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仙隐传》小说章节列表免费试读 刘玉麟胡兰儿小说全文

大唐仙隐传 第九章招魂 免费试读

刘玉麟见那抱朴子将自己拉开,却非要杀害胡兰儿,不由肝胆俱裂,悲声道:“住手,你若是敢杀了我家兰儿,我就在你面前自尽。”

抱朴子不由一呆,没想到刘玉麟竟然这般烈性,而且中毒甚深,正在思量着怎么办之时,刘玉麟却按耐不住,高声道:“你不信是么,那我就先死在你面前,你便再杀了兰儿,也好成全你这修道之人降妖除魔的好名声。”

说罢,刘玉麟闭上眼睛,脑海中闪过自己与胡兰儿相识的种种,想起胡兰儿那娇羞的一笑,想起自己拉着胡兰儿的小手,没命奔跑的时候,想起胡兰儿轻轻为自己抹去汗水的温柔,心中却也有一种疑问,难道胡兰儿真是狐狸精,但是不管胡兰儿是什么,她对自己的好却是千真万确,只是将来黄泉路上见到父母亲,希望他们能够理解才是,刘家要从自己断根了,自己可是对不起刘家列祖列宗呀,兰儿,单元来生有缘再见吧,放开心中的思绪,刘玉麟猛地将舌头一伸,一口咬了下去。

抱朴子还在犹豫,忽然看见刘玉麟口中鲜血止不住向外流出来,一截舌头从口中落下来,就看到刘玉麟满眼恨意的望着自己,嘴中呜咽了几下,人便向后倒去。

抱朴子被刘玉麟给看的心中一寒,他真的没想到刘玉麟说做就做,连点思考的时间都不给他,这样是刘玉麟真的就这么在他眼前死去,只怕以后莫要说得道成仙,就是一闭上眼睛,自己就会看到刘玉麟那一双怨恨的眼睛,这不是自己必死的刘玉麟吗,那还不成了自己的魔障吗。

抱朴子不敢且慢,双手一挥,将刘玉麟托起,浮在半空之中,伸手打出一道法力,先为刘玉麟止住血,再将段落的那一截舌头捡起,从怀中取出一个玉瓶,心中暗叹了一声,下山的时候师傅嘱咐自己一切小心,更将天下数一数二的灵丹,无极续命丹交给自己三粒,生怕自己为人所害,没想到刚刚下山没有几天,便被自己糟蹋了一粒,不知道师傅知道了会不会责骂自己。

抱朴子将刘玉麟的嘴捏开,将舌头给刘玉麟接好,双手一捏无极续命丹,无极续命丹便化作一股香津流进刘玉麟口中,立时不但舌头接好,不再流血,便是刘玉麟也会受益不浅,这可是天下少有的灵丹妙药,刘玉麟服了它,不但起死回生,还能强身健体,从此百病全无,不再受病魔威胁,若是刘玉麟能就此修道,必然能事半功倍。

看着刘玉麟睁开眼睛,抱朴子苦笑道:“我说小子,你干嘛连点时间都不给我,倒让我耗费了一粒灵丹来救你。”

刘玉麟冷笑了一声,讥笑道:“莫要以为你救了我,我就领你的情,你若是还要杀害我家里兰儿,我还会死在你面前。”

抱朴子扶着刘玉麟站好,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我便不杀那狐狸了,你也别动不动就寻死觅活的,我这可就这三粒灵丹,这可是天下数一数二的灵丹妙药,刚才便给你糟蹋了一粒,就算你舍得再死,我也舍不得你死了,不过,不杀那狐狸到成,能不能和我聊聊。”

说罢,抱朴子伸手一挥,将飞剑招入剑匣,并将太极图盘收回,便见胡兰儿在地上打了个滚,化作人形,畏缩的站在那里,不敢上前,只是担心的望着刘玉麟,刚才刘玉麟为她所做的,她都看得清清楚楚,虽然胡兰儿是一只狐狸所化,但是却也是知恩知义,此时此刻,胡兰儿却愿意为了刘玉麟生死与共,只希望刘玉麟不会嫌弃自己是一只狐狸,就算是为奴为婢,为刘玉麟铺床叠被,胡兰儿也愿意。

刘玉麟见胡兰儿恢复原来的样子,不由大喜,忙三步并作两步窜到胡兰儿身前,拉着胡兰儿上下打量了一番,紧张的:“兰儿,你没事吧。”

这一问到是将胡兰儿的满腹委屈勾起,猛地扑倒在刘玉麟怀中,不禁悲从心起,抽泣道:“玉麟,你何必为了我那样做呢,我真的是一只狐狸,你—”

刘玉麟一怔,此话从胡兰儿嘴中说出,刘玉麟自然知道这是真的,沉默了半晌,将胡兰儿揽在怀中,柔声道:“兰儿,不管你是什么,你在我心中永远是哪个对着我笑的那个女孩,再说了,你还是我的救命恩人呢,为了你,就是让我过刀山下油锅,我也会去,好了,别哭了,在哭就变丑了,到时候就没人要了,听话。”

胡兰儿听了刘玉麟的话,心中大感欣慰,抽泣了两下,也就止住了哭声,任由刘玉麟拉着自己,走到抱朴子面前,但胡兰儿还是畏惧的躲到刘玉麟身后,不敢看着抱朴子,毕竟抱朴子是昆仑的真正入门弟子,而且是昆仑门中数一数二的佼佼者。

刘玉麟望着抱朴子,沉吟了一下,沉声道:“你想问什么就问吧,我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

抱朴子微微一笑,指了指三子道:“他是怎么得了,仔细跟我说说。”

刘玉麟斜眼看了三子一眼,刚才一时情急,早把三子忘到九霄云外去了,如今被抱朴子一提,不由想起,三子还正等着人救呢,眼巴前不正有一个高人在吗,若是错过了,再去那里找人救三子呀,忙跪倒在抱朴子面前,娫着脸干笑道:“哎呦,大侠,你不说我差点忘了,求求你救救他吧,他是被恶鬼给吓得,丢了二魂二魄,再晚一点,怕是就一辈子这样痴痴呆呆得了,求求你,就发点慈悲之心,救他一救,他家中还有孤儿寡母呢。”

看着眼前娫着脸,一副贼眉鼠眼的样子,抱朴子还真难和刚才那般烈性的刘玉麟在一起,这小子变得也太快了吧,怎么说变就变,连艮儿也不打,看现在整个一个无赖的样子,抱朴子苦笑了一声:“你倒是先给我说清楚是怎么回事,我才好救他呀,你不说清楚,我怎么救他,你先起来吧,看你这样子,我难受,你也别这么笑了,有点寒碜人。”

刘玉麟干笑了两声,拉着胡兰儿从地上站起来,一副讨好的模样,凑到抱朴子面前,一五一十的将今晚上的经历,源源本本的告诉了抱朴子,未了,刘玉麟还是娫着脸,又再一次恳求抱朴子救救三子,也免得三嫂做了活寡。

抱朴子听完,沉思了一会,还是决定先救三子,毕竟晚了魂魄可就找不回来了,抱朴子对这招魂之术倒是并不陌生,之前就曾与师傅云游四海,师傅游戏风尘,一路上便也降妖除魔,便曾用到这招魂之术。

抱朴子大喝一声,双手一分,掐了一道灵决,随手一画便是一道符箓飞出,落在地上,化作一道金桥,抱朴子脚踏七星步,嘴中高声道:“太罡北斗当空照,金桥为媒将魂招,魂兮归来,魂兮归来,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唱吧,双手一合,猛地朝前一指,一道火线便从金桥向远处窜去,抱朴子对刘玉麟急声道:“你快点大声召唤他的名字。”

刘玉麟猛地一惊,忙高声招呼着三字的名字,没过多久,便见火线一点点朝着金桥开始一点一点的熄灭,抱朴子脸上一喜,笑道:“成了,小子,他的魂魄回来了,你莫要停,继续召唤他的名字,一直等火线全部熄灭,金桥化为灰烬在停下。”

刘玉麟的抱朴子指点,不敢稍停,嘴中召唤着三子的姓名,心中却将抱朴子的一举一动记在心里,盼着自己能够学会,对于刘玉麟这点小心思,抱朴子也看在眼中,不由暗自好笑,没人教,只是看看就能学会的话,就不是什么秘术了,不过抱朴子倒是决定没了事情之后,将自己这些年来收集的一些杂学交给刘玉麟,他倒是觉得与刘玉麟很是投缘,心中对刘玉麟到底有一丝愧疚,除了师门的法术不能教的法术之外,别的也就无所谓了。

眼看着火线慢慢的熄灭到金桥,看着金桥之上忽然多了一双脚印,随之化为飞灰,刘玉麟也跟着闭上嘴,静静地望着抱朴子,要看他怎样将三子的魂魄送回体内。

抱朴子微微一笑,一只手伸手一握,将三子的魂魄握在手中,将之往三子体内一按,另一只手画了一道符箓,一掌拍在三子脑门上,随后便站起身来,拍了拍手笑道:“成了,他的魂魄放回去了,没事了,哦,对了,小子,我这有一本杂学,便送给你了,以后可不要轻易偷学别人的法术,偷师学艺可是大忌讳。”

说完,抱朴子从怀中掏出一本绢书丢给刘玉麟,看着刘玉麟干笑着接过,随之却是喜上眉梢,不由得摇了摇头,对刘玉麟这般变脸之快,实在是佩服之极,扭头看了看躺在地上的三子,见三子正慢慢张开眼睛,知道此地这也没什么事情了,朗声一笑:“那小狐狸精,你可要记得以后不要做坏事,否则苍天有眼,必定会受天谴的,要是我知道了你以后作了什么坏事,下一次定然不会手下留情,好了小子,后会有期,你多多保重吧,希望将来有机会再见。”

中华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网站阅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