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意萌动之甜妻心尖宠小说 程诺傅晨熙小说叫什么

婚意萌动之甜妻心尖宠 第9章 怀疑我护短的能力 免费试读

傅晨熙嘲讽的提了下唇,淡淡袅袅的嗓音摸不清到底是山中云烟还是有毒的瘴气:“我要不来,你们是准备连她一起打死,好封口吗?”

王警官察言观色的斜了眼他,谨小慎微的说:“您这话言重了。”

傅晨熙抱着浑身乏力不停往下滑的程诺,笑的越发阴寒,他看着王警官,笑吟吟开口:“是我言重了,还是王警官治下不严,或者你们在怀疑我护短的能力?”

“不不不,不是…”王警官只觉后背窜上一阵冷风,强行定下心神的解释:“傅先生,我们也是依法行事,还望您能够谅解我们工作上有时不得已的做法。”

傅晨熙笑出了声:“依法行事?我看是你们拿着鸡毛当令箭,狗仗人势!”

他低头凝视着怀中脸色苍白孱弱的女人,那张丰神俊朗的脸散着森寒的肃杀之意,说出的最后几个字,更是诛心,咬的格外重。

王警官冷不丁一个机灵,心虚的连忙擦了擦额头冷汗,一句话也说不出,头顶男人寒芒湛湛的目光像在脖子上悬了把刀,哪怕从前枪林弹雨也没让他这么压抑。

跟随来的老丁默默将程诺父亲程义仁身上的白布重新盖上,来时就考虑到南安这边的人可能动手脚,他只能让医生先将程义仁的尸体暂时保管在医院的太平间。

傅晨熙看一切安排妥当,别有深意的拍了拍王警官肩:“不要为了点蝇头小利就昧着良心做事,一旦成为棋盘上的废棋,说不定下一个被灭口的人就是你。”

“祝你好运!”傅晨熙眼底卷过医院廊顶一缕白光的阴沉沉眸子,仿佛像是从地狱走出来的勾魂使者,那句笑意绵长的祝你好运更是让听的人头皮发麻。

他将瞳孔涣散的程诺整个人打横抱了起来,她不言不语,安静的样子,好似天边的流云,缥缈的看得见抓不住,似乎风一吹就要散去的让人忧伤的潸然泪下。

“人死不能复生,节哀。”傅晨熙担心她一蹶不振会坏事,可能连他自己也不曾发现,他在她耳边低语的沉痛语气温柔的似水:“这个委屈我不会让你白受。”

程诺目光呆滞的望着他,空无一物的眼神从绝望中映照过廊顶点点灯光。

她只是觉得好累,像用光了所有力气和那些人抗衡。

如果他可以是她短暂停留避风的港湾,她想她是心甘情愿让他抱着的。

摇晃中,程诺脑袋疲惫的一片空白,昏昏沉沉晕睡了过去。

再醒来她已经回到海城的,朦胧的视野里有一张担忧的脸在晃,她隐隐听到姜梦灵在喊她名字,又连声问她有没有哪不舒服?要不要喝水?

程诺意识清醒后的第一反应是大哭,她泣不成声的哽咽倾诉委屈:“梦灵,我爸他没了…我的老程没了…他明明是个好人…他是被冤枉的啊…”

南安发生的事,姜梦灵多数已知晓,管教还让她好生劝劝程诺。

她叹了口气:“我知道,程老哥是好人,怪就怪世道变了,好人的命都不长。”

程诺死死的抱着姜梦灵哭了很久,她也耐心的一下一下抚着她背,她不停的告诉程诺,要好好活着,只有活着才有机会,不知不觉,她却也跟着哭起来。

哭什么呢?她心乱如麻的也不知道。

日子过得很快,二审那个晚上,程诺望着天花板彻夜未眠。

外面倾盆大雨重重砸在窗户的响声犹如两个月前法槌落下的声音刺耳。

“被告程诺,系海城协和医科大学在读研究生,于2018年12月9日未持有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情况下擅自营业,导致九岁的杨文杰药物过敏死亡,犯罪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现判决如下,被告人程诺过失罪,处十年有期徒刑…”

“本判决即日生效。”

法官沉着冷漠的判决在这两个月里无时无刻不萦绕于程诺耳边,提醒她,那个青梅竹马她爱了整个青春的男人,是怎么和他女人将她跟父亲置之于死地的。

微凉的空气中,脸上温热液体划过的触感是那样清晰。

程诺自欺欺人的捂着眼睛,奈何颤抖的右手,讽刺的连眼泪都擦不干净。

次日清晨,天还没亮,姜梦灵比她还兴奋的拉着她起床洗漱。

程诺看着镜子里面黄肌瘦就跟得了癌症化疗似的自己,失声笑了笑。

其实她不是没看见姜梦灵将从她头上梳掉下来的大把头发偷偷的扔进垃圾桶,但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今天能不能漂亮的打场翻身仗。

离开的时候,程诺抱了抱姜梦灵,她眼里闪烁着泪花,嘴里不停念叨着不能哭不能哭,还让她不要回头,在她的絮絮叨叨下,程诺终是没回一次头。

因为姜梦灵说的没错,出去了才有希望,她也不该就这么认输。

开庭到指证,原告那边依旧还是一审时的那些说辞,程诺开诊所招的那个员工也依旧一口咬定是她抓错药,她说:“当天程医生给受害人杨文杰拿药的时候,我有劝过她,让孩子的爸爸妈妈带医院就诊,因为我想,毕竟程医生诊所的医疗执业许可证还没有批下来,可是我怎么都没想到程医生会开错药…还还死了人。”

审判长听完原告证人的证词后,转眼向程诺的辩护人徐庭:“下面由被告针对原告一审的诉讼请求,事实及理由进行答辩。”

程诺的辩护律师徐庭提出了疑义:“死者遗体拿去医院检验过,是药物过敏引起的呼吸道疾病致命,我想问被告是否在杨文杰的感冒药中开过阿莫西林?”

程诺事实说是的一口否认:“没有,当时我问过孩子妈妈,孩子对青霉素一类药品过不过敏,她说会,所以我就用了罗红霉素代替。”

对方律师却咄咄逼人的往她开错药的主题引:“但检验结果杨文杰的确是因为阿莫西林过敏引发哮喘导致其死亡,也就是说你错将罗红霉素拿成了阿莫西林。”

这么离谱的错,光是听着,程诺都觉得好笑,但他们众口一词,她也百口莫辩。

徐庭眼底却闪过一抹不动声色的精光:“我特意去被告人诊所拿了罗红霉素胶囊以及阿莫西林,两则包装,有着很显著的区别,我们先不说被告人是临床学的在读研究生,我们就说,即便是色盲恐怕也能通过包装上硕大的文字区分开这两种药,你们说被告开错了药,那也不过是原告方证人的一面之词。”

他之前几次找程诺确认过一个问题,很清楚记得她说原告证人田红梅指证亲眼看到她拿的是阿莫西林,并且证人中途离开去了一趟卫生间,所以没听到受害人家属说过受害人对青霉素过敏,也没提醒她,之后程诺很明确表示田红梅在撒谎。

因为当时她确确切切拿的是罗红霉素胶囊。

原告律师听到徐庭的说辞,信心倍增又讽刺的哼笑了声:“凡是讲证据,你接手这桩案子前,难道不知道受害人家属那里还有没吃完剩下的药吗?而那板阿莫西林的胶囊上就有被告人的指纹,这又怎么解释?”

他之所以明知故问,不过是铺垫他后面要说的话:“那如果是陷害,是有的人利欲熏心,收了他人好处,在问受害人采取证据的时候将罗红霉素掉包成了被告人诊所里的阿莫西林,所以上面有被告人的指纹,也就不奇怪了,不是吗?”

原告律师闻言脸色大变:“你所说的不过是你的臆测,难道你要让审判长凭你的片面之词,断定被告是冤枉的吗?”

就在双方各执一词,争执不下时,庭审现场后面的大门突然被打开。

原本这桩案子就引起了各个省城多家媒体重视,现场观众席上更是坐了不少人。

那个迎着光出现的男人,也顿时让观众席沸腾一片。

程诺转头看清朦胧的光辉后那个男人唇红齿白的模样时,脑袋里莫名其妙的想起了从大唐去往西天取经路过女儿国的唐僧。

犹还记得女儿国国王一眼定情,可想而知她眼中的唐僧有多丰神俊秀。

随着他离她越来越近,程诺心下奇怪的一跳,只因他在笑,对着她笑,笑的一脸邪肆,总之和眉清目秀根本沾不上边,这个男人从一开始就多变的难以揣摩。

傅晨熙在她身旁驻足了片刻,那样短暂的片刻,程诺的心竟莫名宁静了不少。

现场七嘴八舌议论的声音让上面的审判长连续敲了好几次法槌,急匆匆过去的在审判长和公诉人,书记耳边挨个说了几句,几个人纷纷都变了脸色。

程诺下意识就以为又出了什么变故,有些不安的看着这一幕,不远的距离,她隐隐看到审判长脸上冒着冷汗的跟公诉人和书记,司法鉴定员商量着什么?

而接下来也出乎了所有人意料。

傅晨熙带来的证人在申明作证条件后,站在了证人席的位置。

这个人程诺认识,因为诊所即将营业,她总共聘请了两个人,一个负责抓药,一个负责诊所卫生。

可程诺不明白,负责卫生的人怎么就成了证人?

意想不到的是,她说出的话,也更是震惊了全场,她说:

中华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网站阅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