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苼阁》玉琴冉容煞玦完结版在线阅读

焚苼阁 第四章 契约生效 免费试读

“没事吧?”骤然间,也只是一瞬的功夫,容煞玦的手便放下了。

玉琴冉仔细一瞧,这里还是原来的焚苼阁的正堂之内。

没事。

阁主,契约的回忆就到那里结束了么?玉琴冉似乎记得,此前阁主说过,如果想改了自己的契约,就要去别人的故事里寻找线索。但她的观察之下,并没有什么发现。

“冉儿,你可知道,契约签的内容是何?”此时,容霖萧故弄玄虚,非要先问一问玉琴冉对于此事的看法。

玉琴冉自是不知,眼前浮现的画面也是那最后一幕,欧阳盈鸢生无可恋的望着牢门外,望着那个曾经高高在上、此刻也不过如此的皇后。

“阁主,此前您并不希望我们了解、介入其中,现在这是?”玉琴冉虽然也希望如阁主所言,能够从别人的故事里,获得解除自己契约的线索。

怎奈此刻,阁主那饱含深意的眼神,总让人能会错意。

“还是先来听一听,这份契约的内容吧。”

容霖萧适时的打断了玉琴冉接下来会引起的话题,遂一挥手,将契约之上的文字显出。

“欧阳腾愿以魂飞魄散为代价,完成欧阳腾之女欧阳盈鸢临终前最后一个心愿。”

金光四散,很快就消失了。但这个内容,以魂飞魄散为代价,虽然残忍,却是必须。

此刻,对于玉琴冉而言,这契约的内容,并不显得多么意外。

只是,留意了一眼容霖萧的眼神,自然也就猜得到,并不是了解这么简单。

“所以,她最后的心愿是什么?是让皇上、皇后给她偿命?”容煞玦很不经意的接过话,问了起来。

玉琴冉给了个眼色,表示自己也是同一个疑问。

容煞玦倒是很得意的回应了那个眼色,勾了嘴角,很快恢复了一本正经。

“明天,你们就会知道结果了。”等了片刻,容霖萧突然又故弄玄虚起来,竟说了这么一句话。

玉琴冉看上去,也就是大概料到了的神情,并没有多么的意外。

可是容煞玦却是不甘心的,连忙上前去:“哎呀我去,爹啊,你逗我们玩呢?”

容霖萧抬手欲重重的揍上一顿,但是眼角瞥见了正要上前的玉琴冉,无奈收回,咳了一声:“泄露天机,是要被惩罚的。”

容煞玦不由得斜了一眼过去,表示自家的老爹,还真是什么都敢说。

爹,算了算了。

您还是赶紧把东西交上去吧,毕竟天机啊。容煞玦十分不屑,一把拉过玉琴冉,匆匆离去。

容霖萧望着两个孩子离开的背影,摇了摇头,缓缓落座。

“交上去?”玉琴冉待离开了容霖萧的视线之中,偷偷的回头瞧了一眼。

容煞玦皱着眉头,手上的力气重了一些:冉儿,说实在的,我是为了你好,才要解了你的契约。

可是,就连我也不甚清楚那契约。

既然如今爹也不反对你介入,往后接着调查就是,不急于一时。

容煞玦那一本正经的模样,极少见,也倒是让玉琴冉心里有了底。

焚苼阁的厉害之处,那是自小就见惯了的,虽然具体是如何厉害她不知晓,但就是冥冥中的一种感觉。

于是此刻,容煞玦的一句话,便让她开始冷静下来。

玉琴冉心中一直坚信,她为何能不顾性命,也无法抗拒的随时随地去保护容煞玦,自然是因为那份神奇的契约。

只是自古以来的契约签订人只有一个下场,莫非她真的是特例?

“想什么呢?”容煞玦轻轻的拍了她的脑袋,将她的思考统统打乱了。

玉琴冉回过神,只看见容煞玦颇为担忧的模样。哦,没事。

你也说了,如今阁主不反对我调查,的确不急于一时了。

只不过,你不可惜么?

玉琴冉问他时面上冷漠的很,在容煞玦看来,她问的仿佛不是自己的事情。

“可惜?”容煞玦没有听出来玉琴冉那非常明显的嘲讽,愣愣的看着。

“如果我解除了契约,你不就少了一个忠心不二的护卫么?”

玉琴冉的确是冷漠的,她丝毫感受不到此刻身边的那个人,心里是如何的酸楚,听到这话又是如何的愤怒。

她甚至,连多一眼都没有去瞧他的表情,就淡定自若地走了。

留下身后那个人,恨不能咬碎了牙齿,握断了手指。

容煞玦的眉头始终紧紧的皱着,喘着粗气,眼神里统统都是不甘心和委屈。

末了,也只是暗暗的叹了一口气,松开了攥红的拳头,回了自己房间。

翌日,京城传来。

严家,三朝元老严南平以及爱子莫名暴毙。也就是说,是严婉从的父亲和严婉从的祖父,双双暴毙而亡。

严府之中,戒备森严,两个严家地位最高的人,突然出事。此案很快被压了下去,最后居然不了了之。

接着,朝堂上,皇帝顺势明抬暗降,撤了严家在朝堂里的一大部分势力,换上了杨家的亲信。

“爹,怎么会这样?”容煞玦满脸的疑惑,甚至很不理解,这个欧阳盈鸢临死前的最后一个心愿。

玉琴冉得知了来自京城的,心里也就是默默的思索了一番。

欧阳盈鸢最后的那个眼神,或许已经释然了。也就是说,皇后的目的,达到了。

因为的确存在焚苼阁这样的地方,欧阳腾也成功为女儿达成心愿。而欧阳盈鸢的所求也是因为皇后的坦诚,和出于对社稷的考虑。

皇后此举,实在是妙。

事实即是如此。

你们可知道,他们四个人的纠缠,不是今生才有的?

容霖萧意味深长的一句话,玉琴冉也是若有所思的望向了容煞玦。

容煞玦微微皱着眉头,似有不满。好了,我知道。

肯定又是前世因果,今生循环。

冉儿,我爹接下来要说的话,我都倒背如流了。

什么,前生为善者,决定了今生出身,但不决定是否继续从善。

前生为恶者,今生家世未必优越,但也不决定是否继续向恶。

容煞玦倚在那,自以为是的重复容霖萧曾经经常说过的话。

“原来,是这样。”玉琴冉那一瞬间,如梦初醒,脑中灵光一闪,开始想起来很多的故事。

容煞玦一怔,身子站直,不可置信的看了看容霖萧,又看了看她:“你,听懂了?”

嗯。玉琴冉眨巴着眼睛,接受来自容煞玦那神奇的打量目光,不就是,一个人如果前世是好人,这辈子出身就是好的。但是向恶从善和前世无关,应该是他自己决定吧。

反之,亦然啊。

玉琴冉看似简单的一番解释里,却蕴含了太多世人都看不透的道理。

也正因如此,容煞玦才会这般惊诧。

因为当年,他花了很长时间,才彻底理解。

“很好,冉儿,你理解的很好。”容霖萧看向玉琴冉的时候,满眼的欣赏和喜爱。

玉琴冉,果真是不一般的存在。

“你还真是厉害,我当年愣是没有弄懂,一直以为前世什么样,今生还是什么样。”

容煞玦伸出手去,抚摸着玉琴冉的脑袋,带着一丝宠溺的笑意。

玉琴冉只耸了耸肩,表示这好像并不难理解。

“所以啊,焚苼阁其实没有多么可怕,可怕的,还是人心,是一次又一次的,选择…”

容霖萧负手而去,留下了发人深省的话语。

中华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网站阅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