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过寄秋思》小说章节目录精彩阅读 李秋思钟庭小说全文

风过寄秋思 013 直接杀过去吗? 免费试读

我说你自己不说人话惹我生气的,他笑了笑,就那么瞧着我,瞧得我心底发虚。

我咳了两声,问“北疆那边有帅哥吗?”

宫城翻了个白眼“不去怎么知道。”

磨了一天洋工,正打算收拾东西回家,手机里弹出云回的信息,让我去朱江大排档撸串,我欣然前往。

大排档在江边,一入夜小贩纷纷把载着各种各样商品的推车推出来,开始叫卖。卖的人热情澎湃,买的人兴致勃勃,整条街成了摊贩林立、人潮汹涌的大夜市,充满了烟火气。

钟庭是绝不来这种地方的。他有轻微洁癖,对饮食要求严格,不仅要营养搭配,更要干净卫生,对烧烤这样的人间美味敬而远之。我常说他没口福,他也不在意。

有时觉得挺奇怪,钟庭是在孤儿院里长大的,吃过苦也受过罪,何以会如此讲究。

可他并没跟我说过他儿时的事,我怀疑他是哪个富贵人家遗落在世的沧海明珠,不然怎么会骨子里就那样曲高和寡不接地气。

云回点了一盘子烧烤,开了两罐冰啤,说:“把你前两天去云公馆约会的情况说来听听。”

我说说什么呀,有什么好说的,就没成。

云回哀叹一声,一副怒其不争哀其不幸的表情:“我说你那小情儿不会是吧,你都打扮成那样儿了他都没把你生扑了,真是个孬种!”

那天我去见谭粤铭,穿的是一身水红旗袍,修身服帖,还有些特别的透视设计,确实挺诱人犯罪的,我明明在他眼里看到澎湃的情怀…

这么一说,我倒发现谭粤铭这人挺有定力,说收手就收手,我说不要他也不勉强,倒是个有节操的**。

我说别说我了说说你吧,和我爷爷说了什么。

云回顿了下,接着啃鸡爪,说“没什么,就是得了盒好茶得立马脱手,免得放家里过了期可惜。”

我也没多想,问她那茶还能弄到不,我爷爷想给老陈头送两盒。

云回说不太好弄,不过尽量想办法吧,说是福建那边的特供茶,据说是权贵专用。

我正想说你怎么连权贵专用都搞得到,手机响了起来。是短信。

云回倒是反应快,问“又是那个神秘人?”

我看她一眼,没说话,直接点开信息:你老公和三儿在钱柜唱K,包房号307。

我这下就没了胃口。第一次知道钟庭出轨的事儿,就是这样的匿名信息,之后陆续收到好几条,指引我去抓奸,次次准确无误。

原先以为是冷露那**监守自盗故意要来气我,可她打死不认,还跑钟庭那儿诉苦,害得钟庭加倍冷落我。

后来我就找私家侦探去查,却也没查出什么名堂,至今不知这神秘人是谁。

依照云回的说法,可能是钟庭生意场上的死对头,或者公司里某些看不惯我的人,目的就是要看我和钟庭闹得鸡犬不宁寻个心理平衡。

不管这神秘人是谁,有何目的,我现在只考虑一件事,要不要去捉奸,有没有这个必要。

云回看出了我的心思,说:“要直接杀过去吗?”

中华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网站阅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