了一眼喊了一声:“祖母。”

张氏应了一声,把背篓放去堂屋放下之后就来了灶房里面。

“卖兔子的钱挡了长生之前的药钱就只剩下二十几文了,买了盐和灯油就什么也不剩了,下回要是捉了东西,还是攒着去卖钱换些粮食回来。”

昭昭坐在灶台后面看着她道:“祖母,这都快入冬了,二婶三婶家的粮食什么时候送来?”

凭什么该要的不要,她又不傻,种别人家的地还要给租子呢,种了她们家的难道就白种了?

凭什么该要的粮食不要,要她连肉都吃不成?

中华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网站阅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