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咪凶猛,爹地束手就擒》(顾桐慕庭渊)小说阅读by清水草

妈咪凶猛,爹地束手就擒 第1章 慕总,我不是要钱 免费试读

宁城的冬天,叶落凋零。

仿若精致的雕塑,顾桐站在慕氏集团门口一等就是几个小时。

四年过去,没人记得她曾是顾家千金,宁城贵不可言的名媛。

她耐心地等待他—慕庭渊,慕氏集团。

直至夜色渐暗,顾桐终于看到从停车场缓缓开出的迈。

冻得僵直的身体猛地一颤,她顾不上多想,直冲向慕庭渊的座驾。

刹车声戛然而刺耳,幸好迈抓地性能极佳,在雪后结冰的路面稳稳停下来。

司机当场吓得面色苍白,瞪大眼睛看了又看,说话结结巴巴:“慕…慕总,好像有个女人撞上来…”

后座的慕庭渊神色寡淡,冷冷吐出几个字:“下车看看。”

此时顾桐滑倒在车前,大口喘着粗气,看到司机下车爬起来将他推开,如同敏捷的豹钻入车内。

“砰”地一声车门紧闭上锁,司机站在外面目瞪口呆。

车子里很温暖,顾桐深吸一口气,回眸望向后座俊朗深沉的男人,发觉那冰冷入骨的双目在凝视自己。

“顾千金,有何贵干?”

疏朗的墨眉威严而冷峻,语气却带着不加掩饰的嘲弄。

顾氏集团早已不复存在,这称呼除了讽刺还是讽刺。

顾桐不以为意,直盯着慕庭渊开门见山:“慕总,看在我们还是夫妻的情分上,你可不可以…”

话音未落,她的话就被冷不防地打断。

慕庭渊轻勾着唇角,似笑非笑地反问:“你想要钱?呵!高高在上的顾千金居然混到撞车碰瓷!”

顾桐眸色一怔,原来她在他心里比想象中更加不堪。

“慕总,我不是要钱!”她忍着心底传来的揪痛,急忙解释:“嘉嘉病了,他想见爸爸,你可不可以去医院看看他?”

他们结婚四年分居四年,如今三岁半的儿子高烧不退。

“和我有什么关系?”慕庭渊一怔,随后冰冷的声音令车内的温度骤降,依旧是讥诮的口吻:“当年的亲子鉴定书写得一清二楚,你来找我,难道是孩子的亲生父亲不认账?”

冷冽的言辞如同一把利刃刺中顾桐,诛心般的痛苦无法诉说。

四年了,那场别有预谋的误会令慕庭渊始终不肯原谅她,也不承认自己的亲生骨肉。

鼻子猛地一酸,她含着眼眶中打转的泪水,咬着牙一字一顿:“我早就说过,我和季予皓同床是被人陷害,我们没发生过关系,孩子也是你的!”

瞬间,慕庭渊覆冰的俊容皲裂出狰狞怒色,修长的手臂一把揪住顾桐的衣领。

他恨得岂止是心爱的女人背叛,还有因为这件丑闻生死不明的妹妹。

深眸翻涌着滚滚怒火,慕庭渊几乎想将眼前的女人撕碎,“我也早就说过,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凭你一句话就认了那个野种,你给我滚!”

说完他毫不犹豫地打开车门锁,傻站在路上的司机见状连忙打开车门。

“把她给我丢出去!”

咆哮声咄咄逼人,刺穿顾桐的耳膜,她前一秒被大手扼得透不过气,后一秒忽然感觉身体失重。

她重重地跌落在水泥地上,冰冷又吃痛。

看到车子启动,顾桐忍着疼爬起来,想去追慕庭渊却扑了个空。

“慕庭渊,你为什么不相信我!你知不知道嘉嘉的眉眼有多像你?”

无力的呐喊引来路人纷纷侧目,驶向前方的舒马赫绝尘而去。

汽车在夜色下渐行渐远,顾桐望着自己擦破皮的手腕,潸然而下的泪水苦涩冰冷。

可人在绝境中,往往连黯然神伤的时间都没有。

拍拍身上的尘土,她转身奔向医院,照顾儿子吃下晚餐,又忧心忡忡地匆忙赶到**的酒吧。

晚上十点钟,顾桐刚打扫完包厢就听到口袋里传来手机振动声。

“大小姐,嘉嘉又开始发高烧了,胡医生看过血常规说不是感冒…”

中华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网站阅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