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很慌:帝少求娶悠着点》全集免费在线阅读(秦暮然帝无玦)

夫人很慌:帝少求娶悠着点 第一十章要我亲手帮你? 免费试读

一旁的梁青,见秦楚楚说话都结巴了,随即面色严肃道,“是因为昨晚楚楚放了非恒跟暮然的鸽子,我们都觉得不合礼数,所以今早让她早些过来了。”

滴水不漏的借口,打了圆场。

帝无玦嘴角微微勾了下,带着嘲讽。

该听懂的人,自然会听懂。

假装听不懂的,旁人永远都无法叫醒他。

秦楚楚只觉得帝无玦的眼神渗人,面具上反射的日光灯的灯光,刺眼得很,不敢和他对视一眼,就怕再被看出端倪。

她哪儿还敢吭声,吓得将头埋得更低。

只是默默点了点头,附和着梁青,“嗯”了声。

室内再一次陷入了沉寂。

所有人都察觉出来了异样,气氛不对劲。

然而帝无玦却没有继续往下说,他进来的目的,主要是想带走秦暮然,终止催生话题,顺带恐吓梁青母女。

他只是扫了眼秦暮然,几秒之后,操作着轮椅转身,往病房门的方向去了。

战修替他打门时,他冷不丁回头,又朝秦暮然看了眼。

秦暮然正好扫了眼他的背影,心里想着走了才好呢,哪知被他抓个正着,吓得立刻别开了视线。

“你早上不是有课?出来。”帝无玦朝她微微眯了下眼,轻声道。

秦暮然不太敢接话,假装不知道帝无玦指的是自己,低着头打算在帝非恒床沿边坐下。

跟这个接吻狂魔在一起比起来,她宁愿待在这儿受气!

刚沾到床单,“秦暮然,给你三秒!”

“我去上课了。”她一个哆嗦,朝帝非恒招呼了声,立刻麻溜地爬了起来,废话不多说,跟着帝无玦就往外走。

好汉不吃眼前亏!

她怕帝无玦就在这儿把所有事都抖开!

帝无玦看着秦暮然先出去了,微微侧头,望向梁青母女。

秦楚楚和梁青两人是站在靠近门口的位置,离他很近。

“你嘴上的口红,倒是跟非恒领口上的口红颜色,很像。”他轻声,朝秦楚楚道了句。

秦楚楚的脸,“刷”地下就白了。

她不是秦暮然那个没脑子的蠢材,只一句话,她便听出来了,这是毫不掩饰的威胁。

帝无玦说完这最后一句,便出去了。

背后的战修,则晃了下手上的口红,那是秦楚楚落在帝非恒枕边的。

秦暮然可能比较好欺负,帝无玦却是专治各种不服的大魔王。

秦楚楚接过战修递来的口红,脸色更是惨白,腿都在打颤。

五百遍!嘴会烂掉的吧?

“不照做,你明白后果。”战修最后轻声提醒了句。

里面的人各怀鬼胎,人心惶惶。

外面的人,心情却是很糟糕。

秦暮然站在停车场帝无玦车旁,后背微微靠着一根柱子,低着头,脚尖轻踢着脚边的一个塑料袋。

烦死了。

她也不明白为什么,事情会忽然变得这么复杂,不明白秦楚楚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还有,因为帝非恒管不住自己,到处胡作非为,导致她这儿全乱了套,计划都被打乱了。

她抿着唇,咬着唇上的一块死皮,怎么都咬不下来,一发狠,直接用牙齿撕了下来。

一股甜甜的血腥味,顿时弥漫在了她的唇齿之间。

就在这时,一方洁白的真丝手帕,忽然递到了她眼前。

秦暮然愣了下,抬眸,看到男人面色冷淡地看着她,右手朝她微微举着。

她的面色有些倔强,双手固执地背在身后,没打算接帝无玦的手帕。

秦家人不是好东西,他的侄子不是好东西。

而方才在病房忽然打断她的逼问,护着他侄子的帝无玦,更加不是块好东西!

简而言之,帝家除了帝老爷子之外,全都不是东西!

“要我帮你擦?”帝无玦朝她危险地眯了下眼睛,轻声问。

他倒是不介意,用唇代替手帕,替她清理血迹。

秦暮然一把接过了手帕,擦了下自己嘴角的血迹。

擦完嘴角之后,秦暮然才意识到一个问题,血迹是很难洗的,若是就这样还给帝无玦,似乎有点儿不太礼貌。

她想了下,朝帝无玦别扭地低声道,“等我回去洗好了还给你。”

“不用。”帝无玦不在意地回道。

这些手帕,一般是用来点缀正式场合穿的西服,他今天原本是有个重要的会议,为了秦暮然,推了。

所以这东西也就不重要了。

他接过战修递过来的拐杖,上了车。

见秦暮然还傻站在车门外不动,忍不住皱眉,沉声道,“还不上车?要我抱?”

开什么国际玩笑!被别人看到她就完蛋了!

秦暮然一个激灵,立刻转身朝车子走了过来。

原想坐副驾驶座,却发现战修已经堵在了副驾驶座门前,没办法,只能乖乖又钻进了后车座里,在帝无玦身旁坐下。

秦暮然坐得离帝无玦远远的,贴着车门,尽量跟帝无玦保持距离。

帝无玦朝她扫了眼,低声问,“怕我?”

他怎么老喜欢说废话?

刚才他才在这儿,在车里对她做了那种事情,现在她又跟他坐在了同样的位置上,她不害怕才怪了!

她抿着嘴角,没吭声。

此刻心中有点儿不服气。

秦暮然有点儿想不通。

帝无玦要管教的难道不是他侄子?他的好侄子做出了这么优秀的事情,到头来,可笑的是,她还是被威胁的那个人。

她知道,他们都看不上她,尤其是在秦楚楚这么优秀的前提下。

秦楚楚从小就很优秀,几乎每次考试都是全班第一名,弹钢琴又厉害,长得又漂亮,性格又温顺。

相比之下,她就显得逊色多了。

帝非恒若是喜欢上这么优秀的秦楚楚,一点儿也不奇怪。

但他怎么不早说?还把她当朋友吗?

而且为什么是在这个时候被她撞破关系?

若是再早一点儿,早两个多月,不行吗?

她真的想不通!他们到底是有怎样的难言之隐,才会做出这么荒唐的事情来!

帝无玦没说话,只是默然坐在了她身旁。

中华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网站阅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