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云汐凤邶奕是哪部小说 男女主沐云汐凤邶奕小说

滋啦啦…

一个火折子瞬间将洞口映照的通亮,沐云汐拿着火折子,步履沉稳,便朝着里面走去。

白日里她找到谢荣,想要直接杀死灭口,以免慎刑司的人找到她,可她还想从谢荣口中问出一些关于永安侯和谢氏的一些事情。

毕竟如今她的身份是沐云汐,想要和永安侯沐弘阳和谢氏斗,身边暂时没有得用的人手,须得知道永安侯府一些秘事。

谢荣是谢氏的弟弟,帮助谢氏作恶多端,必然会知道旁人说不知道的事情,可当日时间有限,她只能将谢荣给敲晕藏起来。明日就要下山回到侯府,今日必须要解决谢荣。

沐云汐举着明亮的火光,驱散了黑暗,将她纤细的身影拉的及长,步履沉稳,衣袂飘诀,青丝飞扬,整个人透着一股洒脱的风姿。

沐云汐停下脚步,透过火光看到的趴在山洞的一侧,只是…

清冷的眸子眯起,静静的注视着山洞里的一切,谢荣在她独门点穴的手法下,没有她的解穴,谢荣根本醒不过来,然而谢荣有人动过了。

谁…

沐云汐的一只手放在身侧,袖中的匕首蓄势待发,究竟是谁?将能找到这个隐秘的山洞?

臭和尚不是说这个山洞没有人知道吗?

须臾之间,沐云汐手中的火折子如同火蛇般朝着半空中飞去,在火折子即将落在谢荣的身上的那一瞬间。

原本躺在地上的人一个翻转起身,他并不是谢荣,与此同时沐云汐手中的匕首朝着那人袭去。

假装谢荣的人,武功并不低,纵身躲过了那夺命的匕首,便朝着沐云汐攻击而来。

两个身影在山洞里纠缠着,身如魅影,招招凌厉,风声鹤唳,杀机四溢。

倏地,沐云汐感受到暗处的一道光线,如同凶悍的狼一般,似乎要在眨眼之时将她给撕碎般,那么浓郁而恐怖的气息。

沐云汐眸光流转中,交手中不躲反而迎上而去,在对方即将要制服她的那一瞬间,置之死地而后生,身子向后一扬,身子半空一个回旋,带着寒芒的匕首扑哧切割肌肤的声音响起,殷红的鲜血顺着匕首流淌下来。

沐云汐抓住对方,扑哧一声拔出匕首,殷红的鲜血如同血雾般喷洒了出来。索命的匕首在沐云汐的手中一个翻转间,匕首瞬间从手中掷出,如同长了眼睛一般,朝着暗处的人袭去。

修长白皙手指夹住了寒光闪闪的匕首,雪白的衣角翻飞,身姿流转,说不出的清贵潇洒,一身的风华,赫然出现在山洞内。

沐云汐的一只手放在身侧,袖中的匕首蓄势待发,究竟是谁?将能找到这个隐秘的山洞?

臭和尚不是说这个山洞没有人知道吗?

须臾之间,沐云汐手中的火折子如同火蛇般朝着半空中飞去,在火折子即将落在谢荣的身上的那一瞬间。

原本躺在地上的人一个翻转起身,他并不是谢荣,与此同时沐云汐手中的匕首朝着那人袭去。

假装谢荣的人,武功并不低,纵身躲过了那夺命的匕首,便朝着沐云汐攻击而来。

两个身影在山洞里纠缠着,身如魅影,招招凌厉,风声鹤唳,杀机四溢。

倏地,沐云汐感受到暗处的一道光线,如同凶悍的狼一般,似乎要在眨眼之时将她给撕碎般,那么浓郁而恐怖的气息。

沐云汐眸光流转中,交手中不躲反而迎上而去,在对方即将要制服她的那一瞬间,置之死地而后生,身子向后一扬,身子半空一个回旋,带着寒芒的匕首扑哧切割肌肤的声音响起,殷红的鲜血顺着匕首流淌下来。

沐云汐抓住对方,扑哧一声拔出匕首,殷红的鲜血如同血雾般喷洒了出来。索命的匕首在沐云汐的手中一个翻转间,匕首瞬间从手中掷出,如同长了眼睛一般,朝着暗处的人袭去。

修长白皙手指夹住了寒光闪闪的匕首,雪白的衣角翻飞,身姿流转,说不出的清贵潇洒,一身的风华,赫然出现在山洞内。

月色下,两道身影一前一后的疾驰而去。

如果不是使计策险险逃脱,恐怕此时她已经是凶多吉少。

这人显然是专门在山洞里等着她的出现,究竟是谁?

慎刑司?薛寒衣的人?

不。

这个人浑身散发的危险气息并非等闲之辈,并非是受人驱使的,可究竟是谁要抓她。

一记掌风如同索命的修罗,带着浓烈的煞气所向披靡,即使不落在身上,那凌厉掌风的气势也能让人身受重伤。

沐云汐心下一沉,身轻如燕,身子翻转,陷险的躲过这一致命的一掌,几个翻转在草地上,纵身而起,男人便站在她的面前。

桃花树下,清冷的月光透过枝丫,斑驳的落在他的身上,长衫似雪,全身镀上一层银辉。

半张银色的面具遮住半边脸颊,鬓间长发如墨,随风飞扬,如同清风明月,恣意翩然,行止风-流从容,月色下如同谪仙般清贵高华。

可面具下的那双凤眸,凌然冷厉,漆黑的眼珠犹如一汪深不可测的寒潭,望一眼,仿佛能将人的灵魂给吞噬进去。

沐云汐眸光微闪,她什么时候惹了这个煞气十足的人,此时的她那里知道,她不是惹到,而是直接把人给睡了的男人

薄唇轻启,低沉的声音像是凌冽的刀子,尖锐的射向无边的黑夜;“你是谁?”

此时即使沐云汐再有胆量也不免的有几分胆寒,不禁的向后退了一步。

“西郊别院大火是你放的,人是你杀的。”虽是疑问,语气笃定。

“可想好了,你昨夜还做了什么?”男人声音低沉,几个字从舌尖流转轻轻的吐出,语调拖沓的及长,透着致命的危险。

原本算计如何要逃走的沐云汐闻言一怔,瞬间大脑空白一片。

呃…

她还做了什么?

杀了人,睡了一个男人。

男人?

饶是冷静的沐云汐也不禁吞吞吞吞口水,心口颤了颤。

莫不是昨夜她把这个男人给睡了,如今人家找来了!

沐云汐眼波流转,看着眼前的男人,白袍似雪,墨发飞扬,月光下身姿俊雅如兰芝玉树,惊艳年华。

月色下,那双清透明亮的眼睛灼灼的打量着他,男人神情凌冽,眼神蓦然一寒,滔天的怒气尽在眉宇之间,简单的几个字从齿间迸出,肆意的杀气崩腾而出;“你该死。”

死亡之气如同洪水绝堤,瞬间贯穿全身,强大的煞气将她笼罩其中。

中华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网站阅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