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王重生在都市》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杨旭牧云溪蒋雨馨小说阅读

仙王在都市 第七章 牧云溪 免费试读

杨旭闭目沉思。

他在地球,有亲近之人需要照料,而修行无岁月,一次闭关突破,可能就要好久,那些亲友,也需要人护佑。

甚至一些俗物,如果有个人,专门来打理,也能让他方便不少。

牧云溪姿容绝世,更难得是资质不俗,能够走上修行路。

他是起了惜才之心。

收在身畔,做一个侍女,也算是她的一桩机缘造化。

只不过他贵为造化仙王,收一名侍女,也非同小可,各个条件,都必须要是上上之选,牧云溪资质容貌过关,可人品禀性,他尚不得知。

思量良久,杨旭还是决定给牧云溪一个机会。

大衍五十,天道四九,尚留一线生机,他也不想太过决然。

牧小野见杨旭沉思,知道生路已经出现,当即跪倒在地,慌乱求饶:“杨,我之前不知道您是武道高人,有眼无珠才冲撞了您,求您高抬贵手,放我一马!”

求了几次,他见杨旭还是不说话,知道没点实际表示,这一关肯定过不去,当下一咬牙,将左臂卡在旁边车门的缝隙,用尽全身力道一拧身,只听咔擦一声骨骼响动,他的左臂,直接扭曲了。

牧云溪虽然不忍,却并没有阻拦。

“杨,我现在自断一臂,求您原谅,您满意吗?”牧小野面色煞白,满头冷汗,强忍着疼痛道。

“既然你诚心悔过,我就暂时放过你。”杨旭完全是看在牧云溪的面子上,或者说,是给她一个机会。

作为一母同胞的姐姐,听闻弟弟死里逃生,牧云溪眼中也流露出喜色,点点头道:“多谢杨师留情,大恩大德,云溪铭记于心,我带他接好手臂后,再上门赔罪。”

杨旭深深看了他一眼,没有回话,随手扔掉了带血的柳枝,便转身离去。

而死里逃生的牧小野,骤然松了口气,直接双眼一翻。

在晕过去之前,他最后一个念头就是,赶紧吩咐人,重新安排好杨楠父母的工作!

牧云溪掌心湿漉漉的,全是汗水,她眸中,有莫名的异彩闪现,弯腰捡起杨旭扔掉的柳枝,放到眼前仔细打量,不自觉间竟流露出一抹震撼。

柳枝表面光滑如新,明明和那些砍刀对撞,却连一丝丝痕迹都没有留下,甚至除了杨旭摘掉的,连柳叶也没有掉落一片。

不可思议!

“至少是个内劲武者,而且不是初入内劲,他还那么年轻,看上去不到二十岁而已。”牧云溪喃喃自语,她这个等级,自然接触过不少武道中人。

血肉吐息,是为内劲。

这个级别的高手,三十岁以下的都极少,十几岁的更是闻所未闻,以后前途不可**。

而且她隐隐有种预感,今日的一战,杨旭绝没有全力出手。

“若是能和这位结交,说不定今年的白山武道大会,是一个天大的机会!”她眼中闪过精芒,一转身的功夫,又恢复了冷艳女的霸道。

......

话分两头。

杨旭从公园出来,拦了一辆车,回到家中。

前世,杨楠是怎么摆脱牧小野的,他并不知情,现如今这个麻烦,被他解决掉了。

不过还有大敌,在左右环绕。

比如燕京张家。

当年杨父死后,杨母被张家强行带回燕京,一去不归。

四年后杨旭大学毕业,本来凭借学历,绝对能找一份不错的工作,可在各大企业面试中,却到处碰壁,一分钱也赚不到,还需要杨楠来接济生活。

后来杨楠跳楼自杀,杨大民王丽华相继病逝,杨旭为了复仇,只身前往燕京张家,放下了所有的尊严,希望给故去的亲人一个公道。

可他不仅没能见到母亲,还受到了百般羞辱,打断双腿沦落成残废乞丐,凄惨无比。

若非是当年遇到师尊,被带离地球,恐怕他早已尸骨凝霜。

之后就是一代造化仙王,如彗星般崛起。

可即是他登临绝巅,弹指间星辰破碎,独坐岁月长河之畔,静观众生如蝼蚁般沉浮,也无法使逝去的亲人再现。

那时的他,一心参悟轮回之道,研究复活亲人之法,所以世人才赠他名号曰造化,取洞察世间一切奥妙之意。

不过轮回之道,即便参悟了,对他也没有作用,越前进,越绝望。

所以,他才选择拼死一搏。

冲击消失了无数纪元的唯一道祖之境界。

可是渡劫最后关头,心魔入侵,引起大道排斥,陨落在即。

他以近乎妖魔的执念,燃烧仙王血肉,短暂大道的排斥之力,半只脚迈上了道祖台阶,借助这一刻的无上神通,成功撕裂了时间壁障,元神遁入了时间长河。

回过神时,已经到了福源小区,付过车费,杨旭缓缓上楼。

推门而入,让人意外的是王丽华正和杨楠坐在沙发上,而且面色难堪,气氛无比压抑。

王丽华面色阴沉如水,见是他回来,更加气不打一处来,冷冷嘟囔道:“扫把星!”

杨旭并不动怒,换过鞋之后:“这是怎么了?”

因为现在是午饭时间,大伯居然没在家,而且家里居然也没有开火的意思,那就肯定有问题。

果不其然,王丽华咬着牙根,恨恨道:“怎么了?我和你大伯,都让公司给开除了!”

一旁的杨楠,连连给杨旭打眼色,示意他赶紧回房间,或者干脆出门躲一躲,别跟着掺和这事儿。

可让她焦急的是,杨旭似乎全然没能领会她的意图,换过鞋之后,居然泰然自若的在一旁坐了下来,看样子是打算听全事情的全部经过。

“我和你大伯,本来想着开除就开除,白山工厂这么多,换个地方上班,没准工资更高呢。”王丽华说着,语调越来越高,显示出出奇的愤怒,“哪知道回了家,连续打了十几个工厂的招聘电话,管招聘的人,一听我和你大伯的名字,就都说不要,还说我和你大伯之前在牧野通讯上班,偷人家东西了!”

“这是人说的话吗,我和你大伯本本分分一辈子,虽然穷,可穷的有志气,绝不会做偷鸡摸狗的事情!”王丽华大喊大叫,恨不能找人理论,“凭什么污蔑好人,这事儿不算完,等着吧,就算闹到去,我也要讨个说法!”

如此这般,杨旭听得前因后果,心中已经将事情猜了七七八八,于是:“我大伯呢,出去找人理论了?”

他是怕杨大民和人争执吃亏。

“就他,还敢出去和人理论?”王丽华不屑一哼,“拿着三千块钱,去找我们公司黄总求情去了!”

说来也巧,正在二人对话的功夫,防盗门咔擦一声开了。

正是垂头丧气回来的杨大民。

但看这幅样子,也知道事情肯定没成功,不过王丽华还是下意识:“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拿着钱跑一趟,最起码也要问出点东西来吧?”

杨家就是普通老百姓,如果没有些原因,是不可能引来别人的对付的,也就是现在这种情况。

他们两口子的商议结论是,无疑中得罪了什么人,这才被对付使了个阴招祸害。

如果知道到底是得罪了谁,那这事儿也就还有回旋的余地,所以王丽华才放心让杨大民去的。

杨大民低着头换过鞋,坐在沙发上两手捂着脸,一言不发,好像个闷葫芦,王丽华一见他这样,就格外生气,痛骂道:“说话啊,哑巴了不成?”

“人家黄总说了,咱们俩的事儿,找谁求情也没用,别说给他三千,三万也不行!”杨大民异常低落,“他还说,这三千块钱他不能白收,吩咐他开除咱们俩的,就是牧野集团董事长的儿子,牧小野。”

牧野集团财力雄厚,牧野通讯在其中,只是最不起眼的一个企业,那位黄总经理,也只是给牧家打工的而已。

“什......什么?!”王丽华如遭雷击,呆坐在沙发上,丝毫不见了刚才要闹到的样子。

因为牧家,强大到几乎让人绝望,捏死她们两夫妻,就是动动手指头的事,任她闹到什么地方也没用。

杨楠在一旁面色发白,虽然早就有猜测,可是如今真相揭晓,还是让她一时无法承受。

恍然间,王丽华一下想起来,最近那个牧小野,不是和自家闺女走的很近吗?

一念至此,她豁然转头,双眼死死盯住了杨楠:“我和,怎么可能得罪的上牧小野,只能是你了杨楠,你说,到底怎么回事!”

中华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网站阅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