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若爱情能重来》白落沈景之完结版精彩阅读

如若爱情能重来 第十五章 大嫂,道歉 免费试读

神圣庄严的仪式,象征爱情升华的庆典,这本该是让人感到幸福的。

但是眼前的沈景之,他爱的肯定不是自己。他爱的,是钱,是地位,是荣耀。绝不可能是她白落!他们之间根本毫无爱情可言!

“面对,走出来。”这是安娜给自己的建议。

白落的手腕用力,却发现自己的手腕被牢牢的箍住,根本抽离不了半分。

精致的让人赞叹的小脸上,充斥着委屈而又愤怒的情愫。看向他的眼神,还带着点恐惧。

有那么一瞬间,沈景之心里的某个角落,柔软了一下。

多少名媛对自己未婚妻的位置趋之若鹜?而她没有一点甘之若饴就算了,居然还委屈、愤怒?

这是沈景之不能容忍的。

刚刚还躁动不已的心跳,恢复了沉稳冷静。

无视白落用力过度而煞白的手腕和颤抖的肩膀,沈景之冷冷的看了一眼白落。

他明明还单膝跪地,但眼神却如无上的君王,看着即将因叛乱而被处死的死囚一般。整个人的边上,温度都降了几分。

白落害怕了,不是对白元远那样因为害怕身体被折磨的害怕。是面对神祗的惩罚,那种无力感。

白落停止了挣扎,任由沈景之把象征永恒爱情的钻戒,套在自己的中指上。

华丽的钻戒,戴在自己纤细的手指上,是如此美丽。但可惜,这与爱情无关。

观礼的众人哪能感受到白落的心情,看到戒指戴好后,瞬间响起掌声一片。

人群中的沈延之,眼神复杂。

本来此时在台上的,应该他才对!因为自己一时的糊涂却与之失之交臂,让她成为了自己未来的“大嫂”

刚才白落细微的小动作,沈延之全部看在眼中。

她似乎,不怎么不愿意嫁给沈景之。

沈景之?开玩笑,自己都把偌大的沈家继承权拱手相让了,他刚才居然为了一个女人这么对自己!

沈延之揣摩着下巴,眼神忽明忽暗。

随着悠扬的音乐声响起,沈景之高大的身躯站起。

温热的大手,搂住了白落纤细的腰肢。

回应沈景之的,是白落紧绷的身躯--毫无配合。

白落的抗拒,让沈景之心里泛起一丝不耐和好笑。

“都有过夫妻之实了,你还矜持什么。”沈景之呼出的热气,在白落的耳朵上肆意游走后消失不见。“好好想想,你拒绝的后果。”

说罢,沈景之在白落精致的鹅蛋脸上,蜻蜓点水般的啄了一口。

订婚宴上的男女主角,贴头接耳的“亲昵互动”惹的众人一片叫好声。

白落看了一眼观礼的众人,很轻易的就看到了自己的父亲--白元远。

因为沈家亲家身份,白元远的位置很是显眼。

他兴奋的的神情毫不掩饰,脸上带着虚伪的微笑。

但是看向白落的眼神里,充满了愤怒和警告,让白落的心不由得狠狠一颤。

放弃挣扎的白落,被面带微笑的沈景之亲切地搂着,走到大堂中央。

聚光灯照下,两人如童话里的王子与公主一般,耀眼而幸福。

“我们那晚的事,被人偷拍了。”

沈景之轻描淡写地说道,好像他不是当事人一般的。

偷拍?

白落本就凌乱的心里,又被这句话砸下一块巨石,激起无数浪花难以平静。

还能有谁,心思电转间,在白落的心里只有一个人能做出这种事,许明松!

可笑的是,之前她没有收到这方面的一丝。

“不过已经被我控制了。”沈景之平静的声音再次传进白落的耳朵。

“你!”

这不是明摆着吓唬人吗?白落真的恨不得狠狠地咬他一口!

“不过,你要是再给我作什么妖。”沈景之语气温和了一些,像在安抚宠物一般,不过内容却让白落觉得面对的是一个恶魔。“我可没有义务,保全和我没有关系的人。”

白落感受着腰肢上的温度,还有那不安分不时轻按的指尖,狠狠的瞪了沈景之一眼。

“你给我规矩点!”白落低声警告眼前的未婚夫。

沈景之不理白落的警告,低头手掌用力,霸道的将两人的距离再次拉近。

如此近距离的接触,感受着彼此的呼吸,让白落脸红到脖子根,本能的想要将眼前不可一世的男人推开一些距离。

“两百万。”白落眼看抗拒无效后,窘促的开口。

沈景之低头,玩味的看着怀里俏丽精致的白落。

“我答应你的话,那两百万是不是就不用还了。”

沈景之不禁莞尔,万年冰川的脸上罕见嘴角上扬了一下,不过只是一瞬而已。

原来她惦记的是这个?

“当然要还,我会从你的薪水里扣,直到还完为止。”沈景之不容质疑,严肃的说道。

该死!这人的眼里只有钱吗?自己的婚姻和未来可都栽到他的手里了!他居然还不肯松口!

热闹的大堂一角,一群人正围着白元远套着近乎。

之前白元远腆着老脸用婚约相挟,为的就是利用沈家的影响力。

一旦沈延之和白落订婚,这些人看在沈家的面子上,至少也能让自己的生意恢复以前的光景。

但是未来女婿从沈延之变成沈景之,那意义可就天差地别,不可同日而语了。

圈内人都知道,沈家的大部分重要的生意,都交在沈景之的手中打理。而沈延之,不过是个花天酒地不学无术的少爷罢了。

白元远在看到订婚的主角是沈景之时,心里的兴奋程度可想而知。

一曲舞毕。

不理白落似的目光,沈景之一脸平静。硬牵着白落,走到了休息区。

这时,沈延之施施然的走了过来。

“大哥。”沈延之说着,拿起桌子上的一杯酒对着白落示意,“我为之前对大嫂的无礼道歉,先干为敬。”

说完,仰头将手里的香槟一饮而尽。

道歉?白落心里冷笑,又是下药,又是将她婚约当一样交易。

这样的人渣,道歉没有丝毫的可信度。

“不知,可愿意和我共舞一曲?”沈延之伸出白皙修长的手掌。

中华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网站阅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