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请教我修炼吧》全文及大结局精彩试读 秦布衣石头小说

大叔请教我修炼吧 第2章 夺天造化丹 免费试读

第一层,空荡的地界。

饕餮乃星空下最强四凶兽之一,很不凑巧,四凶兽全都被抓了进来。

一头巨兽静静趴着,看起来毫无生机。

不,与其说是巨兽,不如说是巨人,它羊面人身,臂膀皆是人族模样,唯有一个脑袋与人不同。

“饕餮,你再不醒,那本帝就走了。”秦布衣沉声道。

“吼吼!”

一声怪叫,饕餮从沉睡中醒来,它双目睁开,射出两道幽绿诡异的光芒,并精准无误的落在秦布衣身上。

“秦帝,许久不见,吾已看不透你。”

在饕餮眼中,曾经还能看出秦布衣的修为,现如今看一眼,什么都没有,它可不相信一代秦帝会失去修为。

唯有一种说法可信,那就是秦帝的修为又增进了许多,达到它无法企及的高度。

“饕餮,可还记得你因何而被关押?”秦布衣。

得到的是饕餮那不屑的狂笑:

“万族争锋,成王败寇,有何好说的?”

“那你想不想出去?”秦布衣慢条斯理道,逐渐把控饕餮的心理。

果然,饕餮心动了。

被关在八荒塔百万年,任谁都会心动。

“说出你的条件吧,吾可不认为秦帝会做善事。”

饕餮哼哧一声,鼻息卷起狂风,在即将触碰到秦布衣时,顷刻土崩瓦解。

“条件当然有。”

“说,希望你是诚心,而不是揶揄吾。”

离开第一层,秦布衣到达银月仙的所在层数—第七百层。

与其它层不一样的是,银月仙这家伙很会享受。近千颗顶级夜明珠,让七百层每一处角落都无阴暗。

奢华的装潢,从床到地面铺着的,从吃食到美酒,仿佛它不是来蹲号子的,而是体验生活。

只是体验生活也不能体验个百万年吧?

一位阴柔俊美的男子悠悠躺在吊床上,当看见秦布衣从传送阵中走出,它激动的睁开眼,一个瞬身到达秦布衣身边,噗通就给跪下了。

银月仙朗声喊道:“伟大的秦帝,小狐仙恭迎您的到来!”

闻言,秦布衣的嘴角抽搐了几下,却见银月仙继续捣鼓。

它手一挥,一把玉竹椅凭空出现,接着美酒,若非它是公的,只怕连自己都要献上。

“本帝无心跟你交谈废话,只问你一句,想不想出去?”

秦布衣没有去喝酒,他现在功力全失,贸然喝下这种仙酒很有可能命丧黄泉,爆体而亡。

“出去?当真?”

闻听此言,银月仙激动的呼吸都重了几分:“大帝之言不可儿戏,秦帝所说可是当真?”

“本帝所言,自然当真。”

炽热的目光投来,秦布衣面不改色,淡淡道:“就看你的诚意如何。”

说着,他双指不经意间搓动,又道:“听闻你手中有一颗夺天造化丹,而本帝恰好有一爱徒,只可惜她资质平平,唉。”

言罢,秦布衣的脸上止不住的燥热,好在银月仙并没有怀疑,它还沉浸在能脱离苦海的美梦中。

在秦布衣话音刚落地,没半秒钟,一个泛着七彩玄光的玉瓶被取了出来。

里面居然有两颗,好家伙,不愧是带背景的妖。

寻常大帝都拿不出的玩意儿,它一挥手就是两颗。

银月仙眨眨眼,大款的语气毫不遮掩。

“不必了,难不成你以为本帝在敲诈你?”

秦布衣收下玉瓶,语气骤然一变,吓的银月仙尾巴都夹起了。

他转身离开,落下一句话:“等你在万妖榜上除名,本帝会让小八放你出去,届时莫要再被我抓住,否则...”

待秦布衣离开了许久,气息都已消失,银月仙仍不敢抬头。

少顷,它觉得安全了,这才喘着粗气,一脸劫后余幸喃喃自语:“好险,差点惹怒秦帝,我可不想死。”

离开八荒塔,秦布衣开始着手服用丹药的准备。

秦素娇被夺舍前连个闭关的地方也没有,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修炼到化神期巅峰的。

后山有个谷地,用来开辟闭关室挺好。

说干就干。

“小八,闭关之地不宜太大。”

“结界处应隔音,需厚。”

“留条山路出来,我现在身无修为,不好行走。”

小八:嗯?

小八效率很高,几分钟就倒腾出一个有模有样的洞府。

山谷,纯天然的聚气之地,用来闭关事倍功半。

这时,小石头跟小黑回来了。

看着小石头那满脸不开心的模样,秦布衣竟是有些触动,一种莫名的情感油然而生。

师徒?父女?可恶!该死的羁绊,只会影响本帝的修炼速度。

说到这丫头,还是秦素娇当初在马匪手里救出的,他一眼就看中了这个顶级炉鼎。

看不透的资质,时有时无的气运加身…

甩了甩脑袋,懒得多想。

秦布衣还是上前关切的问了一句:“你怎么了?”

“大叔,王奶奶生病了,今天晚上没饭吃了呜!”小石头耸拉着脑袋,好不开心。

“凡人生病是正常的事情。”

秦布衣并不在意,随意嘱咐了几句不要乱跑,便同小八聊了起来。

只见到小石头溜进了房间,不知做些什么。

片刻,一股股柴火烟窜出。

这丫头在做饭?她会吗?

“咕噜噜~”

他的肚子也有些饿了,毕竟没有到金丹期,还没法辟谷,每日炼体致使他一日四餐,顿顿不能少。

不多时,开餐了。

小石头从房间里走出,手里端着一盆黑乎乎的东西。

“开饭啦!”

“刚出炉的米糊糊,王奶奶教我做的,肯定很好吃!”

小石头眉眼挑起,喜笑颜开,像是在炫耀一般,端着黑乎乎。

为每个人盛好一碗,她站在一旁,静静等待秦布衣给出评价。

“大叔快尝尝,小黑你也尝尝。”

“小八叔叔,你也吃一碗吗?”

小八平日里一直待在秦布衣的身体内,有时会化作两米小塔,出来跟这丫头聊天,久而久之混熟了,便同样叔叔、丫头的相互称呼。

看着这丫头将一碗黑乎乎的东西端到面前,小八不禁打了个寒颤:“丫头你自己吃吧,我只是个铁皮盒子,享受不了这样的美食。”

“哦。”

于是乎,她又把目光移回到秦布衣的脸上,满脸写着期望。

奈何这玩意儿是真下不了口,一边的小黑用舌头舔了一下,当场倒地。

忍受不了这种人间疾苦,秦布衣起身,不动声色的将米糊糊送进八荒塔内,一脸正色道:“王姨天天照顾我们的饭食,她生病了,我们应该现在动身,去探望探望她。”

接着,他头也不回往山下走去。

小石头也想跟来,被秦布衣一票否决。

“不是说好我们嘛...”小石头瘪着嘴巴,闷闷不乐。

至于小黑,还没从“中毒”中醒来。

山下,砀山村。

那里都住着凡人,没有修炼者。

刚下山,秦布衣便被小八告知,这附近有血腥味。

方圆三公里内,且有好几处。

他微微皱眉,王姨恐怕不是生病那么简单。

一路走去,各家闭门闭户,万人空巷。

到了王姨家,秦布衣上前敲了敲门,过了几分钟,王姨才开门。

她一脸憔悴模样,褶子堆积着,愁容满面。

“是素娇啊,俺老婆子今天身体不舒服,做不成饭菜咯。”

“呃...”

听到这个名字,秦布衣面色一僵,转瞬即逝,换上笑意:“饭菜是小事。”

忽然,耳边又响起了小八的声音。

“大帝,此人身上有伤,挨过拳脚,屋内还有一人,气息虚弱,伤势更甚。“

王姨如此面善,怎么会挨拳脚,难不成他们两夫妻之间打架了?

印象中,他们还有个跟石头一般大的孙子,活泼的很,按理来说这个点应该回家了,总不至于在睡觉吧。

寒暄几句,随着屋内的王大爷一瘸一拐走出来,王姨赶忙去扶,这两点便被他否定了。

王大爷神情哀愁,脸色难看的很,青一块紫一块。

他挣开王姨的手,一把跪下,哽咽的低声哀求:

“素娇啊,你有本事,求求你救救俺们家娃儿!”

见状,秦布衣赶紧上前扶起他,并询问事情来龙去脉。

没想到砀山村居然发生了如此大的事情,一伙马匪洗劫村子,掳走了所有不到十岁的小娃。

“此事我会想办法。”

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生存法则,秦布衣先是敷衍了过去。

不知怎么的,这事被小石头得知了。

次日一早,秦布衣服用夺天造化丹,准备重铸丹田。

没想到半日未过,小石头失踪了。

“这丫头真让人伤脑筋!”

中华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网站阅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