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川往事艾香赵阳 艾香赵阳小说阅读

宁川往事 第十三章 转学风波 免费试读

后来学校接到区教育局的政策,每所学校推荐几名学习好的学生到区一中读书,艾香也被列在推存名单里。

当班主任把这告诉艾香时,艾香一点高兴不起来。班主任很奇怪。艾香就告诉班主任,肯定父亲同意,但父亲在家里不拿事;母亲主事,她不会同意的,每学期要交二十元生活费,太贵了。班主任还是找来父亲把艾香的学习情况告诉了他。父亲听了很高兴,果然当即就同意了,可回到家里跟母亲一说,母亲果真不同意。

周六,艾香回来又被母亲痛骂了一顿,说是艾香看艾萌要出嫁了,家里缺少人手,不愿干家务,便想转学逃走。

艾香心里虽说很委屈,却又不敢顶嘴,怕遭母亲打骂,万一母亲不高兴不让她上学也是有可能的,只好忍着,周日下午离开家就好了。

晚上艾香早早就睡了,只是没有睡着,为了避免惹事,只好假装睡着了。

母亲跟艾萌说:“我托人给她找对象,她是不是知道了,才让学校推荐转学?”

“应该不是的,学校每年都有推荐的。听说推荐到区一中,十个出来,九个都能考上学。”艾萌小声说。

“就她这个年龄了,还考什么学啊?本来让她上学能认几个字就行了,谁想她还认真起来了,真是!”母亲说。

“她学习还行,现在就是年龄有点大了,你那会儿要是早点让她上学就好了。”艾萌说。

“还不是因为艾菁嘛。唉,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呀?”母亲叹息着说。

“十岁不送我二叔那的话,也不会那么晚上学。”艾萌说。

“唉,听老师说你们五个就她和艾菁聪明,你们三个都糊涂着呢,前面学后面忘。”母亲说。

说到学习艾萌不好说什么,就转了话题,说:“妈,你听我说,你可别生气。你不要给她介绍对象,她不愿意,再闹出人命怎么办?”

艾香心里一阵感动,和艾萌相处这么多年,这句话总算说到点子上了。

“我已经给人说了,说不定明天就把人带来了。”母亲小声说。

艾香一听真想坐起来大闹一场,又想闹也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只能等一下看情况再说。就继续一动不动的装睡,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艾香早早起来背上书包,早餐都没顾上吃就跑到小学老师的家。小学老师不在家,回娘家了。艾香又赶紧跑到同学刘红丽家里去,结果红丽也不在家,去他舅舅家了。艾香无处可去,只好跑到刘文斌家去了。在同学里面,艾香跟他玩得还不错。文斌的母亲见了艾香显得很高兴,跑出跑进的给艾香找好吃的。文斌的姐姐在新疆当兵,常给家里寄些新疆特产回来。艾香不好拒绝,随便吃了点,便拿出作业本,坐在文斌对面写。文斌的母亲见了笑笑串门子去了,家里就剩下艾香和文斌两个人了。

两人原来在一起要么是上学路上,要么在学校里见面,单独相处还没有过,一时不大习惯,都红着脸不知道说什么。过了一会儿,文斌好像才想起来似的问:“你还没有吃早饭吧?我给你热几个馍馍吃。”说着站了起来。

“不用了,我刚吃了些葡萄干和核桃仁,已经不饿了。”艾香不好意思地说。

“那怎么行,我给你热去。”文斌站起来要走。

艾香急忙拉住文斌的手说:“我不饿,真的不饿。”

文斌红着脸,看了一眼抓在一起的手。抿嘴偷笑。艾香吓得急忙收回手,不好意思地低头写作业。

文斌停了一会儿,站在艾香跟前说:“艾香,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要吃饭,懂吗?”

“我知道,我现在不饿。等阿姨回来,给咱们做面吃,我最爱吃阿姨做的面了,你上次给我带的那碗面,真的很好吃,到现在我还回味那个味道,或许那会整天在学校吃干饼子,你突然给我带来一碗面,真的是太好吃了。”艾香说着,不由得咽了下口水。

“爱吃,以后让我妈天天给你做着吃,我妈每次做些好吃的,都让我给你带些到学校里,我妈说整天吃干饼子容易上火。”文斌说着,脸更红了,连耳根子都红通通的。

过了一会儿,艾香无意中抬起头来,看见文斌正痴痴地看着她。艾香吃惊的问,“咋啦?看啥呢?”

文斌显然没想艾香会抬头看他,一时慌乱起来,半天说:“哦,我…看你…想给你说,你,以后…叫我哥好吗?”文斌结巴着说地脸红脖子粗。

艾香迟疑了一下,说:“我比你大,我十二岁上的学,你不知道。”

“我…比你大,我小时候…不爱学习,是级级留,我说我是你哥,我就是你哥,我真的想照顾…你一生一世。”文斌说着脸上冒出一层细密的汗水来。

“你咋突然想起说这个来了?”艾香疑惑的看着文斌问。

“哦,我是说以后,现在咱们都要好好学习,争取考师范。”文斌急忙解释。

艾香显得很无语的又低头写作业,写了一会儿再抬起头时又发现文斌还在看她,脸一下子红了,问:“看什么看?”

“看你…看你…。”

“看什么?”

“好看。”文斌紧张的搓着双手说

“你…”艾香面对文斌也不知说什么,闭上眼睛揉着太阳穴。

文斌动也不动,笑眯眯地看着艾香。

艾香睁开眼睛,又握笔,显得很生气的低头写作业。

文斌说:“香,难道你真的不知道我喜欢你吗?”

艾香:“你说你是我哥,我只把你当对待。”

“那我写给你那首诗,你读了没有感觉吗?”文斌吃惊地问。

艾香忽地站起来:“我现在想走,不想在你家吃中午饭了。”艾香边说边收拾书包。

文斌也猛的站起来,吃惊地问:“你要去哪里?”

“我去学校,先到英语老师那去。”

文斌劝艾香:“别走了,我妈就回来了,我错了还不行吗?”

文斌的母亲突然站在门口看着艾香微笑。

文斌惊喜的看着:妈,你快去做饭去,艾香早上没吃早饭,都饿坏

“为什么,是不是又和吵架了?”文斌母亲边挽着袖子边说:“我说那个不坏,就是不知上辈子和你结下什么仇了,这罪子见不得你。”

“没吵,是给艾香介绍了个对象,今天要来见面,艾香偷着跑了出来。”

“什么?书念的好好,找什么对象啊?”文斌母亲吃惊地问。

“我妈不同意给我转学,昨天和我姐偷着说给我介绍对象,要是成了,和我姐姐放在一天出嫁。”

“那不成,你书念的这么好,要是我斌儿能被推荐,那我和他姐姐都高兴死了。我昨天还给斌儿说,你要是转走了,我每月也给你寄些钱,别让你受罪。哎,没想到竟然这样。”文斌母亲说着进厨房做饭去了,不一会儿功夫就做好了。

艾香吃了一大碗,走时,文斌母亲还给艾香装了些葡萄干和核桃仁。

文斌骑车捎艾香快到学校时,艾香跳下车子自己要走着到学校,让文斌骑车先走,艾香最担心让同学看到他们,会影响不好。

两周后,被推荐的同学都在家人的陪同下,高高兴兴地去新学校报名去了,只有艾香一个人什么动静也没有。同学们都为艾香感到惋惜,就连班主任和英语老师也来劝艾香了,并鼓励说是金子在哪儿都会发光的。艾香点点头,笑了笑,转过头却还是忍不住偷偷地哭了,她暗暗地下决心,一定要好好学习,将来要超越那些被推荐去上学的同学。

秋天,树上的叶子全黄了,一只不知名的小鸟整天在树上跳来跳去的叫。艾香不知是怎么听的,听到小鸟叫声是:“谁知时光好,谁知时光好。”有一周的作文题目是自拟,艾香便写了一篇《谁知时光好》的作文,后来这篇作文被老师以示范文在课堂上与同学们。

艾萌婚期定到腊月初六。

艾香好像一下子长大了许多,终于明白姐姐为什么急着嫁人了,就像邻居大婶常说的那样,女大不中留,留来留去结忧愁。人嘴两张皮,咋说咋是理。跟姐姐一般大的都出嫁了,姐姐再不嫁什么话都会传出来的。

艾萌出嫁的前三天,艾香请了假,回到家里帮忙。家里真是太忙了,蒸馍、买菜、择菜、洗菜、切菜…忙得不亦乐乎。天太冷了,来帮忙的婶子、嫂子们,个个冻得呲牙裂嘴。中午,英语老师和班里的女同学也来了,惹得村里人直夸艾香的人缘好。

吉时一到,艾萌便让两辆四轮拖拉机拉走了。两辆拖拉机上都绑着两个红绸缎被面子,四个吹鼓手卖力地吹着喜庆的曲子。艾萌走了,院子里安静下来,母亲坐在屋子里,抱着艾萌走时换下来的衣服悄悄地流泪。

父亲靠着墙根坐在地上,唉声叹气。艾香很明白父亲的心思,这几年艾萌找不上对象,村子里说什么的都有,艾萌走了,下一个就轮到自己了。村上和艾萌同岁的,都抱上孩子了,和艾香同岁的也都结婚了。艾香给父亲倒了杯水说:“大,你累了,上屋子里暖和着休息一会吧,这几天你都没休息好,眼睛都红了。”

“娃娃,你姐走了你还能留下吗?前两天托人给你说的那个娃,家庭条件不错,孩子高中毕业,在城里找了个工作,他父亲和我还是高中同学在银行里工作,你可以考虑一下。”

“大,等我初中念完再说好吗,我不想这一生就这样完了。”艾香说着泪不由得流了下来。

“你现在不结婚可以,先定下来过两年再说。等你初中毕业都二十岁了,好的都让人挑完了,你还能找个什么样子的?娃娃,你的心比天高,命比纸薄啊。我这一辈子没有本事,拿不了事,都把你姊妹耽误了。前两天,人家把那孩子带来,你早上连吭都没有吭一声就偷着跑了,闹得我骑着车子在学校找了几圈子。你姐走了,闲了,肯定会为这事和你算账。你姐在你们两个闹,还能劝一劝,你姐走了,你们两个闹,我也劝不成。一劝,骂的更厉害。娃娃,你说我该怎么办?**脾气你是知道的,闹不成。娃娃,我让了二十多年了,你以后也要忍一忍,让一让,也不容易。”父亲语重心长地说。

艾香很明白姐姐找了个外省的,父亲心有不甘。姐姐长的很漂亮,虽说没有念多少书,但针线、茶饭在方圆四十里还是很有名气的。一开始,是姐姐眼太高了,把些好的挑完了,越往后越难了,不是家庭条不好,就是二婚,后来实在不得已才找了个陕西省的。那人烫着头发,穿着喇叭裤,一看就是个跑江湖的,吸烟是一根接一根的吸,看人都偷眼看人。有位老人说,偷眼看人的男人心花。父母都不同意,可是姐姐一心看上,父母也不便多管,就依了姐姐。艾香也有一种预感:姐姐以后生活不会幸福的。客人刚散完,院子飞来一只小鸟,停在院子的苹果树上好像在说:“可惜了,可惜了…”

中华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网站阅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