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带着系统来种田》宋若雨孤独应小说免费试读全文章节

带着来种田 第九章 别样整治 免费试读

当然,宋若雨显然不会关心高秀娟的眼神,而是将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小白兔的身上。

只见小家伙全身各部结构紧凑而匀称,头型清秀,嘴端较尖,耳短小而直立,被毛洁白而紧密,眼睛红色,具有管状长耳(耳长大于耳宽数倍)簇状短尾,比前肢长得多的强健后腿,乃是我国白兔最为典型的特征。

看的出来,这种白兔乃是家养,而因为多数兔子都都是灰色,而致使这种兔子尤其的受欢迎,被称为祥瑞,瑞兔,从而逃脱被煮食的命运而被饲养至终。

而就是这样一个美丽而又善良的小东西,腿竟然被人掰弯—以宋若雨的专业水准,这个问题自然的出来,又遇到一个庸医,还将其的腿部固定错位。

所以宋若雨才没了好脾气,将高秀娟打发走,就马上开始动手救治这个小东西。

因为接错有一段时间了,各种组织已经开始长了,也就是小东西要再受一次腿折之痛,才能重新帮助其复位。

好在它遇到的是宋若雨,她具有别人所没有的点穴之术,虽然兔子的个头小,反抗的也不会那么剧烈,但宋若雨本着让病患少受痛苦的前提下,还是给小家伙用上了。

加之背篓里本身就有八宝三七,将其捣碎,敷在病患之处,再固定,方才让小家伙恢复自由。

“叽叽!”小家伙痛苦嚎叫。

“别叫了,我手里没有麻药,但能保证你以后能跑。”宋若雨一边解释一边往回走。

滴,医者仁心,奖励二十积分

好诶!

宋若雨一蹦三尺高,虽然一天苦累,但-100的积分,今天竟得了一半,后面还有六天,压力显然会比较小,宋若雨有信心尽早将那一分地拿到手中。

就这样回到家中,天已完全黑透,好在天上还有一轮明月,照到地上,别有一番清幽。

“你还知道回来啊?是不是在外面野疯了?”宋若雨前脚刚一进门,清幽就没有了,迎接她的依旧是方氏的大嗓门。

“没遇到什么野兽吧?”宋彩蛾也马上走了过来,看到灰头土脸的闺女,心疼的几乎要掉下泪来。

“你就别操心了,后山哪有什么野兽?我看就是她出去疯了一天,故意这个时候回来。”方氏此时习惯性的拿起了祖母的威严,旁若无人的举起手,看样子是想先打宋若雨一顿出出气才行。

不过这次宋若雨和之前不一样,并未吓得缩着身子任方氏随便揍,而是昂首挺胸站在那里,一双清亮的眸子发出凛冽的光,在清冷的月光下,尤其让人心底发寒。

“还有完没完?”宋大方呵斥着自己娘子,但不知道是有心,还是真的没站稳,一下将脚下的东西撞过来,力道之大直接将宋若雨撞了个跟头。

“若雨没事吧?”宋大方假意过来拉孙女,却将背篓首先抓在手中。

老狐狸!宋若雨恨恨!

很显然宋大方是个有脑子的,他将她撞倒,算给自家老婆子撒气,看似“男女授受不亲”不直接拉宋若雨,实则他想看宋若雨的背篓里有没有草药而已。

有呢,当然好,直接顺水推舟,将其拉起来了事,要是没有,只要他一松手,背篓就会飞出去,宋若雨就又会摔倒不说,到时候物证在前,方氏再揍,就显得有底气很多了。

而很显然,宋若雨的背篓里是有东西的,而随手一拉,数量还不少,所以宋若雨并没有挨这一次打,而是破天荒的可以上桌吃个饱。

在宋家,还是有些规矩的,平时虽然都在一起吃饭,但有亲友或者硬菜的时候,郭昊和一众闺女是不允许上桌的,都是众人吃完了,他们才可以吃。

而今天就是这样,家里炖了鸡,也就是有了硬菜,所以“上桌”对宋若雨来说,就是莫大的荣耀了。

只不过令宋大方吃惊的是,这丫头竟然没一丝受宠若惊的模样,而是落落大方上桌,没有一丝的不自然,而他想象当中的惊惧,更一丁丁都没有。

当然,宋若雨可管不了这些,这一整天她就吃了半块儿红薯,虽然她喜欢吃那东西,但毕竟太少,此时的她早就饿得前心贴后心,所以吃饱肚子才最为重要。

今天的主食依旧是红薯,炒了个青菜,一碟子咸菜,宋彩麟旁边的依旧是一小碟鸡蛋,硬菜放在中间,而她那位小叔正高兴的啃着鸡腿儿:“好吃,好吃,手艺,别人就是比不了。”

听着自己小儿子的夸奖,方氏脸上早笑成了朵花:“好吃就多吃些!”手中筷子一转伸将另一个鸡腿儿也夹进儿子的碗中—不管大半只鸡已然进到宋彩麟的肚中。

剩余的鸡肉,方氏则开始分了,首先是宋大方,他碗里的肌肉虽不腿肉,但也都是肉多肥美的地方,其次是她自己,她碗里的数量虽然比不得宋大方,但质量一如既往的好。

再是宋若松,作为长孙,他也得了一块儿—虽然肉少骨头多,再后来就是宋彩蛾,她得到的比宋若松的更小,肉几乎没有,所以等到宋若雨这里,就只有几口汤了。

就是一阵风卷残云,等郭昊带宋若虹上桌时,就剩下满桌子的鸡骨头。

不过郭昊和宋若虹早已习惯了,默默的将一顿饭吃了,当然,有了这鸡肉,还有好处的—没人注意那盘子炒鸡蛋,而正因为此,宋若雨才趁机藏起来,从而让爹和姐姐吃了个够。

收拾碗筷,干活喂牲畜,宋若雨手脚利落的收拾,并不用众人催促。

就这样过了一盏茶时间,等宋若雨回来,背篓已空,显然东西被方氏老俩拿走,据郭昊所说,这些八宝三七,可以至少卖一两银子。

一两银子只抵得上一顿上桌吃饭?宋若雨不禁“呵呵”一笑。

他们一家子干的再多,吃的再少,那最后钱财还不是都落入了方氏手中?

爹娘说的不错,方氏老俩是为了小叔以后娶亲,可若松呢?他也是男孩子,宋若雨不信他长大后,他们还会管,钱都被方氏把在手中,宋若雨才不信到时候还能抠出来给若松。

所以分家是必然,可怎么分,还真是难。

“宋若雨在不在?让那个小蹄子给我出来!”不见其人先闻其声,而其特有的大嗓门,简直和方氏异曲同工。

来人是宋若雨的大姨,也就是刚刚见到的那个表姐高秀娟的娘,高里正的娘子宋彩凤。

而见到这个宋彩凤,宋若雨终于明白为何高秀娟为何会这么随方氏了,因为她这个娘,和方氏简直就是一模一样,要不是年纪不同,要说是一个也有人信。

只不过宋彩凤的身材显然臃肿很多,也是一脸的刻薄模样,一看就不是个好相与的。

而此时的她额头青筋迸出,脸色也因为气愤而通红,一双眼睛好似萃了毒,来回的找宋若雨在哪里。

“彩凤啊,怎么了?”可能由于相像吧?方氏对这个闺女尤其喜爱。

见到方氏,宋彩凤可算找到了主心骨,一把拉过旁边的高秀娟,将刚才高秀娟姐妹相见的事情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通。

当然,谁说自然会站在谁那一边,于是宋若雨就成了个随意欺负表姐,且抢东西的强盗。

不得不说,别看宋彩凤吐沫星子横飞,但颠倒黑白的能力还真是强,描绘的绘声绘色,好似她就在旁边看一般。

“白兔呢?快把白兔交出来!”果然还是宋大方会抓重点,马上对宋若雨说道。

“给!”宋若雨既然已帮白兔把接错位的地方纠正了过来,自然不会过多阻拦,至于谁养着,无所谓!

中华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网站阅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