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虚盈》小说在线阅读 甘秣蒋水生小说全集无删减全文

虚盈 第四章 黑蛤蟆 免费试读

春三月,阳气生发,万物复苏。

到了晚上阴阳互换,却也比寻常时候的初冬显得更冷。

天上一弯细月挂在空中,倒影着池塘里面的涟漪。

不知何时,周围竟然异常的起了薄雾,笼在众人周围。

甘秣的父亲和爷爷,分别拿着桌子、贡品、檀香等事物,一一在甘秣玩水的地方摆好。

池塘约莫有一亩水田般大小,塘边栽种些野桃树、白枫树,靠着菜地。

月光照耀下,风景旖旎,不像是藏凶纳邪的地方。

待甘秣父亲和爷爷将桌子、贡品、香烛摆好后,蒋水生走到临时摆的法案前,先是三作揖,掏出一把祭练过的黄色符纸,上面图案似物非字,颇有鬼哭神嚎之意,区别于一般道教云箓。

蒋水生三指成叉,口中念念有词,端起桌上的一碗水酒,朝天一喷,嘴里年念念有词,大意是祷告四方土地山神,借地做法,薄礼香火以上,莫来为难。

等到香头亮了几茬,这才开始动手。

单脚圈地,随后一跺。

弹出几蓬黑线,丝线落地成虫,沿着池塘边快速行走,如同草蛇灰线,待转了几圈后,聚合在一起,却是一小搓头发,最后发丝入水如同钓鱼的浮漂。

走到甘秣母亲面前,看着此时昏昏欲睡的甘秣,蒋水生掏出一个写着甘秣生辰八字的纸人,拿出一根银针,刺伤自己的手指,朝纸人眉心一点,平静的水面炸开一道涟漪。

没多久,呱呱几声,水面上浮起一个脸盆大小的黑色蛤蟆,红眼三足,背面有个鬼脸文身,肚皮五彩。

此时,竖立在水面的发丝全扎在蛤蟆肚皮上,蒋水生看黑色蛤蟆几眼,却是个不成气候的魂兽,顿时松了一口气,能搞定。

身子一弹窜向蛤蟆,同时甩出几个纸人定住蛤蟆,右手食指中指成剑,快速从蛤蟆身上剜出一个白色光团,回到甘秣面前,将它拍向甘秣额头。

甘秣身子微微一颤,随后蒋水生端起桌上的一碗符水,看着甘秣喝下,舒了一口气。

只是不知道为何,原本见到甘秣便会发出红光的销魂伞骨,在蒋水生拿出来的时候,却是没有之前的那般反应,想来应该是被封印的原因了。

岸上的其他人,看着这坡脚水舅嗲,东跳一下,西窜一下,还下了水,拍了自己儿子/孙子额头一下。还喝了碗符水。

有点不明就里,跟村里姑爷爷喊魂的法子不一样哎,有用嘛?

“好了,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

甘秣母亲轻轻推了一把自家男人,汉子从兜里抓出几张崭新的钞票,却是刚不久从信用社取出来的。

看着这家人晓事的往自己手里面塞了三十块,还给了半篮子鸡蛋,蒋水生点了点头收起包裹才往回走,至于那黑色蛤蟆,自己用销魂伞骨灭了它的灵性,随手打入水中,估计明天太阳一照,这魂兽就该烟消云散了。

这年头,寻常人吃个宴席,上礼一般都是五块十块,这次三十块加半篮子鸡蛋,就是喊舅姥爷招魂的酬礼。

为了照料从小体弱的儿子,家里面刚刚卖了一头牛,靠着每天早上两三点从三十里外的县城进点蔬菜水果,蹬上一天二八大架,坐着渡轮,赶往河对面来回奔波,才能勉强糊口。

看着渐渐酣睡的甘秣,汉子在收拾桌子的时候,偷偷的擦了一把有点泛红的眼睛。

自己这儿子,不指望做什么大事,只是什么时候才能好起来哟,好了的话自己就可以去外面打工赚钱了。

盯了一眼抱着甘秣的堂客(湖南方言“老婆”的意思)汉子有点惆怅,一头牛马上都快不够吃了。

这会已经临近晚上九点,没有路灯,没有汽车,更是没有摩托,除了微微虫鸣,天边刮起的阵阵冷风配合四周乱糟糟的草木摇曳,绝对不是什么好景色。

蒋水生借着刚刚没有用完的符纸法力,似慢实快回到家里。

一个巴掌大小的纸人从他怀里跳出,沿着门缝打开屋里门栓,由于嗜酒好烟,他家连把门锁都没有。所以睡觉锁门,直接屋内落锁。

蒋水生靠着祖传的剪纸手艺,及往日蒋家四十八把烂伞尚在的时候,跟着大家学了点驱神通幽、祷祝巫由的手段,总算是在老家扎根下来。

不喜欢耕地便种了点蔬菜,属于半月不开张,开张吃半月的独身汉。

今天驱除那似鬼似妖的邪物,靠着销魂伞骨的助力,他也不怵。

如果真遇到什么难对付的东西,也只能明哲保身,先走为敬,才不会管那什么表妹大女儿的亲戚关系呢。

这也是不想将这个蒋老大留下的销魂伞骨交给那家人的原因,不出个三五万,想让他将这件法器给出,那是想都不要想的,不过他也知道甘家人拿不出那么多钱,所以干脆提都不提。

看着这清冷的屋子,除了床破棉被和一些讨生活的工具,连只老鼠都没有,蒋水生皱了皱眉头,“不热闹,不热闹。”

干脆将三十块钱默默的折了起来,塞在枕头底下,进被窝躺了一圈,发现还是冷的。

“还是得娶一房漂亮媳妇才行。”

相亲,找媒婆什么的就算了,谈恋爱他也谈不到,不过他想要娶个媳妇,那还真是简单的很。

蒋水生索性披着衣服起床,翻箱岛柜的找了半天,看着半截红绳,笑了笑,还好没丢。

记得当年以祖传的纸人纸甲从三姐那换来的合和之术,属于巫术祝由的另一个分支,求子定姻缘用的。

半截红绳看起来不怎么起眼,却是可以轻而易举的让一个迷上另外一个人,基本无解。远不是那拍花迷神的江湖小术可以。

不过三姐叮嘱每人只能用一条,不用没事,若是用多了,一来容易扰乱人间秩序,本来姻缘这种东西基本都是注定好的。

就像古代偶尔客串一两把绿林好汉劫富济贫,上面基本睁只眼闭只眼,你好我好大家好。

如果闹大了次数多了,就成汪洋大盗,赤果果打朝廷的脸了,不抓你抓谁,不搞谁。

搁在术法玄学里面也是同理,那不然为啥大劫里面唯独通天遭了殃,无非是没有理解鸿钧的圣意,大道不可改,小道可改。

二来嘛,容易被卫道人士抓住话柄,多管闲事。

所以,蒋水生决定存钱也是这个道理,决定用术法弄个媳妇回来是一回事,聘礼又是另一回事,做人做事的,不能太过。

中华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网站阅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