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之魔法使》全文精彩章节在线阅读(炎辰阳律翡翠)

月之魔法使 第16章 乌鸦侠 免费试读

在深夜的某条街道当中,无数的店家招牌,化成各种颜色的点点灯光,构成一条美丽灿烂的街道。

在这一条行经无数行人的街道上,忽然有一家珠宝店的玻璃门,从内部被攻击打破出无数破碎的玻璃碎片,就这样一口气撒在人行街道上发出清脆的弹跳声响,吓得刚好经过的民众赶紧向外避开。

接着有一名混身长满青绿鳞片,体格壮硕高大,间有一条尖锐细长的尾巴,还有一张狭长并充满利齿大嘴的蜥蜴人,从破碎的珠宝店玻璃门里跳出,右手抓满数十条金项链,直接在人行道上往左转开始狂奔他的双腿。

“你给我站住,你这个小偷!”

随后有一名年轻女性,身穿无摺边的黑色连身裙,头戴一顶黑色三角帽,跳出整面玻璃都碎光的玻璃门,以不输给蜥蜴人奔跑的速度,持续前后滑动双脚上穿戴的直排轮鞋,紧跟在蜥蜴人身后。

这名女性有两种左右不同的发色,平均的分半在浏海的两侧;她左面是水流般顺直的深蓝长发,右面则是绵羊毛般卷翘的火红短发。

同时她有一双奇特的眼睛,也像是与两面不同的发色成对比,有左天蓝右橙红的异色双瞳。

在她前方的蜥蜴人,持续跑往行人众多的方向,企图利用人群的掩饰,来躲避年轻女性的追赶。

不过这并不难倒追在蜥蜴人身后的年轻女性,她如同游动在水中的海豚,轻易的穿梭在密集的行人当中,巧妙高超的前后滑动双脚上的直排轮鞋前进。

在这样明亮灿烂的大街上,进行这样紧迫的追逐没多久,明显着急想要甩掉追赶在身后的年轻女性的蜥蜴人,随手将路边一支粗厚的路灯,轻易的用单手从根部拔起,并转身大吼,奋力的往年轻女性的头上挥下。

眼看路灯从上方迎面逼近,年轻女性的脸上,丝毫没有任何慌张的情绪浮现,非常冷静的单脚蹲下,将左手掌贴在地面上。

“冰柱!”

一根粗厚的雪白冰柱,从年轻女性的左手接触的地面上迅速突起,扎实的挡下从头上挥下的路灯。

“炎龙!”

挡下蜥蜴人挥下的路灯之后,年轻女性紧接绕过冰柱,伸出右手喷发出细长如同蛇一样不规则的弯曲游动的火焰,并且在顶端化成一头具有利齿的龙头,一口气冲向蜥蜴人并往他身上咬去。

闪避不及的蜥蜴人,抓握数条金项链的右手,直接被炎龙的炎牙给咬住,强烈刺痛的烧灼感逼得他放开手,让金项链从他五指上松脱。

“冰霜泉!”

看见数条金项链掉落,异色双瞳的年轻女性便举起左手,从掌心喷发出极寒强劲的冰霜气体,喷洒在蜥蜴人身上,迅速的在蜥蜴人体表上覆盖冰霜,使他冻结变成冰块。

眼看蜥蜴人以张嘴惊愕的神情,确实的化形冰雕之后,异色双瞳的年轻女性,缓缓的挺直苗条的身躯,表情放松的吐出一口气后,便举起右手拭去额头上的汗水。

在场看见整个过程,路过并围观的民众们,表现出短暂惊讶的呆愣神情没多久,便陆续对异色双瞳的年轻女性拍手叫好。

“干得好!”

“太漂亮了,真不愧是魔防局的魔法异能者!”

面对像是海浪般忽然涌来的掌声,使不自主的慌张起来,四处张望的年轻女性,骄傲的挺起胸膛,脸微微的红了起来。

“还…还好啦!”

这名异色双瞳的年轻女性,是新叶市魔防局里唯一具有操控冰火能力,名为冬瑜夏的冰火魔法异能者,同时也是菁英阶级的魔法异能者,具有相当的实力,在她负责的区域当中有着相当的名气。

由于冬瑜夏与这家珠宝店老板熟识,时常都会顺路过来与老板聊天,所以才会撞见一名能够变身成蜥蜴人的魔法异能者,当着冬瑜夏的面前打破放置金项链的桌面玻璃,冬瑜夏才能及时出来阻止蜥蜴人将数十条金项链带走。

在周围围观的行人的那种佩服与赞叹等视线的注视之下,冬瑜夏终于冷静下来,走到变成冰雕的蜥蜴人面前,弯下腰将地上的金项链一把抓在手中,并用难以理解的眼神,看往变成冰雕的蜥蜴人。

在魔防局的存在之下,使用魔法异能作恶的犯人,没有任何意外都会受到法律的制裁,最终被送入魔法异能者专用的当中。

即使如此,这世界上依然有为数不少的魔法异能者,使用他的魔法异能进行各种犯罪行为。

那怕犯罪的动机相当的简单与幼稚,甚至清楚明了的知道后果会如何,仍然有人去行使犯罪。

“算了!”

无法理解的冬瑜夏摇摇头,停止思考这样的内容,从身上拿出智慧型手机,伸出手指在触控萤幕上依序按入号码,准备魔防局派人过来,押送眼前变成冰雕的蜥蜴人。

喀嚓!

听见忽然碎裂的声音,冬瑜夏立刻停止用手指输入魔防局电话号码的动作,惊觉的将视线看向面前的变成冰雕蜥蜴人。

过于突然,蜥蜴人挣脱冰壳的包覆,让破开的冰壳在他脚下掉落化成碎块,随后蜥蜴人不给冬瑜夏任何躲避的机会,右手伸出直接抓住冬瑜夏的脖子,并将她举起来使她双脚浮空。

“可恶的女人,把项链还给我!”

蜥蜴人眼神恶狠的说完这句话,冬瑜夏立刻感受到对方右手的五指深陷,压迫到快要让人难以呼吸的这一刻,冬瑜夏立刻举起右手,抓住蜥蜴人掐住她脖子的手腕,发出热烈发红的火焰。

感受到火焰炙热烧烫的蜥蜴人,则迅速用力的将冬瑜夏往马路上放手扔出。

短短的这一瞬间,冬瑜夏睁大眼睛看见,一台公车闪耀如双眼一般的车头灯,迎面行驶过来。

感觉时间就像是凝结了一样,冬瑜夏觉得自己好像腾空了很久的时间,并亲眼看见公车司机吃惊的睁大眼,像是准备要踩下煞车似的往后仰起身躯,同时前方数名站立的乘客,也神情错愕的睁大眼注视着自己。

面临眼前的光景,来不及思考,也来不及回忆,脑中一片空白的冬瑜夏就这样的瞪大眼睛,准备亲眼见证自己死亡的来临。

啪哒!

绝望才正深入心中,冬瑜夏就听见像是翅膀拍打的声音,随后就有一对温暖的双手手臂,环抱住她的腰围,拖动她的身躯拉离眼前凝固的情景。

“哇啊!”

感觉到自己的双脚接触到地面,冬瑜夏惊吓的叫喊一声,双腿顿时软瘫无法使力,但是可以清楚感受到背后有一面结实的胸膛,支撑自己软弱无力的身躯,温暖的双手依旧环抱在腰上。

满心困惑的冬瑜夏,回头观望想说是谁正在环抱着自己,就看见一名戴上像是头盔般造型的黑色全罩式皮革防风帽,一双眼睛闪耀出天空蓝色光辉的男人。

“你没事吧?”

这男人亲切的开口问话,这才反应过来的冬瑜夏,一时感到心跳加速,脸颊闷烧起烈火,慌张的说:“我…我没事!”

冬瑜夏站稳双脚,慌张的从这男人手中挣脱,滑动脚上的直排轮,将背靠往一旁的店面玻璃上,有些害羞又搞不清楚状况的注视眼前的男人。

冬瑜夏看清楚这名全身漆黑的男人,身穿轻薄的黑色防风外套,认真有神的双眼似乎看见冬瑜夏身体无事,便将视线平行顺着人行道看往一旁的蜥蜴人身上,并朝蜥蜴人奔跑过去。

随后蜥蜴人看见黑衣男人跑向他,则迎面向黑衣男人击出一记右拳。

看见蜥蜴人这充满力道的拳头,竟如此快速的往黑衣男人脸上接近,令冬瑜夏忍不住替黑衣男人担心的同时,黑衣男人压低身躯,轻易的避开蜥蜴人的拳头攻击,并紧接在蜥蜴人腹部上迅速打上一下右拳。

难以置信的是,黑衣男人拳头接触在蜥蜴人身上的一瞬间,引发如暴风般爆发感受的魔力波动,一口气消除覆盖在蜥蜴人身上的魔力,将蜥蜴人强制解除变身,让他变回原本的人类样貌,使他双眼翻白,缓缓往前一跪便昏倒在地。

那…那难道是魔力冲击?

冬瑜夏看得很清楚,黑衣男人使出了魔力冲击,强制解除蜥蜴人的变身状态,并消除他身上大量的魔力,才会造成蜥蜴人顿时像是被抽走大量体力,休克似的昏倒在地。

可是令人更加惊讶的是,魔力冲击通常只能在对方魔力所剩无几,或是魔力操控不稳定的时候才有办法攻击成功,是非常需要高度技巧的招式,但是这名蜥蜴人明显没有以上两点。

这个黑衣男人到底是谁?

当冬瑜夏有满腹的问题,想要开口问这名黑衣男人的时候,看见黑衣男人只是简单的回头瞧她一眼,就在背上忽然伸展出像是乌鸦般的一对巨大翅膀,拍动并掀起沉重的风流,迅速的朝天空飞去,身影缓缓的缩小,消失在名为夜晚的黑幕当中。

在新叶市有个传闻。

听说大约在一年前开始,夜晚会出现一个身穿黑衣,有一对乌黑翅膀的英雄。

他在城市里不为人知的黑暗处,伸张正义、制裁邪恶,不知道已经了多少的凶恶至极的坏人,也不知道帮助多少面临生命危害的好人。

但是他从来都不声张自己的功绩,也不会刻意出现在人们面前,默默以低调的方式,执行他的正义。

因为这位英雄的作风,只有少数受过他帮助的人才知道他的存在,也从未有人纪录下这位英雄的身影。

因此这名英雄的事蹟,便化成都市当中的传说,在网路当中广为流传。

而他就被人们称为乌鸦侠!

“所以呢?”

炎辰阳以一脸毫无兴趣的表情,走在人行道上经过一棵棵的行道树,并压抑有点不耐烦的情绪,走往回在公寓的家的路上。

刚刚解说那一段有关乌鸦侠的传说,一头蓝色长发的新叶高中的少女,蓝水星以天生的天然呆脸庞,做出严肃认真叙说的表情,跟在炎辰阳身边。

“所以啊!我在这认真的请求不良警卫,帮我们找到乌鸦侠吧!”

回头看见蓝水星说完这段话,露出好像闪耀出光辉,那一双充满期待的眼神,让炎辰阳忍不住深深的皱下眉头。

“…我又不是私家侦探,你凭什么要我去找,连人都不知道是不是存在的家伙啊?”

炎辰阳实在受不了蓝水星这种我行我素的个性。先不管她老是把人叫做不良警卫的奇怪的取绰号习惯,光是她那种多话又爱问问题的毛病,就够让人厌烦了,而且有空还一天到晚缠过来自顾自的搭话,都不会感到腻吗?

现在还更过分了,提出要求要人去找一个听起来像是凭空虚构的人物,到底是把人当作是什么了?

“因为你是不良警卫啊!”

看见蓝水星以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说出听起来称不上是理由,说起来也不像是藉口的回答,让炎辰阳无力的深深垂下肩膀。

“好了啦!水星,你不要为难炎辰阳先生了,人家每天都有工作是很忙的!”

随后说话的是一名拥有一头漂亮翠绿头发,绑有两条辫子并戴一副圆框眼镜,跟在炎辰阳的另外一边,与蓝水星既是同学也是朋友的少女律翡翠。

说到律翡翠,相信任何人一看见她,都会认为她是典型常见的乖乖牌女孩。

实事上她就是这么样的一个人,虽然有时说话会有点小声,莫名其妙会脸红,但是她并不让人讨厌,也不会让人特别喜欢,总之是一个很没特色的好人。

但是替人着想这一点,倒是替她加分的优点。

“不,小律这你就错了!我每天看到不良警卫,几乎都会在学校围墙门口内的旁边一棵树下睡觉,哪里忙了?”蓝水星点点头以一副自豪自己说得很对的表情说这段话。

“喂!你不要乱诬赖人好吗?我那是闭目小歇一下,再说我在打魔物的时候刚好你都在上课,怎么会知道我的辛苦啊?”炎辰阳极度认真的想要澄清事实。

“是吗?可是我看不良警卫你打魔物很轻松啊!一下子就把魔物给摆平,一下子又拍照存证,再跑回去睡觉!”

“我…!”

因为蓝水星说的话,连炎辰阳自己都认为事实,呈现张开口却不知道接下来该解释什么的尴尬状况。

确实最近都在对付简单好打,而且大多都是体型较小如同猫狗,没几秒钟就解决的魔物。况且那种比人大的猛兽级最近都没出现,巨兽级都只能交给队长红莲枫处理,才会造成让蓝水星看起来很闲的错觉。

“看!心虚的说不出话来了吧!”

“你说谁心虚啊!再说你讲的什么英雄,不是在夜晚出现吗?我一回去可是要写工作报告的,哪里有空出外找人啊!”

“那还不简单,不要写不就好了?”

“喂!你还是学生吗?竟然说这种话,难道你回家都不用做功课吗?”

“当然不用,因为都在学校里写好了!”

“这什么鬼逻辑?难道你都是隔天抄别人作业的那种人吗?”

当炎辰阳忍不住激动起来,做出决心想要争论到底时,蓝水星却故意不理他,转头看往一头黑发并戴方框眼镜,一直都跟在她身后的墨守哲。

“喂,小哲,你说句公道话,不良警卫是不是很闲?”

“竟然无视我!”

当蓝水星对墨守哲问话时,却看见墨守哲一副认真的神情微微的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没有听到蓝水星的问话。

“哎?小哲,你有听见吗?”

“嗯,什么?水星你刚刚有叫我吗?”

墨守哲这才回过神来,回复成他专属的温和笑容,有点搞不清楚状况的面对蓝水星。

“啊?小哲,你刚刚有听见我对不良警卫说些什么吗?”

面对蓝水星一脸疑惑的问话,墨守哲表情有点僵硬的犹豫一下,才回答说:“…不是在聊乌鸦侠的事情吗?”

“厚!早就聊过了好吗?现在都在谈不良警卫很闲的事情,都没听见吗?唉呦!小哲真不够意思?”

“…这样啊?”

墨守哲只是一脸有点尴尬的笑笑,对蓝水星那种嘟嘴任性的模样似乎没有任何愧疚。

炎辰阳看见墨守哲的样子,再看看蓝水星的样子,不由得有点佩服墨守哲,竟然能够完全摸透,蓝水星那种的我行我素的习性,轻易的把她牵着鼻子走。

“那个,不好意思!”这时墨守哲面对炎辰阳与律翡翠说:“我有事情先走了!”

对此,炎辰阳只是表情平淡无所谓的说:“请慢走!”

“明天见!”律翡翠一脸亲切的笑容说。

“喂,这样就要走了啊!”

不理会独自任性跺脚的蓝水星,墨守哲直接快步往前,回头保持温和微笑做出最后的招手,往左转个弯,走进一条房屋间的巷道就离开了。

“真是的,真不够义气,这样还算是朋友吗?”

看见蓝水星鼓起脸颊,依旧任性的跟在身边走动,炎辰阳无奈的抬起头朝西方观望,心中浮现起无尽感叹,想她何时才要离开。

“不管了,我今天一定要你答应我去找乌鸦侠!”

发现蓝水星认真的看过来,炎辰阳无奈的别过头,想要学墨守哲装傻不理她的时候,忽然在这时有人插话进来。

“你们知道乌鸦侠吗?”

听见陌生的声音搭话,炎辰阳和蓝水星与律翡翠同时讶异的闭上嘴,相当有默契的一同回头,眼神疑惑的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就看见一位头顶黑色三角帽,身穿跟帽子一样颜色的无摺边的连身裙,有左卷翘与右顺直的红蓝头发,还有一对澄红天蓝的异色双眼,看起来年纪刚好成年的女性。

“…你是谁?”

三个人呆住了许久,才由炎辰阳打破沉默的向对方问起。

似乎是注意到炎辰阳他们感觉尴尬的反应,异色双眼的女性,感觉不好意思的微微脸红,并正式的向他们举个躬。

“不好意思,我的名子叫做冬瑜夏,想请问一下,你们刚刚是不是在谈论有关乌鸦侠的事情?”

听见名为冬瑜夏的女性,所提出的问题,对此炎辰阳与律翡翠相当有默契的将视线看往蓝水星脸上。

蓝水星看见炎辰阳他们的反应,装出活像是年长好几岁的大人表情,明显摇头表示真拿你们没办法的想法显露无遗,才说:“是啊,我刚刚的确是在聊乌鸦侠的事情,请问这位姊姊有什么问题吗?”

“是的,我想请问你,你有见过乌鸦侠吗?”

听见这样的问题,蓝水星倒是没有多做思考猜测冬瑜夏问这问题的用意,很老实的回答说:“没有!”

“这…这样啊。”

听见蓝水星这样的答案,冬瑜夏的表情明显呈现出如同受到阴影垄罩的失落感,并向炎辰阳他们说声谢谢点个头之后,便在他们眼前转身离开。

当炎辰阳忍不住开始思考这位冬瑜夏,为什么知道乌鸦侠并且问出这种问题的时候,身边的蓝水星忽然大声叫喊。

“等一下!”

看见冬瑜夏的背影,因为蓝水星这声叫喊而明显抖动一下,忍不住一脸疑惑的回头看过来。

蓝水星便小跑步匆匆的来到冬瑜夏的面前,双眼闪耀出名为好奇的光辉,伸出双手扶上冬瑜夏的肩膀,将她拉回正面看向自己,口气十分兴奋的说:“该不会,姐姐你看过乌鸦侠吧?”

看见蓝水星这么兴奋的模样,冬瑜夏明显感到讶异的向后退缩,才缓缓的回答说:“…是啊!我确实见过乌鸦侠。”

一听见冬瑜夏口气肯定的这么说之后,蓝水星变得更加的激动,抓起冬瑜夏的双手举到胸前说:“那姊姊可以详细说给我听吗?”

看见蓝水星陷入好奇心的狂热模式,炎辰阳与律翡翠分别摆出困惑与苦笑的表情,随后同时淡淡的叹了一口气。

中华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网站阅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