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江陈若琳为主角的小说 岳江陈若琳为主角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摊牌了我是战神 第3章 堂堂战神被拒之门外 免费试读

“你个混账,还知道回来!”

昆仑医院最高级的病房里,岳江的父亲躺在病床上,用力的拍着床边的桌子破口骂道。

岳江低着头,不敢多说什么。

即便他此刻早就是名震天下的军神了,可面对自己父亲的责骂,也只能老老实实的听着。

这都是些什么事啊?

回家先是被兄弟背刺,老婆闹离婚,女儿也不认自己了。

老父亲住院不醒,这好不容易醒了,劈头盖脸就先把自己臭骂一顿!

饶是岳江这种见惯大风大浪的人物,此刻情绪也多少有些低沉了。

岳江父亲岳南山看着岳江沉下去的脸,哼了一声,说道:“怎么?现在挣钱了,我当爹的说你两句,你就不爱听了?”

“哪有!”岳江摇了摇头,勉强笑道:“就是爸你还是得以身体为重,这病才刚好,可别再气坏了。”

那你就少气点我!岳南山又使劲的拍了两下桌子,怒道:你看看你干的那些混账事!

“一走就是五年,这些年要不是若琳照顾我,你回来只能看见我的碑!”

“对了,我儿媳妇和乖孙女呢,怎么没一起过来?”

岳江突然语塞,他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和父亲解释。

“咳咳!”

就在这时,岳南山咳嗽了两声,岳江急忙把桌上的水杯向他递了过去。

岳南山端过水杯轻泯一口,似乎气也消了一些,接着却又叹了口气。

“唉,其实呢,你不给我写信倒是都无所谓,我一个老头子也没什么值得你牵挂的,但你怎么能不给若琳和欣欣写信呢?”

五年来,岳江一直有写信回家,可是家人却说从未收到过一封信。

不用说,全都是姜成那个家伙把信给截下来了!

姜成…

岳江眼中闪过一抹恨意!

但想到妻子和女儿,岳江苦涩一笑,摇了摇头。

“爸,其实我今天见到若琳和欣欣了…”

不用岳江再多说,岳南山看着自己儿子的表情,就知道他今天都经历了些什么。

“唉!”又是一声叹息,岳南山将身体靠在枕头上,无奈道:“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你能怪谁呢?要怪也只能怪你自己!”

“你走之后,给若琳留下那么大一笔债务,还把我这个没用的老头子丢给她照顾,你想想她一个女人还带着孩子,受了多少委屈?是怎么撑过来的?”

“虽说若琳不是我的女儿,可我这个做长辈的也心疼她!说起来,这几年我生病了,她也没少给**心,可真是个好女孩啊!只可惜她那个妈…唉,岳江,是你对不起若琳啊!”

岳南山这一番话,宛若一颗颗石子般,在岳江的内心激起层层涟漪。

是啊,不管姜成那家伙有多么的**!

可自己的确抛下了若琳和欣欣,并且让她们母子二人,陷入那样的境地!

况且也怪自己,当年识人不明,竟随意的就将妻子和女儿托付给了姜成。

若当时自己能再多考虑一些,或许今日事情也不会发展到这一地步了吧?

岳江坐进一张椅子里,用力的揉搓着自己的面孔。

此时,他内心中的愤怒已逐渐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愧疚!

看着儿子那副样子,岳南山开口说道:“事已至此,也没有什么好后悔的了,您现在既然情况不错,就找时间去一趟陈家吧!好好认个错,想办法补偿一下若琳和欣欣!”

“嗯!”岳江点了点头,“我一定会好好补偿们母子两个的!”

这一刻,岳江内心忽然有些释怀了。

若琳一个女人,能在自己不在的时候把女儿带大,还照顾自己的父亲,实属不易!

自己又有什么资格去责怪她的移情别恋呢?

至于姜成…

岳江要他的命,如同踩死一只蚂蚁一般!

可这时,岳江眼前忽然浮现出,陈若琳脸上那副决绝的表情。

没来由的,只觉得内心一阵剧痛!

可痛过之后,剩下的也只有叹息。

唉,罢了罢了!

或许若琳是在说气话吧…

岳江也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至于姜成,其实他也不怎么放在心上。

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

行大事者,若事事在乎别人的议论,恐怕他早就已经被口水给淹死了!

岳南山看着岳江逐渐豁达的表情,开心的点了点头,说道:“拿得起放得下,才是真爷们!”

岳江站起身来,向父亲说道:“爸,我明白了,您好好休息,我这就去一趟陈家!”

辞别父亲后,岳江刚一出门,他的警卫员,龙国十大王牌特种兵之首的猎鹰,便恭敬的迎了上来!

“战神!今晚四大家族联合宴请您,祝贺您归乡,您看…”

岳江眉头微微皱起。

“有这个必要吗?”

猎鹰咧嘴一笑,不在意的说道:“您要是不愿意去,我便回绝了他们。”

“不去!”岳江随口说道:“现在我要去趟陈家!”

“是!那我去开车?”

“不用,我自己一个人去。”

和媳妇道歉这种事情,被手底下人看到,他脸也没处搁了!

岳江开着车来到大街上,一时间竟有些茫然。

虽说他早就身经百战,但这种事却还到底是第一次经历。

想来想去,这事也就是上门表达一下歉意罢了,应该没有上困难。

陈家算不上什么大户人家,住的也仅仅是商品房。

在陈家客厅里,陈母正搂着孙女欣欣,笑意吟吟的和来访的亲戚们说着话。

陈若琳表妹赵芸霜,看着陈母:“三姨,你这手是怎么了?怎么手腕上还包着纱布?”

“这个…昨天摔破了个碗,不小心划到了。”陈母尴尬的笑了笑。

不小心划到能伤到手腕?

赵芸霜心里默默翻起了白眼。

她早就听说过,三姨最喜欢用自杀威胁表姐,估摸又是故技重施,逼若琳姐给她买啥奢侈品吧。

陈家都倒了,还天天要过锦衣玉食的生活,遇见这么个母亲,也真够倒霉的。

想到这里,赵芸霜:“对了三姨,若琳姐人呢?怎么把欣欣丢给你,自己就出去了?”

“嗨!别提了”陈母得意的说道:“这不那个一直追你姐姐的那个姜成,说是晚上要带你姐姐去给战神接风的晚宴,所以专门把你姐姐带出去买衣服了嘛!”

听了这话,陈若琳表姐赵妙语眼前一亮,惊喜道:“是么?这次若琳可算是选对人了!那姜成面子可真够大的呀!”

“反正呀,比当初那个姓岳的好不少!”

赵家姐妹一左一右,做到了陈母的身边,腻声说道。

“三姨!你给若琳姐说一下,把我们也带去呗!”

“对呀对呀!我们可还没参加过那么高级的宴会呢!”

“好好好!”陈母开心应道,“回头我就给你们新姐夫打个招呼,把你们全都带上!”

就在这时,陈母逼着陈若琳给她请的保姆走了进来,低声在陈母耳边说了些什么。

“什么?”陈母立刻由喜转怒,狠狠说道:“他还敢来这里?带我去见他!”

只见陈母怒气冲冲的跟着保姆向门口走去,仿佛是要去和谁打架一般!

赵家姐妹很是意外,于是她们二人急忙叫上自己的老公,跟了出去。

走廊里,陈母如同只发怒的犀牛一般,瞪着出现在自己眼前的男人。

那人自然就是前来道歉的岳江了。

岳江还没开口说话,陈母便指着他的鼻子,一通臭骂!

“你这不要脸的东西!还敢来我家?嗯?当初若琳嫁给你的时候我就不同意!你这种穷小子,有什么资格娶我陈家的女儿?可你倒好!居然因为欠钱跑了!”

说道这里,陈母深深的吸了口气,又冷笑一声。

“跑了倒也好!我们眼不看心不烦!现在又回什么?该不是看若琳找到个有钱男友,所以想来借钱给你那不死不活的老爹看病吧?我告诉你,门都没有!快给我滚!”

中华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网站阅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