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心若水姜若水君莫邪小说全文章节目录免费试读

君心若水 第5章 再拜陈三愿 免费试读

玲珑榻上,姜若水纤指轻柔地抚上君莫邪入睡的脸,轻声呢喃,“君莫邪啊,早知不能修得正果,我真愿从未与你遇见过,那便不至于蹉跎成此番光景。”

她细细描摹他的轮廓,恨不能把这幅面庞刻进骨血里。

指腹落在他蹙起的眉头,却突然被一双手钳制住,沉睡的人忽地眉眼一睁。

“姜、若、水!”

一字一顿,眸光里似有滔天烈焰,君莫邪浑身灵力暴涨,手奋力一甩,“你活腻了!”

姜若水不着寸缕,纤腰撞在无忧宫的玉柱之上,随后一声重响,又跌落在冰冷的地面。

咳咳…

血接连吐出好几口,她擦了擦嘴角,抬头,却见一道身影飞掠至跟前,一双手狠狠掐上她的脖子。

杀意顿生,“荡-fu!我真该早点杀了你!”

和她一次欢好,他如此恶心吗?

“想杀我?”姜若水身体很疼,心更疼。

直直地盯着他,将他的五根手指一根一根掰开,“不如等我将凌雨烟的内丹复原,你再杀不迟。”

君莫邪的拳,握紧、再握紧。

他恨,恨自己此番睡了姜若水,更恨,说杀她的那刻,心中竟有不忍!

狠狠退开几步,他欲走,却猛地瞧见,她莹白胜雪的肩头,一道天雷地火的刑印,若隐若现。

又陡然逼近,问,“你从未渡劫飞升,哪来的这刑印?”

不可能,只有历劫飞仙之人才会受天雷地火之劫,他身上就有两道。

心,颤若擂鼓,姜若水掌心微动,衣衫隔空飞来,她迅速披在身上,“你一颗心都在他处,当然不知我历劫之事,怎么,关心我?”

“痴心妄想!要不是为了烟儿,我恨不得你立刻就死!”君莫邪骤然起身。

这个女人简直不要脸到极致!

他冷哼一声,“来人!盯着帝后备药,再送至凌雨阁!”

话落,玄袍从门口消失。

只剩那一句—要不是为了烟儿,我恨不得你立刻就死!

字字如针般萦绕在她心间,久久不得消散。

姜若水闭上眼,眼泪滑落。耳边唯有衣摆带起的风声渐渐远去,清冷的无忧宫,仿若从未有人来过。

又到上元灯节。

凌霄殿大宴群仙,斗灯说谜。

姜若水坐在无忧宫前的台阶上,一盏从人间飞上来的花灯掠至眼前。

上面题的字很大,所以,她一眼便看清—从此比翼双飞鸟,一生一世连理枝。

一生一世?可惜她这一生就要到头了。

姜若水抬起枯瘦的手,抚了抚微微隆起的肚皮。

是的,五个月前那次,她就怀上了。

只是,每日为凌雨烟入药,她的身体越发差了,明明有身孕,却比之前廋了几十斤,根本看不出孕相。

孩子,娘亲不能陪着你长大了。

姜若水擦了擦眼角的泪,随后变化出一盏莲花灯,她学着凡人那般,在上面慢慢书写:一愿郎君千千岁,二愿子孙福安康,三愿…三愿来生不思量。

曾经,她的心愿是和他白头到老,而如今,她只愿背负他的怨恨成全他。

写完,莲花灯飞出,融进漫天花灯之中。

凌霄殿内,众仙家斗灯正盛。

一只平平无奇的莲花灯飞入,却是无主之灯。

君莫邪凤眼微眯,灵心一动,透过莲花灯便看见一道身影坐在台阶上,一手执灯,一手执笔。

她嘴角带笑,眼角却含着泪。

心被莫名击中,抬手间,莲花灯已至眼前,待看清上面的字,君莫邪的神情,更是说不出的复杂。

些许的疼,些许的涩,待要细细品位,便都消失了,他烦躁不堪。

凌雨烟见状,捏着杯盏的手青筋凸起,恨不能将那杯子一把捏碎。

该死的姜若水,都快死了,还不消停!

中华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网站阅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