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毒女王爷您失宠了沐云汐小说 重生毒女王爷您失宠了凤邶奕小说

薛长庆简直是万人恨,恐怕这会璃都的百姓都在暗暗的为杀了薛长庆的人烧高香呢?

沐云汐似是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

薛寒衣本想离开,可听到沐云汐的这句话不知为何并未离开。

“一个男人死了,怀疑到我这个不懂武功,在云禅寺虔诚拜佛弱女子的身上,我这简直是受了无妄之灾。”

薛寒衣漆眸光漆黑,倒映着明眸浅笑,便转身离去,衣带飘诀,衣角绣着的飞鱼竟是活灵活现了起来。

“如此诬陷我,给四殿下戴绿帽子,想必薛的大人心里喜欢的是四殿下吧!”

众人只看到那离去的背影微微一顿,只有薛寒衣知道自己心里怎样的震惊,差一点就摔倒了,险些回来将这个女人给带进慎刑司。

萧景元顿时一怒,眸中闪过一厉色,低沉的声音透着森冷的寒意:“女人,你乱说什么?”

薛寒衣没有想到他一世清明在这一刻都给毁了

一阵清风猛然的吹起,卷起满地的落叶与残花,花雨漫天飞舞,卷起了沐云汐如墨的长发随风飞舞。

沐云汐的双眸不禁眯起,用手遮在眼前,以免飞花迷了眼,却透过指尖的缝隙看到影影卓卓,翩翩的伪君子。

风止,花落、阳光闻言如初,沐云汐放下眼前的手,冷然一笑,清冷的声音有着毫不掩饰的讥讽;“让两位殿下失望了,真是罪过。”

萧景元双眼眯起,眼梢低沉,不悦的声音中泛着一股子阴冷之意;“女人你什么意思?”

“不应该是你未来的四嫂吗?”沐云汐眼波流转,讥讽的在唇边流转。

“本皇子未来的四嫂还不知道是谁呢?”萧景元眸中闪过一厉色,低沉的声音透着森冷的寒意。

“也是。”沐云汐闻言淡淡一笑,眸中尽是波澜不惊,而后缓缓的说道;“至少我沐云汐是名义上,明正言顺未来的睿王妃,六殿下有意见吗?”

轻柔浅笑噎的萧景元哑口无言,毕竟他们的婚约是当今皇上指婚的,如果有异议便是对皇权的。

“六殿下别女人女人叫,不知道还以为您有眼疾呢?有病得治。”

“挽夏关门,送客。你家小姐我奔波了一夜着实困了。”沐云汐的话音落下,便转身而去,双臂不禁扬起,慵懒的伸伸懒腰,缓缓的朝着禅房内走去。

三月的天,北漠寒风凛冽,大雪纷飞,如同人心一般,透着一股子阴寒。

东璃的三月却是春光烂漫,桃花纷飞,空气中透着一股子香甜的气息。这样的天气正是踏青游玩的好时节。

然而薛长庆的死将璃都搅的风声鹤唳,人人自危。

始作俑者沐云汐两耳不闻窗外事,躺在禅房里睡了一个好觉。

夕阳的余晖透过窗柩,柔和的光芒投射在桌子上,静谧而安详,却又透着一股不真实,这样的画面熟悉而陌生。

自从楚氏一族被门的那一夜,便尘封在回忆中。

温柔的母亲,严厉却又宠爱他的父亲,对她宠爱极致的,一直都是她心底深处柔软,却也是不可碰触的痛。

这些年她刻意回避,从不去碰触。却不曾想一觉睡的这么的安稳,似乎是数十年来第一次睡的这般舒服。

挽夏双手端着盛有素斋的托盘,推门而入,看到自家小姐终于醒来了,欢快喜悦的声音响起;“小姐,你终于醒了。”

沐云汐目光微闪,眨眼之间将迷茫掩去,一声不可闻的叹息声落下,眼底涌动着无尽的杀意与锋芒。

沐云汐眸光流转,清透而柔和的目光落在了忙碌的挽夏身上。

此时的挽夏已经重新换上了一身绿色的衣裳,梳洗了一番,红肿的脸颊上还有一道很明显的抓痕。

“挽夏,你今日做的非常好。”

“小姐。”挽夏的双眸涌起丝丝的水汽,声音中泛着一丝沙哑,想要哭出来,却是丝丝的压制住。

要知道今所做的一切已经超出她的能力认知,她心底深处是害怕的,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会这般的勇敢,保护自家的小姐,害怕之余心底涌起丝丝的兴奋,兴奋过后是忐忑不安的。

沐云汐简单的一句话,似是一股暖流注入她的全身,让一颗忐忑的心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安稳。

“咕噜噜…”沐云汐一怔,低眸看着自己的肚子,不禁轻笑了出来。

沐云汐一只手撑住下颚,轻声的说道;“挽夏,你家小姐我一天未曾吃东西,饿了。”

挽夏微微一怔,自家小姐确实是变了,以前的小姐从不会用这种调侃的语气和她说话,从来都是淡漠的,从来没有这般的鲜活。

不过她还是喜欢这样的小姐,有一种安人心神的力量。

沐云汐从床榻上下来,穿好鞋子,在挽夏的伺候下简单的梳洗了一番,便坐在桌前吃了起来,吃的速度极快,她真的是饿了。

“小姐慢点,奴婢知道小姐必定是饿了,特意多拿的斋饭。”挽夏轻声的说着。

沐云汐一怔,水眸微挑,这点分量的饭菜,这还是多拿的?

曾经的沐云汐饭量是猫食吗?转念一想便释然了!

一般的闺阁女子饭量都是极小的,而她曾经的她整日驰骋,饭量自然如同男子一般,不能与普通的女子相。

放下碗筷,沐云汐的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心里感叹没吃饱!面上并未显现出来。

不过总要吃饱的,吃饱才有力气去处理谢荣这个人渣。

夜寂静无声,圆月悬挂于天际,明亮的星子散布整个夜空,熠熠生辉。

一个身影如同猫儿般,几个辗转之间,跃上墙头,踏着月色悄然而去。

云禅寺后山桃花林西侧有一处断崖,花雨纷飞,空气中弥漫着甜腻的香气。

沐云汐在断崖上方停了下来,便毫无顾忌的纵身朝着漆黑的悬崖下跳去。

夜风从耳边呼啸而过,水眸眯起,借着月光和记忆寻找着白日里留下的记号。

倏地,纤细的手臂抓住了峭壁上的蔓藤,身子在半空中一个旋转,便从悬崖下方消失,落入一个山洞中。

中华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网站阅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