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河坠入怀》唐夜陆怀渊章节列表免费试读

星河坠入怀 第7章 我怕黑 免费试读

客厅。

陷入黑暗的那一刹那,唐夜整个人的头皮都麻了,心脏如同被人死死攫住,冷汗瞬间就爬满后背。

她夜盲,还怕黑。

那几年在服刑,洋鬼子医生们管这叫“Nyctophobia”—黑暗恐惧症。

几乎每个医生都问过她,是不是曾经发生过什么。

而她唐大小姐呢,往座椅上一靠,舒舒服服地眯着眼睛,“忘了。”

其实哪那么容易就忘了,只是她不想把自己的伤疤揭开给别人看。

早知道她不应该那么讳疾忌医,不然这毛病说不定早就好了。

唐夜这样想着,跌坐在地上,身体不由自主地开始哆嗦,眼前什么都没有,从一片漆黑的虚空中渐渐开始爬出些密密麻麻的虫子。

她吓得想要尖叫,可是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神经被一寸寸扯紧,尖锐到刺痛。

此时,她看到不远处有什么东西泛着些许清冷的光。

陆怀渊打门,就借着窗外的月光看到女人跌坐在地上,伸手去抓茶几上泛着光的水果刀。

他脸色倏然一变,大步跑过去将她拎开,冷斥道:“唐夜,你疯了是不是!”

他真是上辈子欠她的。

这一声震住了唐夜的动作,也将她的三魂七魄活活震了回来。

那些密密麻麻的虫子从眼前消失不见了。

是陆怀渊吗?

唐夜攥紧了自己的衣角,如溺水的人突然被捞出来,四面八方灌过来的空气充满鼻息,反而让她一瞬间有些呼吸不上来。

她勉强缓过来,一边捂着耳朵,一边抱怨:“你属喇叭的?喊什么喊。”

男人脸色不见好转,仍是沉得厉害,“你拿刀干什么?”

唐夜撇了下嘴,她又不是,要早知道那是把刀,她也不会傻到去拿呀。

心里吐槽归吐槽,她脑袋一歪,轻笑出声,“开个玩笑嘛,怎么了陆总?你不会是亏心事做多了,怕我冲进去砍你吧?”

“我做了亏心事?”男人的薄唇勾起来,周围的温度却随着他的眼神一块往下降,“这话,谁来说都轮不到你。”

他的脸几乎贴在她脸上,话音不大,却很是刺耳,从耳膜刺进心底。

唐夜在夜里就是个二级残废,离得再近也看不清楚男人此刻究竟是何种表情。

唯独,却将他那一双冷寂无情的眸子看得分明。

或许是因为那种嫌恶又痛恨的眼神,是她多少个深夜从梦中陡然惊醒过来的魇。

男人半天也等不到她回答,直起腰身,语气冷漠中透着不耐烦,“还不走?”

唐夜“噢”了一声,扶着沙发,摸索着起身,不好意思地笑笑,“有点黑。”

陆怀渊单手抄袋,面无表情地望着她,“还想用怕黑装可怜?”

五年前就是这招,现在还用。一点长进都没有,以为他还会上当?

唐夜攥紧了沙发柔软的面料,没有回话。

兴许是她刚真的被久违的吓到了,失去了斗嘴的兴趣。

她正准备绕过陆怀渊,突然感觉双脚离地,整个人在黑暗中腾空而起,脑袋撞上了男人的胸膛。

他怀抱里的气息几年如一日,冷静克制,拒人于千里之外,哪怕是被抱着都感觉不到一点暖。

唐夜突然就蔫了,她听到陆怀渊沉稳的心跳,闭着眼,没由来想流泪。

五年前,她像过街老鼠一样人人喊打,被活活赶出了这座城市。

没有人同情她,所有人都说是她对不起“陆太太”三个字,却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是用什么在爱着他。

头顶传来男人冷淡的讽笑,“怎么不说话了?”

唐夜抿着唇沉默,不知道他要抱她去什么地方。

被放下的时候她才凭着手感摸出来,是床。

中华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网站阅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