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川往事》(艾香赵阳)小说阅读by文沁

宁川往事 第十四章 提心吊胆 免费试读

艾香再回到学校总捏着一把汗,总怕自己学不好,被父母劝回家嫁人。艾香压力越大越是学不进去,总是前学后忘。英语老师说艾香记忆力不好,是没有休息好,让艾香晚上早点睡。艾香听了老师的话,便再也不熬夜了。过了两周,考试完了,成绩还不错,艾香总算可以松口气了。

放寒假了,好多同学都把被褥带回家让母亲拆洗,艾香却没敢往回带,恐怕带回去再也拿不出来了。艾香拿着成绩单回到家里,先把成绩单给父亲。父亲看着成绩单,又看着母亲问:“是班里第几名?”

“是全班第二,全年级第五。”

“好好学吧,别辜负你英语老师对你的希望。明天去,把你英语老师请来,在咱家玩两天。”父亲边说边看着母亲。

“你老师回了没有,多大了?”母亲做着针线活,冷冷地说。

“明天去北京,再回家。”

“你英语老师多大了?”母亲又问。

“属虎的,二十四了,比我姐大一岁。”

“二十四了,还没结婚?”母亲问。

“人家城里人都是三十岁左右才结婚。”艾香说。

“去北京干什么?你不是说她是西安人吗?”父亲问。

“她找的对象在北京工作,去北京玩两天,再一起回西安过年。”艾香说。

“你那天干什么去了?”母亲瞪大眼睛问艾香。

“哪…哪一天?”艾香心里一紧,不由结巴起来。

“就是给你介绍对象的那一天。”母亲的脸红着问:“你是怎么知道的,谁告诉你的?”母亲说着又瞪大眼睛看着父亲。

“老天爷晚上给我托梦说不能和他见面,见了面就和姐姐找的对象相冲。为了姐姐,我就溜了。”艾香笑着说。

“你那天在哪里钻着?你大到处找你也没找到。”母亲问。

“这是秘密,不能告诉你。”

“是不是你大提前告诉你的?”母亲终于忍不住说出了自己的疑心,说完又瞪着父亲。

父亲揉着眼睛憨笑:“我没有说,就是我想给娃说,我敢吗?”

“老实告诉你吧,是你晚上和我姐说话时,我偷听到的。”艾香见母亲一直逼父亲,怕母亲发火再骂父亲,赶紧打圆场到。

母亲说:“我就纳闷了,就一直在想是谁告诉你的。”

“什么时候都是隔墙有耳,况且那天还不是隔墙,是同床。”艾香怕母亲生气,调皮地笑着说。看父亲给她使眼色,明白父亲担心她说得太多万一惹母亲不高兴,不知道又会发生什么事,就出去了。艾香找出洗衣盆,准备洗衣服,母亲又喊着问:“你把学校里的被褥带回来了没有?”

“没有,我放在英语老师宿舍了,下学期去就不用带了。”

艾香边往盆里倒水边想:从艾萌出嫁后,母亲的脾气好多了,没有以前那么暴了。要真是这样就好了,我也好有机会求母亲先别给我找对象,等我上完初中再说。

父亲走出屋,看艾香在洗衣服说:“水太冰了,你烧点热水,小心把手渗了。”

“不用,就两件,两下子就搓出来了。”

小鸟在苹果树上欢快地跳来跳去,仿佛叫着:“祝你好运,祝你好运…”

寒假里,艾香每干一件事都很小心,总怕干错了什么事,惹火母亲。艾萌回娘家住了。这是当地的风俗习惯,结婚十多天,必须回娘家住几天。大概是新婚,艾萌看起来比以前更漂亮了。

艾萌一来,母亲好像又回到了过去,不喜欢艾香凑到她跟前,虽说艾香十八九岁了,却还像小孩子一样渴望能在母亲面前撒撒娇,且越发强烈。艾香也曾幻想着有一天,母亲也能心平气和的与自己谈谈心。为此,艾香整天努力地表现着自己,认真的干好每一件事。可是,不管艾香怎样努力,母亲都没有正眼看她一下。

艾萌回娘家住的日子满了,按当地风俗必须回去。艾香送艾萌走到山坡上时不知为什么,头一阵眩晕,眼前发黑,有种想哭的感觉。艾香牢牢地按着自行车头,站在山边上不敢动了。艾香曾去过好多次大山边上,却从来没有晕过山,真是邪乎。

艾萌看艾香脸色不对劲,就不让艾香再送了。艾香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看着艾萌像一阵风似的,顺着羊肠小道走下了山坡。艾香一直站在山头上,目送着艾萌远去的身影,禁不住泪流满面。

艾香坐在山坡头上胡思乱想着,山上放羊的老爷爷哼着山歌,好像是《人生》的插曲改编的。艾香听着听着,忽然看见山对面的小路上有一个身影,从穿的衣服看,很像艾萌的身影。艾香急忙站起来大声喊:“姐,大姐…”山谷里一阵回音。艾香擦了把泪又喊:“姐,大姐为什么要这样把自己嫁了…”

艾香回到家里,母亲已等的有点不耐烦了,问:“你怎么才回来,又死到哪里疯去了?”

“我那儿也没去,就把我姐送到山边上,一直看着姐姐上了南原那个山,我才回来的。妈,我今天看见我姐像一阵风一样走下山坡,我的心不知为什么那么难过。真的妈。”艾香说着,泪又流了下来。

“那是她自找的,当时我和你大不同意,人家要死要活的,我有什么办法?她走了,你哭什么呢?”母亲的眼睛也湿润了。

“我就觉得我姐真的不应该嫁到南原,翻那么一座大山,太苦了。”

去,别在这废话了,去陪你弟弟妹妹写作业去。苦不苦是她的事,与有你什么关系。

艾香转身来到弟弟妹妹写作来的屋子,也拿出自己的作业写了一会。又把院子扫干净,洗起了弟弟妹妹穿脏的衣服。

艾香边洗衣服边想:快过完年吧,过完年就没有人来提亲了。

“艾香,你在干什么?”母亲在屋子里喊。

“我洗衣服。”艾香急忙回答。

“水冰的,洗什么衣服?”

“洗我姐走时换下来的衣服和艾菁他们的衣服。”

“别洗了,你去你李姨家,给我借绱鞋的锥子,我把这鞋绱一下,过年穿。”

“好,知道了。”艾香忙站起来边擦手边回话。

艾香很不情愿去那个李姨家,一去她家,她的话又来了。如果不是她家姑娘十八岁就嫁出去的话,母亲也不会急着给艾香找对象,都是她在母亲跟前挑唆的。

“去了没?”母亲又喊。

“马上去。”艾香整理着自己的衣服回答。

“快点!”母亲已经有点不耐烦了。

“好,知道了,马上去。”

艾香一路小跑到李姨家,李姨边找锥子边问:“你过完年还上学不?”

“上呀。”

“你这次考的好不好?”

“还行吧,全年级第五。”

李姨疑惑地看着艾香问:“你这娃,怎么学习这么好哩?你和我凤同岁的,我凤那会上学就没有你好,说起来也是让上学太早了。那时她一点都不爱学习。现在跟她女婿去部队后,才知初中毕业文化程度太低了。人家那些和她女婿官一样大的,都找的高中生,还有大学生,就我凤书念的最少,唉,不过,她现在跟上去可幸福了,连洗脸水都是警卫员给端来的。我凤洗完了,又一个警卫员就把饭给端来了,饭还没吃完,警卫员就拿餐巾纸站在跟前等着。说那个餐巾纸都有香味,还印着花,我活了四十多,好娃的,我见都没有见过,更别说用那么高档的纸擦嘴了。好娃的,你以后让我凤也给你看着找个军官嫁了,去可幸福了。钱多的花都花不完。”

“姨,锥子能找着吗?我妈急用哩。”艾香不好意思地催促说。

“紧慢也不在这一会,你七奶给我送来,我也不知放在哪里了?从你桃花姐嫁给小张后,一直给我买鞋穿,我现在也不用做鞋了。唉,放哪里了?你别急,我再想想。好娃的,现在年龄大了,记性不好了。噢,在这里,在老好处放着哩,还找不着。”

李姨慢腾腾总算找出来了,并没有直接给艾香,握在手里又说:“你和我凤同岁的,再托人给你找对象,你再别和闹了,也是为你好。你这娃娃瓜的,上次人家给你带来的对象,你怎能不吭声就跑了,害的到处找你。我凤都有了,生到明年五六月份。”

艾香吃惊:不会吧?刚结婚几个月,就有了,咋就这么快?

“可不是有了,现在十七八的,在学校都怀娃,更别说结婚四五个月了。”李姨说着,在艾香的肩上拍了一下,把锥子递给艾香。

“姨,我求你,看在我和你凤一起长大的份上,你以后再别到我妈妈跟前提给我找对象的事了。我现在真的不想结婚,真的,姨,求你了。”艾香含泪哀求着。

“看你这娃瓜的,怎么是我说的?是天天愁眉不展的老在我跟前说,又不是我在跟前说的。我两个女子都嫁出去,现在心宽的,你看我这两年胖的。”说着掀起她的衣服给艾香看她那圆鼓鼓的大肚皮。

艾香双眉紧皱:姨,你本来就长了个贵夫人相,胖一点好。胖了更有福气。我走了,姨,谢谢你!艾香说着就退出门,急忙跑回家。

艾香汗流浃背地把锥子递给母亲。母亲瞪了艾香一眼说:“拿个锥子,把你累的呼噜气喘的!”

“我姨找了好长时间才找到的,我怕你急用,就快快地跑着回来了。”艾香上气不接下气地说。

“我再急用,也不在这一会。你也用不着把人跑得累成这个样子。”

艾香的心里一阵难过,本想说什么,又没有吭声。觉得母亲让她去借锥子只是个借口,目的是为了让那个李姨给自己亮话。

果不其然,母亲试着问:“你去,你李姨没有给你说什么吗?”

“说了,说了一大堆话。”

“说了什么?”

“除了夸她两位姑娘嫁的好,还能说什么?”艾香边回答母亲问话边向屋外走去。

艾香来到弟弟妹妹写作业的屋子,刚翻看了一会儿书就听见母亲在院子大喊:“怎么都不死光?鸡屎拉了一院子。”

艾香心里一慌,知道是母亲不高兴了,明着在骂鸡,暗里还不是在骂她?急忙舀了半碗杂粮,跑出门,撒在后院子里。鸡一窝蜂地跑来抢食吃。艾香扛起铁锹,把鸡拉的屎铲掉,边扫院子边想:怎么办呢,还是答应找对象吧,先答应着,等来了再说。想到这里,扫完院子又回到母亲的屋子里,在地上撒了点水,扫屋子里的地。扫完地坐在母亲跟前,看母亲绱鞋。

母亲半天没有说话,只是绱鞋,艾香就一直等着。

艾香的母亲一生气就这样,只顾干活,不说话。艾香暗自高兴,不说才更好,过一天算一天,等过完年了,一忙,谁还管这个破事。艾香看了看,又走出屋子和弟妹一起写作业去了。

过了两天,那个多事的媒婆又来了,在屋子里与母亲嘀咕。艾香在心里合计了一下,一改往日的态度,笑着给泡了杯茶。

中华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网站阅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