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妙然风郁是哪本小说的主角 云妙然风郁是哪部小说的主角

妙手医女,带着来修仙 第四章 进阶 免费试读

云妙然抽了一口气,许多话堵在心里却不知道从何问起,目光看向那枚缩小的火凤,还没有动作,那扁平的纹样忽然散发出金色的光,光芒散去,只剩下一个小孩子站在原地。

“痛痛痛,你那是什么鬼东西!”小孩子有些气急败坏的跳脚。

面对眼前的景象,云妙然惊愕的眨眼,实力这么强大的火凤的人形,居然是个小孩子的模样?

这小孩看着比火凤的原型温和多了,脸蛋圆圆,一身金红的袍子,她忍不住开口:“小孩,你就是方才那个火凤?”

“什么小孩子,我叫华渊。”华渊的小脸皱起来,叉着腰气势汹汹的,“我可足足一千三百岁了,你才是小孩子!”

书中有记载,龙凤一族极为珍贵,多年来遭到不断猎杀,存活是极艰难的事情,且这些灵兽有一个特性,越是厉害的灵兽,保持幼年形态的时间也会越长,像华渊这种凤族,至少也要几千年才能修形。

风郁颔首,指尖轻点,霜雪凝结成一条路直逼向华渊站着的地方,吓得小孩儿连连跳脚:“我都不打你们了,你怎么还用冰冻我,冷死啦!”

云妙然抱着手臂饶有兴趣的看着面前的小人,只听风郁嗓音低沉道:“跟着她便不取你的内丹,你可愿意?”

话虽是这么说,实际一点也不手下留情,小华渊扑闪着翅膀挣扎许久,最终无奈应道:“好好好,小我去便是了,你快收了灵力。”

说罢,他化作一道金光飞入云妙然颈间的灵石中,颇有些迫不得已的意味。

“竟耍滑不定了契约。”风郁轻哼一声,眉目间有些不快。

定契约指的是修炼者与灵兽结契,此生此世不得背叛逃离,云妙然本就是穿越而来,对此事无甚感觉,轻笑一声:“它自在了那么多年,我也不好勉强,待它伤势好转放回去就是。”

住进灵石中的华渊早就变回原形,叽叽喳喳欢快的叫着,这叫声在她耳中竟然变为熟悉的小孩奶音:“真的吗真的吗?”

“自然是真的。”云妙然笑了笑,抬脚向外走的脚步忽地顿住,桃花眼眨了眨有些无辜的看向身旁的人,“我一人回去无法交代,劳烦您陪我走一趟。”

她这样可爱的紧,风郁难得觉得心情畅快许多,点头应了,却见她身形一晃,空中迅速堆积了不少云层。

乌黑浓密的云层压下来,遮挡了不少光线,云中不时有响雷滚动,一道白光径直劈向站在原地的云妙然。

情况不妙,若是生生挨下这道天雷,恐怕她很难撑过去,风郁浓眉紧皱,竟一时间直接抬手去挡。

雷电劈在他的手臂上,渗出丝丝缕缕带血的细纹,皮肉绽开,血直涌出来,云妙然惊呼一声,听他道:“打坐调休,我助你渡雷劫。”

眼看下一道雷电即将劈来云妙然不敢再拖,就地坐好,脑中却乱糟糟的全是风郁满手血的模样。

原本她就是金丹后期,大约是灵石里住进了华渊这个小家伙,竟在这关头突破了!

雷电一道接着一道劈下,若仅她一人可能有些吃力,可风郁护在一旁,莫名叫人安心。

半个时辰的时间,九道天雷分别劈下,乌云逐渐散开,身后天色微明。

云妙然浑身被劈的焦黑,站起来身上抖落那些灰黑之后,发觉自己的身子似乎更加轻盈了几分。

身旁的风郁薄唇苍白了几分,她心下有些不好意思,放低了声音:“疼么?”

“自然。”风郁这样说着,眉目间却不见一丝疼痛的模样,反倒是微挑的眉眼看起来有些调笑的意味。

这人总是这样,云妙然不愿欠人情,抬手往他的伤口中注入灵力。

这法子也是她在典籍上看来的,灵力可治愈皮肉流血,只是源源不断的注入进去,他小臂上的伤口竟没有半点要好转的模样。

真是傻的可以,风郁微叹一声,将她的动作拦下:“别试了,没用。”

她抹了抹脏兮兮的脸颊,挫败的垂下头,听得身旁人说道:“我是入圣中期,且皮肉伤不易好,你的灵力对我自然无用。”

他倚在树干下,手臂往外涔血,无论是何等境遇,面上总噙着笑,似乎从不把事放于心间,眉目如画,怨不得旁人喜欢。

“走吧,你该回去了。”他起身走在前头,云妙然心中却直犯嘀咕。

这人瞧着也就二十左右,实力却如此高,其实在方才和华渊争斗之时就有了端倪,风郁的姓氏看来是五大家之中风家的后辈,却能用处雪家的灵力,可想而知他的身份不会简单

“你,你怎么可能没事!”找到那三人后听见的第一句话便是沈青冬的惊呼。

云妙然的眼眶微红,一副受了惊吓的样子,轻轻拽了下身旁人的衣袖:“是风郁救了我。”

那无辜的模样叫人犹见犹怜,沈青冬闻言双手攥成拳,却碍于风郁扫来的目光强忍着:“那火凤的内丹你也收下了?咱们此来可是为了给…”

“这我当然晓得,内丹自然是献给峰主,妙然不敢私藏。”云妙然立即自证清白,笑得眉眼弯弯。

“你!”沈青冬气的怒目圆睁,那眼神里闪烁着嫉妒的光,恨不得将她活活撕碎。

这些把戏风郁没什么兴趣再看下去,随意道:“既如此,有缘再见。”

见他要走,沈青冬甚至顾不得再和云妙然生闷气,连忙:“公子平日都在何处,可会再见?”

这无疑是裸的告白,风郁却未曾看她一眼,目光始终在云妙然身上:“会。”

这人来无影去无踪的,云妙然已经习惯了,秦远也没有想抢过灵丹邀功的意思,几人踏上返程的路。

华渊在灵石里,云妙然拿不出兽丹,连忙将神识探入灵石之中。

里面的小团子正在酣睡,她顾不得这许多,试探着:“你有没有灵兽丹,没有的话我只能把你交出去了。”

“你怎么能出尔反尔!”华渊扒拉开摊在身上的那些书,气呼呼的坐起来。

中华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网站阅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