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似骄阳情似火》沈一凝浩青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爱似骄阳情似火 第5章 过不下去了 免费试读

我很爱秦时,她是我生命里不可或缺的一个男人,从大一他追我开始,我就再没有和别的男人有过接触,一直到现在。

我是远嫁到新城的,从小我爸妈就给我灌输过,一定要留在父母身边,可我为了能和秦时在一起,还是辜负了他们。

我结婚的时候,爸妈含着泪参加完了婚礼,他们要离开新城的时候,我们抱在一起哭的稀里哗啦的,还是婆婆走过来劝住了我们。

婆婆的确对我很好,她把我当亲生女儿一样来爱护,要不是秦时身上发生了这件事,我们三个人本来可以和和睦睦的相处,将来再生养一个孩子,就是再完美不过的小日子了。

可偏偏现实却事与愿违!

我的头并无大碍,过一个星期来再换一次药就行了,我和秦时坐在急救室的门口等婆婆,她还在半中,秦时点燃了一支烟,静静的吸着烟。

“老公,只要你能像妈说的一样,保证以后不去玩女人,我就…”我话未说完,秦时突然起身走向了窗户边,看似换个地方吞云吐雾,实则还是在逃避。

他想逃避,难道我就不想逃避吗?

我是个多么可怜的人啊,就为了维持婚姻,低声下气的去商议,不!不能叫商议,那简直是祈求,祈求秦时给我一条“生路”

毕竟这段婚姻是我的朋友,我的父母带着无比沉重的压力妥协的结果!

婆婆在中午的时候醒了过来,医生叮嘱了几句,我和秦时就把她送回了家。

一整个下午,我都在想如何才能挽救婚姻,可快到傍晚的时候,秦时却扔给我一叠A4纸,他冷冷的说道:“签字吧!”

我低头一看—离婚协议书!

他要跟我离婚?

“秦时,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是你先做了对不起我的事,现在又要跟我离婚?”我颤抖的拿着离婚协议书,整个人处在麻木的状态。

当初设计浪漫求婚典礼的人是他,现在要离婚的也是他,结婚一个月后,我突然不认识秦时了。

“我很清醒的告诉你,我们过不下去了,离婚吧!”秦时说到“离婚”两个字的时候,特别的平静,他不是很爱很爱我的吗?为什么离婚对他的内心没有冲击呢!

过不下去!他不打算跟我同床共枕,当然过不下去了。

“你给我一个理由!”我明知他为什么这么做,可偏偏要让他亲口说出。

虽然他最近变了很多,但我从他的眼睛里看得到,他还是爱我的,既然有爱情,那为什么不能发生直接关系呢,这不是理所应当的吗?

“我无法对着你做那种事,对着你我没有兴趣,我喜欢异类女人!”秦时眼神阴鸷,勾唇一笑。

我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几步,他的表情就像恐怖片里一直潜伏的反派角色露出本来面目的时候一模一样。

要不是坚持唯物论,我一定会在这个时刻怀疑秦时不是那个秦时了。

我特别想像别的女人一样潇洒,当丈夫变心的时候,痛快的签字,拎东西走人,可是我沈一凝是个特别重感情的人,我已经把秦时当做了归宿,把婆婆也当成了亲人,怎么能就这么离了呢?

我跟父母朋友怎么交代,我才嫁到秦家一个月啊!

爸妈问起来,我该怎么解释,我是为什么离的婚?我埋着头,手指**了头发里,我有一种头疼欲裂的感觉。

他是铁了心要离婚的,接下来的几天,他又没有回家,我发过去,他的回复也只谈离婚的事。

婆婆气的在家里哽咽,对着公公的照片整日的唠叨,唠叨完了就带着饭盒去培训中心找秦时,秦时连面都不露一下。

他连婆婆都不见,更不用说我了。

我们僵持了两个星期,他到后来连信息都不回了,我越来越觉得我看错了他,是他找的野女人,是他玩的禁忌游戏,也是他把我娶回家,却当摆设不碰我,他算什么男人!

他一口咬定要离婚,回心转意看来已经很难了!

凭什么要我在家苦苦等待?我不要这么被动!我打算成全他,我发了给他:我同意签字!

达到了目的,他晚饭时候回家了,一进家门就跌跌撞撞的倒在了婆婆脚下,他喝的烂醉如泥,满嘴里说着听不懂的胡话,什么他是个猪狗不如的男人,什么他不配当男人,吵吵闹闹了好一阵子才消停。

我打算站好最后一班岗,我为他擦洗了脸和手,喂他喝下了醒酒的蜂蜜水,又把他扶到了卧室,脱了衣服,盖上了被子,将我签好的离婚协议书放在了他的公文包上,这些事情进行完,我看着秦时的脸叹了一口气。

两年的恋爱,一个月的婚姻,就这样没了。

这张熟睡的脸是我所有的青春回忆,但是我回不去了。

我收拾了自己的东西,竖起了行李箱,等到婆婆睡下以后,我再次看了一眼家里,厨房里的锅碗碟子都是我和秦时一块去挑选的,那客厅的摆设也是我们一起设计的,还有墙上的美女裸背画儿,当初我还为了这幅秦时的亲笔画吃过醋…

每件小事都历历在目。

拉着行李出门的时候,我泪流满面!

父母朋友都在离我两千公里的地方,我在新城没有别的地方可去,这一夜,我只能先在酒店里凑活,天亮还得赶紧找个合适的房子租了。

想到此,我觉得自己很无助。

除了租房,我还要尽快找个工作养活自己,结婚前秦时跟我说,他要一辈子养着我,可现在,我却遇到了生存的问题。

欢喜和忧愁都是他带给我的!

我打了她的电话,她哭的很凶,知道我孤身在外,她让我去找她,我很诧异,文文向来大大咧咧的,什么都打不倒的样子,怎么会哭的这么惨烈?

我的心情也很糟,睡觉很困难了,我就起身换了一身衣服,打车去了尚楠咖啡厅,说是咖啡厅,其实这家店到了晚上的主要还是酒水。

小店内灯红酒绿,和白天的优雅气氛形成强烈的对比,我在杂乱的人群中找到了文文,文文脸色不大好。

她一把抱住了我,久久不愿分开,她无助的凑在我耳边说:“一凝,我可能怀孕了!”我抓住文文的肩膀推开了她,看着她的眼睛说:“贺淮南是富二代啊,怀孕了正好奉子成婚不行吗?你哭什么哭!”

文文哭的声音更大了:“我们分手了!”

中华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网站阅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