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人收留,签到十年拯救宗门!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完整版未删节)

我,被人收留,签到十年拯救宗门! 第4章 玄灵池沐浴 免费试读

第4章玄灵池沐浴

嗡!

琉璃宝剑绽放神光,瞬间将周望击退,后者脸色苍白的退后数米,而宝剑盘旋在空中,霞光氤氲。

周望脸色有些难看,眼看就要击败林梓月,将玄元宗首席弟子踩在脚下了,竟然莫名其妙冒出一把剑!

他从未听闻玄元宗内有修炼成剑心的强者,就算是玄元宗的掌门也不过刚刚修炼出剑胆而已!

剑意,剑胆,剑魂,剑心。

这是所有剑修的此生追求,一些在剑道上极具天赋的才子也不过能抵达剑魂境界,剑心,非绝品和天大机遇,不可成!

可今日,一位剑心强者竟活生生出现在他们面前。

不,确切来说,是一把活生生的剑......

难道玄元宗内真有隐藏的老祖未曾坐化?

周望脸色惊疑不定,旋即眼神闪烁向后退去。

与此同时,一道强大气息涉空而来,华袍玉冠,眉宇间尽显威仪之色。

此人正是玄元宗掌门,秦不休!

秦不休落下,脸色郑重的盯着琉璃宝剑,神念外放,想要感受对方的气息。

然而片刻,秦不休的脸上便浮现一抹震惊,因为以他合体境界的修为,竟然无法窥视这柄神剑半分!

“不知,是哪位老祖出手?”秦不休干涩出声。

虽然他玄元宗很久未见剑心级别的强者,可除了门内前辈外,他想不出还有什么人会出手救下他们宗内的首席弟子。

琉璃宝剑没有表示,在空中盘旋了一周,便的化作一道光芒,洞入云天。

“掌门…”林梓月俏脸依旧布满震撼,身为首席弟子,对于玄元宗的底蕴她很清楚,说是油尽灯枯也不为过。

但倘若宗内真有尚未坐化的剑心强者,那他们玄元宗必定能够重回一流门派行列啊!

谁知,秦不休却是微微摇头。

“这位前辈不愿现身,想必是不愿理会尘世纷乱,我们,还是不要打扰为好。”

林梓月微微沉默,她明白了掌门的意思。

“唔。”

下一秒,她突然捂住胸口,俏脸苍白,嘴角溢出血丝。

虽然刚刚琉璃宝剑出手将她救下,可她仍旧在之前的战斗里被周望所伤,五品天赋与四品天赋的差别,有如云泥。

“此次你为宗门荣誉,这是玄灵池的银牌,你前去修养吧。”秦不休从怀中摸出一个银牌,轻声说道。

“谢掌门。”林梓月微抿红唇,接过令牌退下。

秦不休望着她离去的倩影,眼中满是困惑,玄元宗没落已久,若真有老祖尚未坐化,为何迟迟不出手,偏偏在今日现身?

难道是因为......

玄元宗山下。

周望脸色苍白的走在前方,身后是一众天山门普通弟子。

“师兄,刚刚我们为何要离开?如果没有那道剑,林梓月绝对不是您的对手,我们......”一个瘦脸弟子不岔道。

“闭嘴!”

周望眼神一冷:“你懂什么?你可知那出手的人极有可能是剑心强者?你知不知道一位剑心强者对玄元宗来说意味着什么?”

听到周望呵斥,那弟子瞬间闭上了嘴巴。

“那师兄,我们该怎么办?”一个弟子上前。

“玄元宗出现剑心级别老祖,必须尽快返回门派报告掌门,否则......”

周望话说到一半却戛然而止,因为他正双眼惊恐的看着前方,那里,一道散发夺人光彩的长剑,缓缓矗立。

“伤了人便想走?哪来的道理。”一道淡淡的笑声传来,只见一个全身笼罩在霞光中的身影自山林间缓缓走出。

正是遮掩身份的陈轩!

“你是那剑心强者?”周望眼底布满惊骇,为何这人穿着玄元宗弟子的服饰?

而且听对方的声音十分年轻,难不成玄元宗内的剑心强者,竟然只是一位弟子?这怎么可能!

“哼。”

陈轩冷哼一声,琉璃宝剑自空中摄入手中,一时间,无边剑气弥漫。

“布阵!”

见状,周望手中浮现一柄长剑,不敢有任何怠慢,其余弟子更是如临大敌般布下法阵!

陈轩见状摇了摇头,刚刚在演武场的对碰中他便得知,周望远非自己的对手,就算加上这群弟子,也不是自己一合之敌。

只见他右手握住琉璃宝剑,左手掐出剑印。

“伤了人,便留下一些东西吧…”

陈轩冷漠的声音淡淡响起,随即三清剑法演化的剑身在空气中凝聚,每个都拥有他七成修为,周身笼罩剑气,缓缓包裹了!

“这是什么剑法?”周望瞳孔一缩,尚未来得及惊呼,眸中便有三道剑气映射斩来......

第二日。

天山门传出,首席弟子周望身受重伤,据他本人所说,那人声音极为年轻,很有可能是玄元宗的弟子。

......

“签到。”

陈轩大清早醒来,便对着虚空道。

“恭喜宿主,签到成功!”

“叮!奖励神级结界,一叶障目。”

“一叶障目?这是什么东西?”陈轩微微一愣。

“叮!一叶障目介绍:布下结界后,宿主在结界内的一切行为在外人眼里将变为静默。”

听了的解释,陈轩顿时明白过来,就是别人看不见他在结界里做什么了。

这东西不错啊,陈轩眼前一亮。

“叮!日常任务发布,进入玄灵池泡澡一个时辰。”

陈轩突然就无语了。

“说好的为宿主打造最优质的体验,可这玄灵池在哪我都不知道,怎么泡啊?”

无反应。

正在这时,一道倩影缓缓进入他的小院子。

“咦,梓月师姐?”陈轩看向对方,微微眨眼。

“不知师姐这次前来,所为何事?”

“昨日掌门奖励我一个进入玄灵池的银牌,你可知玄灵池为何物?”林梓月美眸轻闪道。

“不知。”陈轩摇了摇头,然而心底却微微一动,玄灵池,这不就是的任务?

“玄灵池,乃是玄元宗自古传来的疗伤圣池,据闻那里可以治好任何伤势。”林梓月话音一顿,美眸看向陈轩。

“我知道,你心里对丹田被废仍有不甘,虽然玄灵池未必能帮你恢复丹田,可起码再试一试,银牌拥有两次进入机会,也可以选择带一个人进去......”

陈轩一呆,昨天的事他很清楚,这银牌根本就不是秦不休奖励她的,而是她为宗门得来,可她却拿出一次机会帮自己这个废人。

一时间,陈轩心田涌出一股暖流和别样的感觉。

中华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网站阅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