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仙隐传刘玉麟胡兰儿by流云在线阅读

大唐仙隐传 第十章偷窥 免费试读

三子睁开眼睛,忽然高声惊叫了一声,拔腿便要跑,显然还没从见鬼的阴影中脱出来,却被刘玉麟一把拉住,略带安慰的道:“三哥,是我呀,我是玉麟,别害怕了,都过去了。”

听到刘玉麟的声音,三子略略正经了一下,有些惊魂普定的向四下望了望,才发觉自己已经离宁德不远,这才心事稍安,扯着刘玉麟,犹自心惊胆战的道:“玉麟,你看到鬼了吗,真是太可怕了,我们还是赶快回家吧。”

说完,打眼看见胡兰儿,不由一呆,他又何曾见过这般漂亮的女人,可惜就是年纪小了点,否则只怕便是宁德城最漂亮的女人了,又想到刚才好像那般样子在美女面前着实有些丢脸,脸色微红的咳嗽了一声,扯了扯刘玉麟,轻声道:“玉麟,你什么时候拐了个姑娘回来,不知这姑娘是哪位,家住何方,怎的我都没见过。”

到如今,三子才算将害怕放到一边,还是在美女面前强撑着,刘玉麟那会不知道他的德行,摇了摇头笑道:“这是兰儿,却是我前几天认识的一位姑娘,不过我告诉你,三哥,人家兰儿可是会法术的女侠,昨晚还是她救了我们。”

三子听到会法术,心中一惊,再看向胡兰儿时已是恭敬了许多,想到昨夜之事,犹自心有余悸的朝乱坟岗望了望,看在胡兰儿眼中,却不免看不起他,怎么他和刘玉麟是好朋友,俩人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刘玉麟胆子奇大,不畏艰险,人又仗义,偏偏他的朋友,看上去畏头畏尾的,一副小人模样,却不知为何刘玉麟与他交了朋友。

心中虽然瞧不起三子,但是既然是刘玉麟的朋友,胡兰儿还是不愿意太让他难堪,微微撇了撇嘴,不以为然的道:“我说三子,你可还记得昨夜之事,若不是玉麟冒死相救,如今你已经成了孤魂野鬼了,你可要好好谢谢玉麟。”

“啊,”三子一愣,不知道胡兰儿为什么这么说,昨夜自己猛的见到鬼,便吓得一路狂逃,不知奔出多远,最后见到一处人家,自己便躲到里面,想要叫醒主人家,而主人家却根本不理睬自己,也没过多久,便听到刘玉麟的叫声,就沿着刘玉麟的叫声,向此寻来,老远看见一座金桥,上了金桥就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到了刘玉麟,难道自己当时已经变成了鬼不成,怪不得总觉得自己轻的呢,叫那主人家,主人家也听不见自己的叫声,当时自己还在奇怪呢,原来那时自己已经成了鬼魂,当真侥天之幸,自己又回来了。

看着三子一脸震惊的表情,胡兰儿知道三子定然是想明白了什么,耳边便听到刘玉麟叹了口气道:“三哥,昨夜可太惊险了,兰儿姑娘和小弟一起将你从哪鬼将军府中救了出来,只是你的二魂二魄已经因为受了惊吓,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小弟还真一筹莫展,—”

说着顿了顿,看着三子笑道:“三哥,我就说你福大命大,你说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就从天上落下来一个昆仑山的仙人,叫什么抱朴子,我就求他救你,那仙人可真是神通广大呀,便将你的魂魄给找了回来,真是谢天谢地。”

话音方落,胡兰儿便接道:“若不是玉麟舍命将你从鬼将军哪将的魂魄救出来,有跪下求那昆仑高人,你也回不来了,也只能做个孤魂野鬼,魂魄不全,连投胎都不能,全是依赖玉麟了。”

三子听着二人的话,也将事情的大概弄了个明白,知道是刘玉麟救了自己,感激的朝刘玉麟望了一眼,拉着刘玉麟,激动地拉着刘玉麟的手道:“玉麟,多谢你了,大恩不言谢,以后若是用得着我三子,你尽管吱声,三子若是皱一下眉头,就不是爹娘养的。”

刘玉麟到被三子的热情弄得有些不好意思,笑着摇了摇头道:“三哥,你说这话可是见外了,咱兄弟整天在一起混,讲的可就是个兄弟义气,倘若当时换做你,不是也一样会那般对我吗,回去你请我好好喝上一壶酒就行了。”

刘玉麟的话,让三子一阵羞臊,自己的德行自己明白,若说跪下求人,自己还能做得到,但是要自己舍命从鬼将军那救人,只怕自己早就顾不得那么许多,自己就先跑了,那还会想得到刘玉麟,心中大感惭愧,尴尬的看着刘玉麟,不好意思的道:“玉麟,我就什么也不说了,你说的,我们是兄弟,以后你就看我怎么做就行了。”

二人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刘玉麟忽然想到抱朴子,心下有些按耐不住,这仙人降妖除魔,可是一辈子难得看到的,自己不去看看,还真觉得有些可惜,扯了扯三子,沉吟了一下才道:“三哥,那仙人已经赶去乱坟岗斩杀那些恶鬼去了,这可是一辈子难得看到的事情,倒不如我们一起去看看,开开眼界如何。”

“啊,”三子愣了愣,对于刘玉麟的这个提议,他可是并不赞成,刚从魔窟逃出来,可不想再去冒险了,看着刘玉麟一脸兴奋地样子,三子为难的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来,苦笑道:“玉麟,那乱坟岗如今是恶鬼之地,我们好不容易逃出来,还是不要冒那个险了吧,不如咱们回城里,找个地方,我请你好好喝上两盅,也好压压惊。”

刘玉麟见三子一脸为难,摆明了是不肯前去,只怕是给吓坏了,但是自己却真的想要去看看,否则心里憋得难受,沉思了一下,道:“三哥,要不这样吧,你先回家等着我们,我和兰儿再去乱坟岗看看,完了事,我去你家找你,咱们一起去找黄成德要钱去。”

说罢,拉着胡兰儿的小手,转身便要离去,却被三子一把拉住,刘玉麟回头看去,三子一脸怯意的看着刘玉麟,焦躁的道:“玉麟,你就听当的一句话,咱不去冒那个险了,咱回宁德城,去找那个黄成德要钱去成不成。”

三子知道刘玉麟平素最是贪财,所以才用黄成德拿钱诱惑刘玉麟,不想他再去乱坟岗冒险,那只刘玉麟这次却是铁了心,一下子挣开三子的拉扯,拉着胡兰儿向乱坟岗跑去,边跑边招呼道:“三哥,你先回去吧,等没了事情,我去你家找你,放心吧,我有兰儿保护我呢,出不了什么事地,你回去找备好酒菜就是。”

声音慢慢隐没在沉沉的黑夜里,此时天将放亮,但是还是一片黑暗,望着刘玉麟消失的方向,三子叹了口气:“一脸,你可小心点呀,但愿菩萨能够保佑你,我可等你回来一起吃酒呢。”

说罢,又再次叹了口气,转身朝宁德城走去,这一夜连累带吓,让三子已是满身疲惫,恨不得此时就能回到家里,躺在床上好好歇息歇息,睡上一觉,醒来将今夜之事忘个干净。

且不说三子回宁德城,便是刘玉麟拉着胡兰儿,二人一路狂奔,不过不到半个时辰,便已经赶到了乱坟岗,赶到的时候,争斗已经接近了尾声,刘玉麟二人见不到那些鬼兵鬼仆了,只是看见那鬼将军双手一手抓着一个人,正在与抱朴子对持。

刘玉麟揣想这,那些鬼兵鬼仆定然是给抱朴子杀了,想这鬼将军见不敌抱朴子,所以便抓了两个昨夜再次吃酒的替身,与抱朴子对持,而抱朴子投鼠忌器,生怕害死那两个生人,不敢下攻击鬼将军,便于鬼将军对持起来。

刘玉麟猜的还真不错,事实也就是如此,半个时辰前,抱朴子驾着剑光,赶到这乱坟岗,废话也不多说,祭出阴阳太极宝镜,将所有的鬼兵鬼仆都定在那里,那阴阳太极宝镜,本是昆仑长老离火真人,也就是抱朴子的师傅,自行祭炼的宝物,抱朴子下山游历,离火真人便将宝镜送给抱朴子防身之用,这阴阳太极宝镜本身就是专克世间一切阴晦之物的,罩定那些鬼兵鬼仆,抱朴子只是略加催运,阴阳太极宝镜便发出光芒,将那些鬼兵鬼仆化为飞灰,只是这鬼将军却太过厉害,硬是与阴阳太极宝镜硬拼了一记,将阴阳太极宝镜给震飞出去,还是抱朴子祭出飞剑,才将鬼将军刺了一剑,那鬼将军见抱朴子势大,便抓了两个替身,与抱朴子对持起来。

刘玉麟与胡兰儿正在胡思乱想之时,便听那鬼将军冷哼了一声:“你们修道之辈,最是爱在嘴边挂着大仁大义,如今你若是放我离去,我便放了这两个人,成全你侠义之名,若是你不肯放我离去,那我便杀了这两个人,让你守一辈子骂名。”

中华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网站阅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